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摘

留任阻《特權法》查騷亂?反對派葉公好龍(文:梁美芬) (09:00)

昨天本應是第7屆立法會的首次會議,但礙於新冠肺炎疫情,立法會選舉未能如期在9月舉行,變成了第6屆立法會的延續。24名反對派議員最終有21人留任,而反對派內部爭論去留期間,胡志偉、楊岳橋、林卓廷等多次揚言,留任是要阻止筆者引用《特權法》調查反修例運動。反對派竟然反對甚至揚言要阻止立法會運用特權法,可謂世事如棋局局新。

去年香港發生非常嚴重的社會動盪,至今仍未完全平息,反對派五大訴求之一是要求政府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但原來他們要求的調查只是要公審警察,不是徹查真相。本人去年11月提出拆局方案,引用《立法會(權力及特權)條例》全面調查整場反修例騷亂的前因後果,包括是否有外部勢力干預,提供資金和物資來源,並且尋找導致騷亂的深層次矛盾,為社會復和提出建議,可惜因反對派瘋狂拉布,癱瘓議會運作,一直未能排上立法會討論。

反對派的留守派與杯葛派在爭辯是否延任時不斷提到本人的議案,令議案重新得到公眾關注。不少支持建制派的朋友對我說,非常樂見有建制派議員提出引用特權法全面調查反修例風波,焦點在於「全面」及「公正」。但反對派一見到我的動議中其中一項,即「是否有外部勢力干預,提供資金和物資來源」,馬上嚇得要死,並公開高調反對全面調查,擔心「612基金」的財政紀錄被公開,簡直是葉公好龍,原來最害怕調查的人是他們自己。

獨立調查不是用來針對政敵的工具

筆者曾提出過立法會成立有關雷曼債券的調查,實際上比特首成立的獨立調查委員會更有影響,絕不輕易提出。調查範圍必須全面徹查真相,而不是被用作針對警方的工具。現在立法會有機會全面調查事件,反對派卻全力反對,甚至以「阻止調查」做留任一年的藉口,令人啼笑皆非。獨立調查不是用來針對政敵的工具,反對派日後請不要再提「五大訴求,缺一不可」!

作者是經民聯副主席、立法會議員

相關字詞﹕編輯推介 文摘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