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摘

「撐侵」「反侵」背後 是希望強弱領導之別(文:鄭立) (09:00)

鄧小平有講過1997年之後香港可以馬照跑、舞照跳,不過他漏了一個很重要的,那就是舉照選。香港人對選舉的熱中,恐怕已超越了賽馬與跳舞,當香港的選舉玩無可玩後,只見一堆知識分子,今天也非常賣力的在捧拜登。網絡上對這個現象有一個說法,叫作「寧要性侵(意指拜登在公開場合跟女童及少女的親密身體接觸,及其子亨特涉及的性醜聞),不要姓侵」,有些網民說就算被性侵,也比特朗普連任好。

比起談論特朗普還是拜登,其實我更想理解這群人,這群大多不是美國人的朋友們,我發現,他們也不是真的很喜歡拜登。不少都說不出拜登有什麼優點,甚至直接說自己也不認同拜登,但他們一致同意的是必須除去萬惡的特朗普,貌似只要不是特朗普,捧個西瓜去當美國總統也沒所謂的樣子,拜登總比一個西瓜好。

有說拜登「優點」是不會變強勢領袖

我細心看了那些非美國公民的拜登支持者們的言論,省略了大部分先射箭後畫靶的論述後,找到一篇比較有意思的。意思大概是這樣的:他說,拜登雖然有很多問題,但是他的優點在於不會變成強勢領袖,要牽制他不難,但是特朗普再選上卻可能會成為如日中天的強勢領袖,無法被他們控制或影響。

我想這篇為我提供了答案,他們排斥的是剛強形象,野性難馴的政客。可以推斷他們也會反對普京。這些強人不一定是專制獨裁者,他們理想的領導者是一個會對世俗的道德勒索,或者是知識界領導的輿論壓力輕易屈服的人。

用古中國來比喻的話,就是一個喜歡聽士大夫的諫言的皇帝。他們會認為,像拜登這種人當政下,有可能是一個讓壓力團體知識分子們可以指點江山的環境,而普京與特朗普,明顯是不會屈服的強勢領導者。

所以真正對立的兩大陣營,並不是左右翼,也不是什麼自由與保守,更不是什麼資本主義與社會主義,而是對強勢領導的信任,還是希望保持弱勢政治。即使不是特朗普,還是會有另一強人抬頭;即使不是拜登,還是有他的同類。一切的攻擊與否定,都只是拉攏支持者的藉口而已。

作者是專欄作家

相關字詞﹕編輯推介 文摘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