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摘

試無可再試 忍無可再忍(文:張釋之) (09:00)

11月11日,全國人大常委會審議《國務院關於提請就香港特別行政區立法會議員資格問題作出決定的議案》,同意並作出決定。《決定》堵塞了港獨、「反中」及勾結外國和境外勢力干預特區事務者成為立法會議員之路,其中第2條為郭榮鏗等早前被裁定立法會參選提名無效的4人度身訂做,特區政府隨即發布新聞公報,宣布楊岳橋、郭榮鏗、郭家麒和梁繼昌4人即時喪失立法會議員資格。

這是中央政府繼頒布《港區國安法》後,再次重拳出擊,行動之迅猛,顯示北京已義無反顧,再度體現了中央治港方針和風格的重大轉變。要理解為何會有今天,有必要回望特區已走過的路。

非正常中央與特區關係中 港離心力愈來愈大

回歸初期,中央政府以「維持不變」為初衷,致力維護香港原有的社會、經濟制度原貌,當時港澳事務主管領導和有關部門秉持的原則是「不管就是管好」,致力於做好特區的「守門員」。這裏所謂守門員,都還不是足球場上可以開球、將球撲出的不可或缺參與者,而是保安性質的大廈守門員,主要職能是嚴守把門關,防守的對象主要是內地各部門和各地方,當時做法可以「特區陣地,閒人免入」形容。

2003年沙士肆虐後,香港的客觀形勢使中央必須救港,於是開放內地多個省市到港「自由行」,大量內地遊客湧港。其間和其後出台的一些措施,或是特區政府向中央提出要求和希望,或是中央政府有見香港的需要,主動提出一些被香港社會稱為「大禮」的惠港措施。開放「自由行」讓內地民眾來港旅遊消費、2003年6月《內地與香港關於建立更緊密經貿關係的安排》(CEPA)和後來的補充協議等,都屬此列。中央政府可謂急香港之所急,對香港有求必應。除了在政制發展上強調要「循序漸進」而有所把關外,基本沒做過其他行使權力的嘗試,以人際關係觀之,中央政府之對香港,近似於對待失散多年後終於回家的孩子,既陌生客套,又總想給予補償式的寵愛與放任。

在這種非正常的中央與特區關係中,香港不但談不上實現回歸,反而離心力愈來愈大。

約於2008年,部分香港中小學開始嘗試普通話教學,社會上出現抵制聲浪,反對的理由竟是將之視為「中共的文化入侵」。到2012年「反國教科」運動,部分人稱教育局原本擬推行的國民教育科為配合中共「洗腦」,大型反對集會規模甚至遠超回歸以來某些年份的「六四」維園晚會,事件以政府收回德育及國民教育科課程指引而告一段落。情况已讓中央政府和內地大多數民眾震驚。

香港進一步劇變 中央政府開始醒覺

2014年香港再次發生大變。先是因挽救了香港經濟的內地「自由行」遊客,給部分地區帶來過分擁擠、一定程度上給某些居民造成不便和導致部分行業的業態改變,這個現實因素與部分港人對內地民眾的歧視,再加上泛民政客們的趁機煽動與炒作,多種因素交互作用,香港「本土意識」進一步高漲,抵制、侮辱內地遊客的所謂「驅蝗行動」接連發生。是年「六四」,第一次出現了以「本土、民主、反共」為主題的所謂本土派集會,稱中國的事與港人無關,這部分人與「傳統泛民」分道揚鑣。同年8月31日,由於此前的爭議中,泛民人士在「公民提名」等問題上毫不妥協,全國人大常委會作出《關於香港特別行政區行政長官普選問題和2016年立法會產生辦法的決定》(即「8.31框架」),在2017年行政長官選舉辦法上,不接納反對派人士要求的由「公民提名」產生候選人和候選人數不設限制等等要求,2016年立法會選舉辦法則照舊不變。反對派人士不斷舉行集會與鼓動罷課等行動,9月底,戴耀廷等人鼓吹已久的「佔中」終於開始。「佔中」前後持續約80天,其間「成功」癱瘓香港的政治、經濟中心地帶。

2014年中,面對進一步劇變的香港,中央政府已開始醒覺。當年6月,由國務院新聞辦發表《「一國兩制」在香港特別行政區的實踐》白皮書,可視為中央開始全面總結和反思「一國兩制」的實踐,其中焦點問題是中央與特區關係。白皮書第一次正式闡明,中央擁有對香港特區的全面管治權,既包括中央直接行使的權力,也包括授權香港特區依法實行高度自治,而對於特區的高度自治權,中央具有監督權。但歷經約16年的無限自由,此時作為被授權一方的香港,部分人已認為不加約束地自行其是乃理所當然,對白皮書關於中央擁有全面管治權的聲明大表驚訝和不滿,視之為中央對港政策的變化,甚至認為中央違背香港高度自治的承諾。

除了此前的放任,中央政府的自我約制也是顯見的。全國人大常委會對《基本法》的解釋(「釋法」)既是基本法確定的權力,也是國家最高立法機關的職責。但全國人大常委會在行使此項權力時,長期表現克制與謹慎,特區成立20多年,釋法只進行了5次,其中3次是應特區方面的請求,僅有2次是主動而為。儘管如此,香港社會尤其是法律界人士,多年來視全國人大常委會的釋法權為猛獸,逢釋法必反。

中央被踩到底線 奮起一擊即呈雷霆之勢

簡略回顧回歸以來的歷史,不難看出,中央對港方針政策的改變,主要不是因中央和管理港澳事務有關部門領導人的改變所致,而是香港自身已變得面目全非。因抗拒中國的勢力作祟,香港的質變是必然的。經歷去年為香港帶來巨大災難的修例風波後,港區國安法的產生也無可避免。

現在,用盡了各種辦法測試中央政府底線的香港反對派們,已決定將立法會這個表演舞台推向極端。為備戰原定今年9月的立法會選舉,公民黨今年3月即表示,會否決所有政府議案、法案和撥款等,以迫使政府讓步。實際上他們也在身體力行,經典一例是將以往十幾分鐘即可完成的內務委員會主席選舉拖延約6個月之久仍難完成。10月份立法會復會後,反對派議員一天內點人數可達約10次之多,嚴重阻撓議案審議的進展,試圖癱瘓政府施政。可用的方法發揮到極致,已試無可試。

反對派長期以來一直在不斷試探,看在抗衡中央和特區政府的路上能走多遠,他們最大的賭注是中央要顧及「一國兩制」的國際形象,不敢對他們硬來。多年來,先是恃寵而驕,得勢後則肆無忌憚,正如港澳辦副主任張曉明說:「他們把中央和特區政府的克制忍讓當作軟弱可欺,做得太過分了!」被踩到底線的中央政府終於忍無可忍,奮起一擊即呈雷霆之勢,反證過去多年真的是在忍讓。

《聖經》有訓,不可試探。反對派中不乏基督教徒,但卻不遵上帝的教誨。試探的結果,使香港再難回到從前。

作者是新範式基金會資深研究員

相關字詞﹕編輯推介 文摘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