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摘

遮醜布不見了 建制派怎麼辦?(文:梁美儀) (09:00)

人大常委在立法會復會才約一個月,突然來個回馬槍,DQ 4名曾被選舉主任取消參選立會資格的民主派立法會議員,引發其餘15名民主派總辭,繼臨立會之後,香港迎來22年以來,另一次反對派幾近「清零」的年代。

「禍港議員」全部離席,未來一段日子,應該是建制派議員大展拳腳,展示「傑出」議政能力的時候。此時,建制陣營有人翻出立法會前主席曾鈺成早前撰文,引述有內地博客批評本港建制派「三無」:無人才、無作為、無論述能力之說,質疑是有人欲當太上皇而沒有好好挑選有能力的繼任人云云。

這個三無問題,的確值得在位的建制派議員擔心。佔中運動之後,香港整個社會變得極度政治化,民主與建制派的敵我分明,加上一批善於政治論述的年輕社會運動參與者冒起,政治鬥爭漸成為建制陣營對抗反對派的主要任務。

近年不少被「相中」上位躋身議會的建制派人士,不見得是議政能力高或善於搞民生政策之士,反之是立場夠「左」、夠「藍」,無時無刻跟反對派口舌抗衡的悍將。他們不像早年民建聯和工聯會元老們要在地區苦苦經營,披荊斬棘最後才躋身議會,某程度他們都相當依賴建制陣營的偉大配票系統,得以極速上位。

當對手全數離場,這些慣於政治鬥爭的代議士,假如壓根兒沒有紮實的政策主張或意見,沒有了反對派這塊「遮醜布」,其空心老官真面目便很快現形。

能按下「反對」按鈕嗎?

與此同時,建制派口說要擔演監察政府的角色,然而一旦政府將一些政治相當敏感的政策,例如「明日大嶼」工程撥款,或容許居於內地港人在內地投票等提上議事日程,即使社會有極大爭議,到最後投票關頭,他們能在議事廳按下座前的「反對」按鈕嗎?

久而久之,這些悍將的存在價值為何?

作者是資深傳媒工作者

相關字詞﹕編輯推介 文摘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