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摘

申作軍是否黨員已經不重要(文:曾志豪) (09:00)

香港大學的「副校長」遴選就像一個魔咒,2015年的陳文敏事件,滿城風雨,政治勢力硬生生把一個遴選委員會推薦的候選人給拉下馬。

2020年,宮鵬和申作軍,兩個都是有清華大學背景的海歸學者,申作軍更是被揭發,有疑似黨委身分。

「共產黨員做香港大學副校長」成為了最大的新聞,但這次結果和陳文敏事件完全相反,縱使全城關注,還是順利通過任命副校長之職。

兩次副校長的任命中,見證許多的雙重標準。

校委會成員盧寵茂表示,港大自有一套機制遴選副校長,不容許外界公開評論候選人,他認為這是一種干預。

但諷刺的是,2014年,陳文敏的名字本來仍在遴選委員會的名單中,卻突然外泄,然後便被各界公開質疑批判上綱上線。左派傳媒愛國陣營甚至建制學界,全部開火,怎麼當時未見這位盧寵茂之流的校委會成員出來譴責外界公審、干預港大的校政呢?

這次外界質疑申作軍的政治背景,遭受港大校委會以及建制傳媒的「保駕」,最好笑的辯護理由是「反對者……只問背景不問學術……將所有事情都以政治化的眼光觀之,進行政治炒作,無視大學最重要的使命」。質疑共產黨員身分就是「政治炒作」,當日建制派質疑陳文敏包庇戴耀廷佔中活動,縱容違法行為,難道就不是「政治化的眼光觀之炒作之」嗎?怎麼當日個個罵陳文敏的時候,就沒有見到這些港大管理層說一句「不要太政治化」呢?

我不認為兩個副校長的人選便會把香港大學百年基業敗壞,因為港大的名聲早就毁在香港人的手上。由陳文敏事件開始,解僱戴耀廷、校方縱容外界甚至主動對連儂牆「撕紙」,其實已經把港大學術自主堡壘一一瓦解。但今次委任副校長的過程偏頗、粗暴,和陳文敏時的標準完全前後不一,這才是對一所高等學府最大的傷害。申作軍是否黨員,已經不重要,因為那些向權力獻媚的偽學者,包括那位Now的所謂新聞高層,都已經對香港社會,造成了巨大傷害。

作者是傳媒工作者

相關字詞﹕編輯推介 文摘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