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摘

香港的特朗普支持者(文:陳景祥) (09:00)

「如無意外」,美國總統大選結果下周將會揭曉,牌面看,民主黨拜登勝算略高;按英國市場和數據分析公司YouGov的調查顯示(10月25日更新)選民支持度(Popular Vote),拜登為53.1%,特朗普為44.6%;至於選舉人票,拜登得356,特朗普182。

今屆民調應比上屆準 但世事難料

受上屆民調「失準」、特朗普以「冷門」姿態壓倒希拉里入主白宮,「一地眼鏡碎」影響,大家對今屆選舉的民調結果半信半疑。事實上,2016年的總統大選民調並沒有失準,希拉里當年得票6580多萬張,佔約48%,特朗普得票6290多萬張,佔約46%,以選票計,希拉里得票比特朗普多近300萬票。但美國總統選舉並非直選,而是以選舉人票分勝負,希拉里只得232張選舉人票,特朗普則得到306張勝出(未計「失信選舉人」)。

汲取上屆教訓,今年很多民調除了全國支持率,也同時按每州得票率計算候選人的選舉人票,故此比較貼近真實結果。此外,上屆大選有關選民學歷高低應該在民調中佔多少權重,一直引起爭論,2016年選舉學歷高低與支持哪個政黨有正相關關係,今年很多民調於是按全美人口的教育程度調整權重,減低民調可能出現偏差的機會。換言之,今屆民調結果預測比上屆應該更加準確。

但世事難料,到最後一刻都可能出現變數,不知鹿死誰手,這正是民主選舉吸引人的地方。美國大選民調預測失準的例子數不在少,最經典的也許是1948年共和黨的杜威(Thomas Dewey)在民調中一直領先民主黨的杜魯門,大家都以為大局已定,連報紙頭版都在結果未公布就印上「杜威擊敗杜魯門」的大字標題,成為了新聞業經典的反面教材,也令民調的可信度大打折扣。

較近期的則數2012年的大選,有民調一直預測共和黨羅姆尼(Mitt Romney)將擊敗奧巴馬,最後結果令不少專家大跌眼鏡。民調失準,專家分析是由於不少「害羞的選民」不會表達真實的投票意向,結果令民調與實際投票結果出現背馳。這屆投票是否會有一大批支持特朗普的「害羞選民」湧現扭轉戰局,很快就會分曉。

香港和台灣挺特朗普民意頗強勁

香港人看美國大選,只是旁觀者吃花生的議論,雖然觀點紛陳,但對選舉結果毫無影響。然而據筆者觀察,朋友圈中很多人對今屆美國總統選舉十分「肉緊」而且投入,轉發大量消息,關注程度極高,而更有趣的是,我接觸的朋友之中,支持特朗普的佔了「壓倒優勢」!香港民意和美國民意有明顯的差異。

原因很簡單,不少人認為特朗普對華政策強硬,敢於跟北京硬碰,又力挺街頭抗爭派,制裁香港和內地官員,這些人認為特朗普說到做到,而民主黨拜登對中國的政策則含糊不清,信不過。當拜登兒子的私密錄影外泄之後,這批特朗普的港人支持者極為興奮,奔走相告,認為足以扭轉大選形勢,令特朗普反敗為勝。

也是YouGov,它早前公布了歐洲七國和亞太區八地的調查,結果在亞太區的印尼、馬來西亞、新加坡等國,拜登都有六成以上的支持,特朗普則僅得9%至12%,拜登「遙遙領先」。但其中有兩個例外——香港人「預計」特朗普勝出的佔37%,「預計」拜登勝出的只有35%;至於台灣,「支持」特朗普的有42%,「預計」特朗普勝出的有45%;只有30%「支持」拜登,29%「預計」拜登勝出。很明顯,香港和台灣挺特朗普的民意頗為強勁。

拜登、特朗普做法或不同 壓制中國意圖一樣

特朗普政府反中反共的強硬路線,是「贏」得台灣民意支持的主要原因,如果特朗普能夠連任,北京在對港和對台政策上將遇到更多麻煩。但是,假如拜登上場,對中國的政策又會如何?

拜登兩名顧問在《外交事務》(Foreign Affairs)的一篇文章指,美國外交界一直都關注中國如何處理經濟、國內政治、安全和全球秩序等議題;拜登的首要任務是重建聯盟,在全球捍衛民主。拜登將制定更好的經濟計劃、倡導對美國工業和研究的投資,目的是為了與中國競爭(註)。

在對華政策的大部分議題上,拜登和特朗普的主張其實頗為接近,包括貿易戰——兩名候選人都認為應減少美國對中國商品的高度依賴,特別是與國家安全和競爭力至關重要的領域;拜登在競選時也承諾,只有在首先幫助美國工人的前提下,美國才會加入《跨太平洋伙伴全面及進展協定》(前身《跨太平洋伙伴關係協定》曾遭特朗普否決)。

在科技戰方面,拜登競選團隊承諾維持美國在科技上的全球領先地位,並遏制中國對美國的競爭,防止網絡攻擊或竊取技術。

地緣戰略方面,拜登與特朗普有所不同;拜登認為美國退出世界衛生組織、伊朗核協議、巴黎氣候協議等國際機構和合作協議,是削弱了美國在全球範圍內的主導地位,並且令中國有機會提升其全球影響力,他上台之後將重返上述國際組織和協議。拜、特做法或有不同,但要領導全球壓制中國的意圖則是一樣的。

雖然誰當總統、執行對華政策的強硬手法和力度或有分別,然而美國壓制並要跟中國全面對抗的主流共識已經成形。美國國會9月底公布了兩份分別由共和黨及民主黨主導、針對中國的研究報告,全盤審視了美國面對中國的各種威脅。報告指過往假設擴大中美經濟關係就可以促使中國發生變化的策略已告失效,報告提出了幾百項建議,包括美國和台灣開展自貿談判、容許美台有更多官方交流、向受到北京壓迫的香港居民提供「避風港」等等。兩黨強硬的對華政策,令任何一個在位的美國總統都難以走一條親華路線。

故此,香港的特朗普支持者毋須太過擔心,即使特朗普下台,拜登的新政府也不可能在對華立場上軟化;美中對抗,已經沒有回頭路。

註:見《紐約時報》中文網,〈拜登與中國的40年:從支持中國崛起到對華強硬〉,2020年9月8日

作者是資深傳媒人

相關字詞﹕編輯推介 文摘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