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摘

宣道小學事件不是終結而是開始(文:曾志豪) (09:00)

九龍塘宣道小學事件,是開始,而不是終結,這也是最可怕地方。

建制紅媒已經叫囂要追究另外的教師,包括有傳涉及鴉片戰爭教材的老師,也可能遭受「吊銷」資格極刑。

過去出過題目被點了名的老師人人自危、朝不保夕,其他後來者,編撰教材或教授課程時,又豈會不噤若寒蟬?

可以預計,某些建制派鼓吹的「取消通識科」,會在不知不覺中間接形成。意思是,即使通識科的軀體仍然殘存,但老師都會有默契地避談社會時事,六四、社運、選舉、政改、人權等議題,都成禁區,不再和學生思考互動,豈不正中下懷,滿足了建制派「取消通識—弱化批判思考—減低反政府壓力」的願望?

林鄭月娥和梁振英的「鬥氣」也把香港教育成為磨心戰場。梁振英批評教育局「為官避事平生恥」,林鄭就回應一句「今屆政府會迎難而上」,路線持續向左鬥爭,這當中固然可能涉及更高級的「特首權鬥」,但鬥爭化為具體行動,便是對教育界的手段愈來愈嚴苛。在位的必然緊盯教師開刀,旁觀的也會指點江山、愈來愈左,務求令對手不能接招。你看梁振英在宣道小學老師被處以極刑後,仍未收手,反而要求教育局要公布涉事老師的身分,這便是要教育局難堪,但同時也令老師壓力加大。

還允許學生有獨立思想嗎?

我們應該關注的是,教育局口口聲聲依照機制辦事,但如何能解釋,為何涉事學校,由校長、副校長、校董都已經立案討論調查也不認為工作紙有問題,而教育局卻一口咬定?甚至連學生、家長都不認為工作紙有推銷港獨,教育局如何以自己一面之辭便定罪?

 教育局能否交代,為何不信納學校內部的調查?教育局的罪證,又如何見得比學校的調查更有說服力?如果小五學生不適合理解、討論「港獨」議題,那麼為什麼小學甚至幼稚園,又有這麼多《基本法》教育?這種教材難道不會太深奧嗎?究竟是誰決定香港學生的思想?還允許學生有獨立的思想嗎?

作者是傳媒工作者

相關字詞﹕編輯推介 文摘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