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摘

「總辭」意味長期在野 泛民要做關鍵抉擇(文:韓成科) (09:00)

有傳媒引述消息指,全國人大常委會或會以違反《基本法》第104條為由,褫奪郭榮鏗、郭家麒、梁繼昌、楊岳橋等人的議員資格。泛民隨即召開記者會,表示人大一旦DQ,泛民將會義無反顧的總辭,以顯示最強烈的抗議云云。

這一次,泛民沒有再表示會先徵詢支持者的意見,也沒有再強調「議會戰線」的重要。看來,泛民對於民意也是選擇性的採用,需要留任時就說要聽民意做民調,現在到了政治「攤牌」的時候,又認為民意不重要,連如此重要的決定都不徵詢支持者意見。但泛民為什麼認為,在上次民調中支持他們留任的四成多支持者,現在就一定會轉軚支持他們「總辭」?既然這次要義無反顧,為何上次留任時又躊躇不定?難道泛民真的以為,在立法會上的拉布和攬炒,中央會聽之任之?

民主黨主席胡志偉在記者會上表示,他們是「利用基本法及立法會《議事規則》賦予議員的權利,盡力監察及制衡林鄭政權」。但請問基本法和議事規則有哪一條賦予議員拉布的權力?恰恰相反,在梁國雄訴曾鈺成的司法覆核案中,已經清楚說明議員沒有拉布權,如果議員長時間發言且令議案未能有效審理,立法會主席有權力終止辯論。胡志偉憑什麼認為他們現在的拉布就是合法合理,憑什麼認為制止攬炒拉布就是打壓他們的「反抗空間」?

違反宣誓和「愛國者」要求 是DQ風波核心

據報道,民主黨議員早前才「義無反顧」的表示,主要工作將會是「議會抗爭」,包括透過拉布及肢體衝突抗議。泛民的所謂「議會戰線」,就是無底線的拉布,阻撓政府所有政策和撥款。民主黨早前參與泛民「初選」時,亦表明如果議席過半,將會否決《財政預算案》。這不是攬炒又是什麼?在現時立法會難以自行解決拉布的情况下,人大出手並非無道理。

基本法第104條「香港特別行政區行政長官、主要官員、行政會議成員、立法會議員、各級法院法官和其他司法人員在就職時必須依法宣誓擁護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效忠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這是所有廣義「治港者」的政治和法律上要求。以拉布攬炒議會,是否符合擁護基本法和效忠香港特區的要求,這是今次風波的核心,也是人大即將要處理的問題。

泛民指摘一旦人大DQ是破壞「一國兩制」,不給予他們空間,所以要義無反顧的抗爭。但中央真的沒有給予泛民空間嗎?「一國兩制」本來就預了泛民一席之地,前提是必須遵守憲制底線,不挑戰基本法、「一國兩制」,不做損害香港利益的事,這些要求太高了嗎?過去,泛民屢次挑戰中央底線,中央接連忍讓,甚至在修例風暴之後,泛民全面滑向激進,人大依然讓全體議員包括泛民議員(當中有在原定立法會換屆選舉參選時被DQ的現任議員)留任。捫心自問,這是不給予泛民機會,要將泛民「趕盡殺絕」嗎?

留在議會只能做「忠誠反對派」

泛民是否留任不能強迫,中央當然希望現屆立法會能夠「齊齊整整」,但泛民真要「總辭」也是沒有辦法。但泛民要明白的是,總辭不是簡單的表態和發泄,不是單純的辭去一年議席,然後明年9月就可以理所當然的重返議會。相反,這是一種政治路線的抉擇,表明泛民將會走上一條與中央對抗的路線。而且,現在泛民因為拉布引發DQ而辭職,但未來就算泛民真的重回議會,繼續拉布攬炒議會,有關的DQ必定會繼續,這樣泛民是否又要「永續總辭」?如果泛民現在「總辭」,堅持走上對抗攬炒之路,意味他們將不可能再走議會路線,時間將不止一年,而是未來一段時間泛民都可能長期在野。這樣的關鍵抉擇泛民有沒有想清楚?有沒有徵詢過支持者?

西方學界一句諺語:經濟學的問題是選擇,社會學的問題是沒有選擇。其實到了今時今日,泛民依然有得選擇,要留在建制,包括立法會或是區議會,就必須走遵守憲制底線之路,可以做反對派,但只能做「忠誠的反對派」,至於「不忠誠的反對派」、「港獨派」、「攬炒派」在香港將不會有任何政治空間。這是一個抉擇的問題,泛民應該深思熟慮再作出決定。歷史已經給予他們很多次機會,或者,這次是最後一次。

作者是香港文化協進智庫高級副總裁、全國港澳研究會會員

相關字詞﹕編輯推介 文摘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