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摘

政教育難過性教育(文:陳帆川) (09:00)

從前老師最難教的是性知識,因為說多了怕太露骨,說得隱晦學生又一頭霧水,最擔心是學生回家轉告父母,遇着保守家長投訴起來可真冤枉。但今時今日,性禁忌相比起政治題目的危險性可謂微不足道,至少我們沒聽過有老師因為播放港台《性本善》而被釘牌。

秋後算帳用意明顯 校園勢瀰漫白色恐怖

一名小學教師因為所設計的教材涉及播放港台一輯探討港獨與言論自由的《鏗鏘集》,並要求學生填寫觸及港獨內容的工作紙,而被史無前例地以專業失德為名釘牌。如果有人認為該老師出於政治立場而以身犯險,可能是一場誤會,因為該教材早在去年3月使用,當時「反送中」運動尚未爆發,社會黃藍對立並不明顯,我們不能以今天的氣氛與情緒去審視當時的教學判斷。

老師在課堂上播放老少咸宜、欣賞指數長期名列前茅的老牌節目《鏗鏘集》,而非取材自政治立場鮮明的媒體和團體,本身已排除政治立場。套用該集節目的官方簡介,要旨為探討「言論自由和國家安全之間該如何平衡?」這是一個大命題,而在反送中運動前,香港的熱門政治議題其實屈指可數,官方全面封殺港獨的確是反思言論自由的契機。再者,該節目播放後並無廣泛爭議,教師取其作為教材,並出題啟發學生思考,以及測試學生有否留心觀看,合情合理。

據報道,該校校長與老師對於教育局在半年後才揚言調查事件,並突擊訪校查問師生,無不感到錯愕。當時校方翻看教材後認定其純粹討論言論自由,並無不妥,亦無追究,可見他們並未預見局方來勢洶洶的政治報復。事件初發在香港風平浪靜時,卻拖到反送中與《國安法》引發軒然大波後才秋後算帳,用意明顯,對涉事教師極不公平。

事件帶來兩個客觀效果。在局方殺雞儆猴之後,全港校園勢必瀰漫白色恐怖。不要忘記,去年3月的政治紅線尚且只得港獨議題,今時今日的紅線已經無處不在,且欠客觀標準。為人師表者,除了春風化雨,也求職業安穩,還有多少教師甘願冒險跟學生探討社會大事?還有多少校長有能耐頂住官方壓力?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學校或寧願學生做書蟲,多過關心社會。

「左報藍媒」文字攻勢獲當權者嚴正看待

另外,今次局方是在某左報將網上題材大肆報道後才有所行動,無獨有偶,警隊搜查壹傳媒時,對其高層有關串謀欺詐的指控,亦疑是出自「旗艦藍媒」4月一篇調查報道。以往左報和藍媒的報道,由於常常錯漏百出,甚至混雜假新聞魚目混珠,公眾多數一笑置之。隨着它們的文字攻勢獲當權者嚴正看待,社會各階層對他們的指控提高警惕,今後的紅線怕且只會愈來愈多。

作者是新聞工作者、文化評論人

相關字詞﹕編輯推介 文摘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