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摘

管治團隊堅離地 懇請用心察民情(文:梁韋諾) (09:00)

近日,建制派紛紛發聲批評政府的政策制訂過程。民建聯主席李慧琼於節目《大鳴大放》批評政府制訂政策時過於閉門造車、不夠「貼地」,無法吸納民意。工聯會立法會議員麥美娟亦在港台節目表示,政府不能閉門造車,必須與公眾接觸,聆聽意見和批評。

這令筆者想起港台節目《鏗鏘說》訪問勞工及福利局長羅致光。節目中,羅局長主動重提「全日禁堂食」措施,表示決定實施前約兩三個星期,社會上已經有很多人在討論,但從來無人提過在戶外工作的人在哪裏用膳。羅局長坦承,他本人真的沒想過這個問題,亦無人向他提過。結果,措施實施後翌日,媒體報道大量建築工人和清潔工冒着大雨在街上吃飯,局長才「驚覺」原來有那麼多人無地方用膳。因此,羅局長懊惱地說:「有時候覺得自己好蠢,咁都諗唔到?」

同樣地,主理防疫工作的食物及衛生局長陳肇始,早前接受訪問時亦承認,本來以為會有不少人可以在家工作,「但其實原來有咗全日禁堂食,先發現有好多人仲要返工」。

回想當初,董建華先生推行主要官員問責制的主要目的之一,是希望官員們用心體察民情,在服務社會時考慮到市民的需要,做到「民情在心,民意在握」。縱使羅局長在訪問中承認責任在他們身上,但高官們的「老實話」,只反映出他們的思維依舊「離地」。

禁堂食問題 羅局長有否諮詢何副局?

那麼,吸納政黨人士加入政府,擔任副局長或政治助理,應可協助政府改善施政吧,畢竟政黨人士大多經歷過多年選舉及社區工作的洗禮,理應對民意更加敏感。

然而,羅局長那懊惱的樣子,讓筆者聯想到他的下屬——現任勞福局副局長何啟明先生。何副局長是工聯會成員,更曾任香港製造業總工會總幹事,無理由不知道在戶外工作的人士的用膳問題。為何羅局長會說無人向他提過呢?何副局長有沒有向羅局長提出意見呢?

反過來問,羅局長有沒有向何副局長諮詢過意見呢?當初何副局長履新時,羅局長親口說何啟明是由他本人挑選的,認為何啟明有長期工會和地區工作經驗,對勞福局工作大有幫助,是其副局長的首選。既然羅局長如此看重何副局長,無理由無向何副局長諮詢過意見吧,為何「咁近城隍廟,都唔求番支好籤」?對此,工聯會榮譽會長陳婉嫻批評副局長一職「冇用」,認為何啟明「只係做跑腿」。

筆者記得,當何啟明獲委任為副局長時,外界抱有不少期望,希望通過吸納政黨人士加入政府,可以將基層的聲音帶到政府當中,為管治團隊帶來新思維,使政府施政更加「貼地」,更能滿足市民的需要。

譬如,在新冠疫情下,失業人口不斷增加。根據資料,香港6月至8月的失業率為6.1%,部分行業如消費及旅遊相關行業和建造業的情况尤其嚴峻,6月至8月的失業率均分別超過10%。在這個情况下,失業援助金顯得尤其必要。工聯會一直要求政府設立失業援助金,但政府一直諸多推搪。因此,市民都很期待何啟明加入政府後,可以推動政府設立失業援助金,以及推出更多援助勞工的措施。

施政報告援助勞工 料僅蕭規曹隨

然而,直到目前,羅局長仍舊搬出各種藉口拒絕設立失業援助金,政務司長張建宗甚至呼籲青年找工作不要太「揀擇」,坦言「洗碗也是工作經驗」。可見,即使何啟明履新時揚言會繼續秉持初心,將打工仔的聲音帶入政府,為打工仔制定好的政策,但政府明顯對此置若罔聞。確實,單憑他一人,實在難以改變管治團隊根深柢固的「離地」思維。因此,筆者相信,本月中旬發表的《施政報告》,對援助勞工應對失業的措施只會蕭規曹隨,不會有任何新意。

中聯辦主任駱惠寧於國慶日「落區」探訪劏房戶,明顯是向特區政府傳遞信息,要求特區政府做好基層工作,改善住屋等經濟民生問題。然而,筆者深信,只要特區政府的管治思維依舊「離地」,無論中央有多關注香港的弱勢社群,一切解決經濟民生深層次問題的嘗試只會事倍功半。

作者是香港青年時事評論員協會成員

相關字詞﹕編輯推介 文摘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