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摘

再見議會抗爭(文:曾志豪) (09:00)

人大常委「應特首要求」,作出決定,特區政府有權即時中止立法會議員資格,只要他們被「依法認定」犯了一連串的罪名,包括「宣揚或者支持『港獨』主張」、「具有其他危害(中國)國家安全等行為」。

特首的唯一作用,原來就是做dirty job,把一切干預香港運作的決定,包裝為「應特首要求」,包裝為「特區自行提出」,恍似仍是「高度自治」而並非北京的干預。所以這是「引清兵入關」的概念,吳三桂不會被後世減少責罵。特首親自斷送立法會的監管職能,又考第一。

人大常委把含糊不清的和國安有關罪名,交給一系列人士有權「依法認定」,從而剝削相關議員的議員資格。

例如:「因宣揚或者支持『港獨』主張」,當中「港獨」的定義仍不清晰,呼喊「光時」口號算不算「港獨」?「香港人優先」算不算港獨?未有定義,如何判斷犯罪?

「拒絕承認國家對香港擁有並行使主權」,有人評論北京一些政策粗暴干預香港,便會被人扣上帽子「抗拒中央、拒絕承認國家對香港擁有主權」,這個「拒絕承認」的定義,和「港獨」一樣,如何體現?

最難搞是「不符合擁護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效忠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的法定要求和條件」,因為有建制派議員表示,在立法會拉布影響施政,已經犯例。範圍如此廣闊,等於任人魚肉。

而誰人/什麼情况有權「依法認定」?林鄭提出4個範圍,選舉主任、律政司、涉事者觸犯了《國安法》,以及議員行為不檢或違反誓言,而又經過立法會出席會議的議員三分之二通過譴責,由立法會主席宣布議員喪失資格。

立法會主席如何有這種權力、基礎、調查的能力,以主席身分宣布一個議員「抗拒中央」、「危害國家安全」?立法會主席如何有權界定議員勾結外國勢力/宣揚港獨?這似乎是由人大替立法會主席擴充權力。這是不是濫權擴權?以後議事廳的生態,更是弱肉強食。

香港的議會政治由1980年代開始爭取民主化,同期韓國、台灣的議會民主之路愈見康莊,我們反而在2020年,煞車倒退,何其荒謬?

作者是傳媒工作者

相關字詞﹕編輯推介 文摘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