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摘

13搖擺州決定白宮寶座(文:劉慧君) (09:00)

美國民主其中一個核心精神,在於其選舉制度的設計能避免造成多數人的暴政。以選舉人票(Electoral College)的方式選出總統,任何一個州的取態均可左右選舉結果。近代美國政治紅藍壁壘分明,大多數州份都有鮮明的政治顏色。在今屆總統選舉中,只有13州暫未有明顯歸邊。要知白宮寶座最終鹿死誰手,只需觀望這些搖擺州的選戰便可。

兩黨爭201搖擺票

要問鼎美國總統之位,候選人必須贏得過半的270張選舉人票,每州的票數會按人口決定。若候選人在一州獲得最高票數,就可以奪得該州全部選舉人票數,現時全國只有兩州並非採用勝者全取的方式計算州的選舉人票。根據過往的投票結果、選民結構及民調等,目前預料民主黨可取得17個州及華盛頓哥倫比亞特區,穩贏212張選舉人票;至於共和黨則有望穩奪20州,但這些州份多屬細州,故選舉人票僅得125張。由於藍營及紅營均與取得過半的選舉人票仍有一段距離,故持有餘下199張選舉人票的13個搖擺州,及分別各有一票的緬因州(Maine)及內布拉斯加州(Nebraska)的第2選區,則成為拜登與特朗普總統爭奪戰的基地。

中部3州及佛羅里達州法律戰場

不少政客均利用法庭作為政治工具,試圖影響搖擺州的選舉結果。作為傳統中部工業州份,威斯康星州(Wisconsin)、賓夕法尼亞州(Pennsylvania)及密歇根州(Michigan)過往一直被視為搖擺州份中的3堵「藍牆」(Blue Walls),合共持46張選舉人票,但這些偏藍州份卻在上屆大選中被特朗普「讓美國再次強大起來」的口號吸引,最終特朗普分別以總票數不足1個百分點的差距,攻下3州。4年過去,「藍牆」再次建立,拜登在3州均有領先之勢。

近日,各黨在上述3州開展的法律戰均有戰果。在威斯康星州及賓夕法尼亞州,兩州的最高法院均裁定,被指受助於共和黨的第三政黨綠黨(Green Party),其候選人的名字均不會印在11月大選的選票上,這有助減低拜登於兩州被分薄票源的可能。另外,賓夕法尼亞州與密歇根州的法院又下令延後計票時限,即當局在選舉日後才收到的郵寄選票,只要郵戳是在大選當日,也應該合法計票,使投票率將大為增加,按理有利於民主黨選情。如是,這些裁決,無疑使拜登迎來巨大勝利。但另一邊廂,美國最高法院否決延長威斯康星州計票時限,此裁決有機會令大量拜登選票被取消,令特朗普從而得益。再者,隨着特朗普提名的大法官在力排眾議下得以上任,各州原為有利藍營的裁決或會陸續被推翻。

法律戰另一戰線在佛羅里達州(Florida),此州是第二大搖擺州,持有29張選舉人票。過去紅藍兩黨在此州表現分庭抗禮。若然拜登能重奪上述3個藍州,他仍有政治本錢失去此州,但對於特朗普而言,佛羅里達州是必贏之州。由共和黨掌控的州議會於上年通過法律,罪犯在服刑後仍未能繳清法庭罰款及訟費,則不得投票。有關法案原本被裁定不合憲,但在共和黨州長上訴後,法院推翻原定裁決,數十萬人被奪去投票權,尤以民主黨核心選民的黑人最受影響。紐約前市長彭博(Michael Bloomberg)等人日前籌得2000多萬美元,料可助兩萬多釋囚繳款,相信對民主黨較為有利,但合法性遭共和黨人挑戰。

選民結構改變令選情變激烈

離開法律戰場,選民結構的改變亦令不少搖擺州在今屆變得選情激烈。掌握15張選舉人票的北卡羅萊納州(North Carolina)是焦點州份之一,過去多由共和黨贏得,但由於近年有大量人口從屬深藍的東北各州遷移至此,使戰果極難預測。亞利桑那州(Arizona)及佐治亞州(Georgia)亦有同樣的情况,兩州原屬偏共和黨,不過在少數族裔人口不斷增加下,且愈多持大學或以上學歷的白人,使政治光譜有藍傾的形勢,紅藍頓時難分。至於得州(Texas)手持38張選舉人票,是今屆擁票最多的搖擺州,因此特朗普也難以失去此州。得州原為深紅州份,但同樣在拉丁裔人口持續上升下,令民主黨在此州更具優勢。

選民結構變動,不止民主黨得益,共和黨在某些搖擺州亦顯優勢。美國總統選舉有一傳統,就是「得俄州者得天下」,鮮有總統輸掉手握18張選舉人票的俄亥俄州(Ohio)。以白人藍領為主,且人口愈趨老化,俄亥俄州有紅傾的趨勢,而這些選民亦是共和黨一向的票源所在,上屆特朗普亦輕鬆取得此州。縱然拜登於俄州的一些民調仍然領先,但外界對於其在此州的選情未感樂觀。另一有向共和黨靠攏之勢的新罕布什爾州(New Hampshire)手握4票,是一個「極白」的州份,雖少數族裔人口有持續增加,但白人仍佔九成。上屆於此州僅以0.4個百分點之差落敗於希拉里,特朗普希望能在連任戰中成功翻盤。

黑人怒火燃燒整個夏天,種族問題能否成為影響搖擺州的關鍵,仍是未知數。

種族問題影響力是未知數

美國的示威之夏,起源於持有10張選舉人票的明尼蘇達州(Minnesota),同被視為民主黨「藍牆」之一,但上屆希拉里得票僅領先1.5個百分點。現時,明尼蘇達州只有被稱為「雙子城」(Twin Cities)的明尼阿波利斯(Minneapolis)和聖保羅(St. Paul)屬深藍陣地,周圍的近郊地區都以游離選民為主,而鄉郊更毫無疑問傾向支持共和黨。由是,特朗普認為自己有能力將之由藍變紅,他覺得其「法律與秩序」(law and order)的主張對近郊白人有極大的感染力。但有美國傳媒的民調顯示,近郊選民明顯傾向支持拜登,他們着重總統對抗疫情的能力多於處理秩序問題,即使是暴力示威,他們亦較相信拜登更有能力處理。若然民調是準確的話,特朗普的如意算盤或者未如其所想。

疫情與貿易戰影響

至於大選另一重點議題武漢肺炎,亦有機會影響搖擺州的選情。以內華達州(Nevada)為例,該州有選舉人票6張,原屬藍營,但在疫情打擊下,重挫當地經濟,特別是以旅遊業為主的拉斯維加斯,失業率冠絕全國。在失業率高企下,有民主黨人擔心會影響選民投票的意欲。但內華達州是唯一會向所有選民郵寄選票的搖擺州份,這或許會對投票率有正面的幫助。

愈來愈多美國人主張對華強硬,但特朗普亦未必能在此議題於搖擺州完全掌握優勢。擁有6票的艾奧瓦州(Iowa)有不少農業產地,白人藍領亦是該州的主要選民,但在中美貿易戰下,嚴重影響農作物出口,即使在特朗普政府下得到補貼,但當地農民生計亦大受影響。再加上疫情下對農作物的需求改變,或會成為投票取向的另一變動。

按以上分析,拜登的確有更大機會在大選中勝出,惟選情每日在變,如早前特朗普確診武漢肺炎後,或印證其抗疫無能,但同時或多或少為其增加同情分。特朗普能否再次攻其不備成功連任,仍有待觀望。

作者是自由撰稿人

相關字詞﹕編輯推介 文摘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