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摘

專業失德跟言論自由不能混為一談(文:王偉傑) (09:00)

有小學教師因利用課堂向學生宣揚「港獨」思想而被取消教師註冊,事件引起公眾廣泛關注。《教育條例》第47條(d)賦予常任秘書長合法權力,在覺得教師作出任何構成專業失德的行為下,取消其教師註冊。故此,教育局的決定有其法理依據。然而,局方的決定是否有侵犯教師言論自由之嫌?對涉事教師處以取消其教師註冊的極刑,又是否過重呢?

教師倘涉專業失德 ​​言論自由難成抗辯理由

《基本法》第27條指出香港居民享有言論自由,但這並不代表港人在任何情况下都不用為其言論負責。以惡意散佈謠言為例,2008年有一名男子因為在網上討論區散播一香港金融機構將會出現擠提,並呼籲公眾提取存款,而被警方以「涉嫌有犯罪或不誠實意圖而取用電腦」拘捕。同樣道理,假如有教師作出任何專業失德的行為,言論自由便不能成為合理的抗辯理由。那麼,教育局是如何判斷涉事教師是專業失德呢?

要求學生政治表態​​ 嚴重違反專業操守

首先,局方指出涉事教師以50分鐘的課堂時間向小學生詳述「香港民族黨」這個已被政府刊憲取締的政治組織,包括其宗旨、政綱,及《社團條例》。這對於每周只有兩堂的生活教育科,明顯佔時過多,更何况是講述一個主張「港獨」的非法組織?此外,涉事教師要求學生以舉手形式表示是否贊成主張「港獨」的政綱,這種在課堂內要求學生作政治表態的教學方法,完全違反了教育工作者的專業操守。不難想像學生會因涉事教師的取態及朋輩壓力而舉手,並誤以為自己贊成「港獨」。

錯誤引用社團條例 營造「政府逼害市民」

此外,涉事教師印製的工作紙內容亦非常偏頗,而且跟事實不符。例如錯誤引用社團條例,指出學生在常識科、體育科甚至旅行時分組都可能是非法社團,甚至聲稱特區政府在2010年代曾運用社團條例施加「黨禁」。這些失實內容不單削弱了學生對政府的信任度,令學生誤以為條例是用來逼害市民,更嚴重者會令心智未成熟的小學生產生童年陰影,令他們不敢再以小組形式參與課堂活動。

在總結課堂時,涉事教師還繼續花35分鐘談「香港民族黨」、「藏獨」、「疆獨」、「台獨」及「分裂國土」等議題,但其實基本法第1條已清楚列明香港是中國不可分離的部分,而且參與「港獨」行為須承擔嚴重後果。涉事教師在談及「港獨」時未能給予學生作多角度思考的空間,亦低估了學生需要在社會上奉公守法的重要性,跟生活教育科的宗旨背道而馳。在清楚認識涉事教師如何利用課堂將「港獨」思想強行灌注在學生身上後,相信教育工作者、家長及社會都同意涉事教師的行徑屬於專業失德。

校方袒護失德教師 ​​局方回應有必要

​針對在課堂上嚴重失德的行為,教育局要求學校調查和提交報告,並給予涉事教師兩次書面陳述的機會,但遺憾的是校方並沒有警惕涉事教師的失德行為,反而更以「言論自由」加以袒護,沒作出紀律處分之餘,也欠缺任何補救措施。局方有必要針對這些失德行為作出阻嚇性的措施,否則涉事學校會繼續縱容教師以言論自由的名義向學生宣揚自己的政治理念,即使歪曲事實也在所不計;其他學校教師也能依樣畫葫蘆,在課堂上作不同形式的政治宣傳,屆時全港中小學將會再次陷於混亂。

​醫生的醫德在於醫者父母心,以醫術醫治病人;教師的師德在於言教身教,以生命陶冶學生。既然教師的言行對學生影響深遠,教育界同工更應謹言慎行,勿隨波逐流濫用言論自由,在學生面前作出專業失德的行為也不自知。

作者是政賢力量時事評論委員會主席

相關字詞﹕編輯推介 文摘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