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摘

人類需求金字塔與法治發展(上)(文:戴耀廷) (09:00)

相信很多人對心理學家馬斯洛提出的人類需求金字塔不會陌生,人的需求有5個層次,在滿足了下一層的需求,就會追求高一層的需求。

滿足自己需要之上 還有「超越自我」

最基本的人類需求是生理需求,就是人需要滿足最基本的生理要求,如食物,讓人能生存下去。上一層的是安全需求,人需要生活在一個令他感到安全的環境。第三層是歸屬需求,人需要生活在一個群體中,感受到被群體所認可。再上一層是尊嚴需求,人會要求自由,得公平對待,被尊重為一個人的尊嚴。第五層的需求是體現自我,人希望能有機會實踐自己的潛能。中國人也說「衣食足、知榮辱」,故中國傳統思想亦有相近智慧。

其實馬斯洛在後期研究提出,這5層需求之上,還有最高一層需求,就是超越自我。之前5層需求都是為滿足自己的需要,但到這最高的一層,人不再只看重自己,而是看重本人以外的需要。

人類社會都有某種形式的法律,但直至現代社會,法律長期都是被掌權者及統治階層用來維持專權統治。受法律規管的普通民眾,鮮有去質疑規管他們的法律的正當性。這可用需求金字塔來解釋。

當人類社會仍處大部分人長期缺乏物質的階段,自然不會有太多人追求更高層次的需求。也由於不少人類社會長期處於受外國侵略或爆發內戰的威脅中,人們自然希望有一個強大的政權去保護他們。只要掌權者能令大部分人有溫飽,及讓他們覺得安全受保障,一般民眾都會不自覺地甘受專制統治。

再且,在絕大多數人類社會,個人所直接從屬的社群,都是父權本質,要求所有社群成員順服那社群的男性最高領導,不然就不會被認同,甚至會被逐出社群。故人們都習慣順服社群以至整個社會的最高權威,並以此為天經地義。

掌權者論述令人難醒覺高層次需要

按需求金字塔,人在滿足了底層需求才會追求更高需求。這不是說這些更高層次的需求不存於人的本性內,而是當底層需求未能滿足時,高層的需求會被壓抑下去。掌權者也會用一套社會論述來合理化專制統治,令人們更難醒覺到那些高層次需要。即使偶有一些人能察覺到這些高層次需要,但他們都不敢提出來,因必會被周圍的人視為異端邪說。敢於提出來的人,因社會大眾仍未能醒覺到他們實在也有這些需要,會被指摘為破壞秩序的人,甚至會被誣陷為野心家。

只有當人類社會中,多了人能發現自己原來還有尊嚴和體現自我這些更高層次的需求,才會有人開始質疑存在已久的專制法律,要求法律能保障人類基本尊嚴的權利。但要經過相當長時間,這種需求意識才能在社會內擴散至一個關鍵程度,讓醒覺這些需求的人組織起成為強大的社會力量,要求當權者變革。並且統治階層中亦要有人明白到滿足人民這些需求的重要性,法律的本質才有機會出現根本改變,法治才能由威權法治變為達義的法治。因民主選舉是法治需要的限權機制,而民主權利亦是法治所要保障的基本權利,故這些要求法律本質改變的訴求,會與社會要求民主變革的聲音合流。

中國文化元素 把香港社會醒覺推遲

引用需求金字塔,可為中國人社會的法律發展,提供一個合理解釋。中國人社會都要到了近年才能解決溫飽問題,那大部分人自然不會熱中於追求自由、平等。而且,如果人在成長階段時被衣食足的需求主導了,即使到了他們已可解決溫飽,甚至變得富裕,衣食足的需求意識仍會繼續主導他們的想法,令更高層次的需求不容易浮現出來。

若以經濟發展及教育水平看,參照西方社會,香港其實不應到2014年才爆發波及全社會的民主運動,應在上世紀80、90年代早就出現了。需求金字塔可提供一個解釋。香港雖然西化,但中國文化仍對港人有極大影響。西方文化因受基督教信仰影響,為個人的尊嚴留下了較大的道德空間,使人們在基本那3層需要得滿足後,有更大機會醒覺到更高層次的需求。但中國文化強調家庭倫理,且是一套順服權威的父權倫理,缺乏承認個人權利的空間。雖然港人最終還是醒覺了,但中國文化中的一些元素,把這社會醒覺推遲了出現。

若以經濟及教育水平看,新加坡與香港相近,那為何新加坡到現在還未出現民主運動呢?這也可用需求金字塔來解釋。香港長期沒有任何社會安全問題,但新加坡政府一直向國民灌輸國家處於危險的狀態。新加坡既受鄰國的外在威脅,內部因是多民族社會,宗教及種族衝突都會破壞那得來不易的穩定,故新加坡人對安全感的需求比港人強得多。因此,即使到現在,雖然新加坡社會已形成了反對執政黨的社會聲音,但還未足夠發動起挑戰當權者和要求變革的政治運動。

同樣,內地人仍缺乏變革意識,在需求金字塔可找到答案。內地也只是到了近這10年才經濟全面起飛,但也只集中在一些經濟較發達的沿海地區和主要大城市。仍有6億人每月收入只有或不足1000人民幣,根本還未脫離求溫飽的階段。即使在較發達地區,較富足的一群,他們都是成長於物質缺乏的年月,故即使現在富裕起來了,仍受衣食足的需要意識主導。在消費文化的影響下,要衣食足的門檻提高了,也是說下一代人要長期享受到更富足的生活,尊嚴和體現自我的需求意識才有機會浮現。另外,中共近年高舉民族復興,因而與西方國家出現衝突,這可同時強化人民的安全感需求及歸屬需求。這也解釋為何到現在為止,仍那麼難令內地人醒覺到他們其實也有尊嚴和體現自我的需求。

作者是法治教育工作者

相關字詞﹕編輯推介 文摘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