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摘

逃不過的移動紅線(文:梁美儀) (09:00)

小時候總玩過「跳大繩」這玩意吧,當大伙兒跟着搖繩者的節奏,蹦蹦跳起,大抵上都會跨得過揮過來的繩子。如今香港處處佈滿觸不得的紅線,糟糕的是紅線不停移動,誰人能不被移動紅線絆倒?

九龍塘宣道小學一名教師,在去年3月,亦即反修例運動爆發前,設計有關言論自由的教材,被指宣揚港獨,最終教育局施以「極刑」,取消教師註冊終身。

該名教師設計教案之時,正值外國和本港商界開始對《逃犯條例》修訂內容公開表示憂慮,有立法會議員應邀到美國表達對修例的看法,社會上有關「反送中」、抗拒內地,以至港獨的爭議仍未止息。在這大環境下,小學五年級學生或許在長輩、家人、新聞報道或網絡中,知悉有關港獨的爭議,此時教師在有關言論自由的議題下,在課堂內觸及港獨問題,是否足以以一教案定生死?

教育局的解釋,基本上是認為該教師根本不應設定任何涉及港獨的教案,因單是港獨已是違反《基本法》,何况是跟小學五年級學生討論?然而,教育局當時未有向小學清楚發出指引,小學校園「禁獨」紅線還沒劃清楚,但為「政治正確」而向教師作出永不能踏足校園的重罰,做法是否公道合理,大家心裏有數。

會否令人動輒得咎?

人心動盪之時,政府再推新猷,規定今年7月1日起新入職的公務員,須簽署聲明或宣誓擁護基本法及效忠特區,而公務員事務局長聶德權指出,若在政府作出政策決定後,公務員不應公開唱反調。對於主責政策制訂的政務主任、負責宣傳政策的新聞主任職系,或講求服從的紀律部隊有此要求是合理;但對於一些前線員工,如文書主任或辦公助理員,在辦公室以外的言論自由和自由意志也要受規管,否則可能要面對刑責。那對於今年7月前已入職者,是否毋須受到規管?這條新劃紅線,會否令人動輒得咎?

作者是資深傳媒工作者

相關字詞﹕編輯推介 文摘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