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摘

從身分認同和歸屬感看移民決定(文:李立峯) (09:00)

近幾個月來,移民成為了很多中產人士茶餘飯後的主要話題。隨着去年社會運動觸發的一連串效應,加上《港區國安法》的成立,令不少港人萌生去意。中文大學傳播與民意調查中心在8月進行的調查顯示,在817位被訪者中,說自己沒有打算移民的市民有68%,17.4%指自己有打算移民但未有計劃,8.9%指自己計劃5年內走,5.8%指自己計劃兩年內走。最後一個比例看似不高,但已經代表了幾十萬市民。繼1980和1990年代之後,香港將迎接另一個移民潮。

不過,之前一些媒體在報道關於移民的民調數字時,往往會指出在身分認同上自認為「香港人」的市民,以及在政治認同上自認為屬本土派支持者的市民,移民的意欲更高。這點也見於上述8月份的調查中,如表1所示,民主派支持者中,沒有打算移民的只有57.1%。本土派支持者中,沒有打算移民的更只有49.7%。認同自己是「香港人」的市民中,沒有打算移民的有56.2%,相比之下,認同自己是「中國人」或認同自己是「香港的中國人」或「中國的香港人」的市民,超過八成沒有打算移民。

身分跟政治態度和價值觀掛鈎

這現象在表面上有點弔詭:為什麼更認同香港社會的人愈想走?原因很簡單,那是因為無論「香港人」這個身分也好,「本土派支持者」這個身分也好,代表的都不止是一種籠統意義下的歸屬感,不止是一種「我真係好鍾意香港」的情懷,它跟政治態度和價值觀掛鈎,例如本土派或民主派支持者,更可能不信任香港特區政府和中央政府、更可能認為香港被「大陸化」、更可能認為香港社會各方面的自由在倒退、更可能嚮往自由民主的國度,而這些政治態度和價值觀,都可能成為推動移民決定的因素。表1下半部分就顯示了不同組別市民對特區和中央政府的信任度和後物質價值取向。在一個1至4分的量表上,自認是中國人的市民,對政府的信任度達3.06分,但本土派支持者、民主派支持者,以及自認是香港人的市民,對政府的信任度低至1.3分左右或以下。另外,在一個0至4分的量表上,本土派支持者、民主派支持者,以及「香港人」的後物質價值取向平均分分別為3.19、2.79和2.72,比所有香港市民的總平均分2.25分為高,更遠高於強調中國人身分或混合身分的市民。

固然,移民決定不純粹是一個由政治因素主宰的決定,是否「捨得」自己成長和居住的地方,始終會影響人們移民的意欲。同時,移民需要資本,最直接的是財政上的資本,另外也不能忽略社會資本、親人、朋友,以至通過工作以及社會參與而建立起來的網絡,可以為人們提供考慮移民時所需要的資訊和建議,也可能為人們提供移居地的社會網絡。8月進行的調查分別測量了被訪者的社區歸屬感和社會參與。被訪者被問到是否同意4句句子,包括「現在所住社區很適合你生活」、「你和鄰居對所住社區有相同期待」、「所住社區發生問題時居民會合力解決」,和「你希望繼續住在這個社區」,社區歸屬感是被訪者在這4題題目上的平均分。另外,被訪者被問到有沒有參與「教會或宗教團體」、「人道或慈善團體」,以及「社區及居民互助組織」的活動,答案可以是沒有、很少、有時,或者經常,社會參與是被訪者在這3題題目上的平均分。

社會參與度高者更可能移民

不同因素與移民意欲有什麼關係?表2總結了一些分析結果,方便起見,筆者先統一地進行了雙變項相關分析,第一欄顯示,除了性別跟移民意欲沒有關係以外,所有其他變項都跟移民意欲有統計學上的顯著關係。移民意欲高的香港市民較為年輕、教育程度較高、收入較高、較可能在香港出生、較可能認為自己是香港人、較可能是本土派或民主派的支持者、對政府信任度較低、較傾向後物質價值觀、社區歸屬感較低,以及社會參與程度較高。不過,在多變項分析中,當不同因素的影響互相排除掉之後,年齡和教育程度不再跟移民意欲有關,亦即是說,年輕人較傾向移民,主要是因為他們的身分認同和政治態度,教育程度高的人較傾向移民,則是跟他們手上的資源有關。同樣地,在多變項分析中,在香港出生以及香港人身分認同不再跟移民意欲相關,在香港出生以及認為自己屬香港人的市民較傾向移民,原因在他們的政治信念。

值得留意的是,在多變項分析中,社區歸屬感和社會參與跟移民意欲是有顯著相關的,社區歸屬感愈高的市民,的確愈不傾向移民,可見人們對自己所居住的地方的情感是會影響移民意欲的。不過,社會參與度高的市民則更有可能移民,這大抵是因為參與不同類型社會團體和組織,會讓人們累積更多社會資本,也讓移民成為更切實可行的事情。

對政治環境的負面判斷 蓋過歸屬感的影響

總括而言,有眾多因素可以影響人們移民的計劃和決定,有沒有資源固然是重要考慮,而資源不限於金錢,也包括各種嵌入於人際關係和網絡中的社會資源。資源以外,歸屬感的確影響人們會否移民,上面的調查測量了香港市民的社區歸屬感,而我們可以想像,市民對香港社會整體的歸屬感也有可能減低離開的意欲。不過,在香港的社會和政治環境之下,對香港的認同跟政治態度和立場掛鈎,而後者很大程度上左右移民的決定,對政府的不信任和對政治環境的負面判斷,往往蓋過歸屬感的影響,推動着部分香港人作出帶着無奈的決定。

作者是香港中文大學新聞與傳播學院教授

相關字詞﹕編輯推介 文摘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