文摘

兩個香港(文:戴耀廷) (09:00)

經過23年,兩個香港已形成,是各自擁抱着不同價值信念的兩個香港。

一個是黃色的香港。自2014年七一大遊行時民主動力以黃絲帶為標記開始,黃色就代表了追求符合普世價值標準的民主、法治、人權的港人。經過7年跌宕,有成功的時刻,但被另一香港打壓的時候更多。不過,加入這黃色香港的人,卻是愈來愈多,令黃色香港在不知不覺間壯大起來,也使另一香港感到威脅而警戒起來。

黃色香港與赤紫香港

另一個香港,有人以為是藍色的香港,實在並不是。在佔中時期,反佔中的群體以藍絲帶為標記,故一個藍色香港好像也在形成中。但在藍色背後,其實真正的顏色是代表中共的紅色。有一段時間,赤紅的中共仍以建制的藍色來遮蓋着它的威權手段,但由「反送中」至制定了《國安法》,中共已不介意顯露出真正的顏色來,故這另一香港,在中共所高舉的「一國兩制」下,雖還未變成紅色香港,但肯定不是藍色,而是一個赤紫香港。

在同一片土地上出現兩個社會,在其他地方也有發生。當社會因一些原因出現了嚴重的二元對立,兩個社會就會出現。在種族隔離的時代,南非曾出現白色與黑色的南非互相攻擊的局面。從美國總統選舉的爭拗看,美國也出現了紅色和藍色的兩個美國。

本來香港是多元社會,不同人擁抱各自的價值觀是正常不過的事,自由的社會本應就是多樣顏色並存。多元意見之間,即使會分成一軸的兩端,但界線並不清晰,在兩個顏色之間也會有不同深淺的漸進光譜,且在兩個主色以外,還會有代表着其他價值信念的不同顏色共存,而不會出現只有兩種顏色的兩個社會。

當兩套主流價值信念出現衝突,其中一套主流價值要求另一主流價值改變卻被拒絕,並產生了防衛性的排斥作用,兩套價值觀相互嚴重撞擊下,其他顏色被迫歸邊,界線就變得愈來愈分明,兩個社會的形態就是這樣形成了。

赤紫香港不斷侵蝕黃色香港

通常若兩個社會之間的力量是對等的,經過長期對立,結果會是兩敗俱傷。故雙方過了一段時間,在理性的抉擇下,最終都會想方法去減低對立的程度,令大家可以共存下去,使兩者之間能再次出現多元的空間,讓其他價值可重新出現,而兩個主色也會在確認對等地位的前提下,作出修正去包容對方及其他價值,二元對立的社會就會慢慢消失,回到多元多色彩的正常狀態。如兩者未能及時調校策略,分裂很大可能就會發生,破壞將會更大。

但當一方的力量遠遠凌駕另一方,處強勢的一方會用盡方法去壓制弱勢的一方,目標是要消滅對方,統一社會的顏色。這正是香港當前的處境。赤紫香港是在上,正在不斷侵蝕黃色香港,黃色香港正被遏抑,會被迫到公共空間以外,更可能要走到地下去。但黃色香港發展至今,所包含的那套價值,已深植於香港的土地中,赤紫香港想要把整個香港變色,短時間是做不到的。即使為香港大量換血,但也不可能使黃色很快地在香港徹底消失。

黃色香港可於體制外維持活躍度

兩個香港就是香港當前的景况。體制內是赤紫香港強,黃色香港弱,但在體制外,赤紫香港反不及黃色香港滲透得那麼深及廣。故此,至少在一段時間內,香港會維持赤紫香港與黃色香港對峙的局面。赤紫香港擁有體制的強制力量,正要把黃色香港從體制及公共空間清除出去。但無論赤紫香港做多少門面的輿論工夫,也不可能扭轉黃色香港在公民社會的話語權。在體制之外,黃色香港會繼續是民間的主導及強韌力量。簡單來說,赤紫香港將會佔據體制內的全部空間,但在一段時間內,即使外圍被不斷壓縮,但黃色香港應仍可於體制外的空間維持相當的活躍度。

變成紅色香港還是變回多姿多彩?

兩個香港會怎樣演變下去呢?一個可能是赤紫香港經過周密的長期部署,終連體制外的空間也攻佔了,把香港徹底統一為單色的香港,但到時候,已不是赤紫香港了,而會變成紅色香港,與紅色大陸完全融合起來。赤化香港能成功,除了是中共的滲透策略有效以外,另一原因可能是黃色香港選擇了撤離香港本土,流亡至海外,求存於一時,等候回歸的契機。

因此,即使香港真的變成紅色,黃色香港也不會消失,只是會分散到外地各處,組建起一個黃色香港的海外網絡。雖然已離開了香港本土,但仍對香港不離不棄,會緊密關注香港的事態發展,等候回歸香港的時機。

另一個可能是赤紫香港中的紅色慢慢褪去,讓這個香港可以歸回到原本的藍色。不論是藍色還是黃色,它們才是源於本土的色彩。紅色是外來的,霸道地令香港由多姿多彩變成沉悶單調。但它始終是香港以外的顏色,在香港是沒有根的。若這紅色從香港消褪,香港就會歸回到本身的色彩。不過若去到那點,兩個香港也不會再存在,因原先令香港走向兩極的原因已不在,香港會再次是多元多色的社會。藍色黃色當然仍會在香港社會內,但兩者的分界再不是那麼明顯,且更多的顏色也會在香港重現。

兩個香港只會在一段時間內存在,長遠來說兩個香港必會消失,只是沒有人知道香港最終會變成紅色香港,還是變回多姿多彩的香港。

作者是法治教育工作者

相關字詞﹕編輯推介 文摘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