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摘

着眼全局、因應變局,加快推進粵港澳大灣區建設(文:徐澤) (09:00)

(編者按:本文為全國港澳研究會會長徐澤9月下旬在「2020年粵港澳大灣區發展論壇」的發言稿;本文經本報編輯)

加快粵港澳大灣區建設,在當前形勢下,更顯重要,更形急迫,需要各方着眼全局,因應變局對關鍵性問題進行破解,從而促進大灣區建設提速升級。

(1)在百年大變局新形勢下 加快推進大灣區建設意義重大

粵港澳大灣區建設是習近平總書記親自謀劃、部署、推動的國家戰略,是新時代改革開放再出發的新舉措,也是「一國兩制」事業豐富發展的新實踐。當前,世界正處於百年未有之大變局。一者,美國亮出了「美國第一」的旗號,加速調整其全球戰略部署,特別是把我國視為「首要戰略競爭對手」,極力阻撓打壓我國的發展,國際政治經濟關係已經因此而發生了深刻變化。這種變化不會是階段性的,必將是長期性的,不會是某個局部的,而必定是全局性的。由此而帶來的各種挑戰,是我們在實現兩個百年奮鬥目標的進程中必須去應對的。二者,新一輪科技革命和產業變革加速演進,以5G、大數據和人工智能為代表的新一代信息技術為愈來愈多的行業注入新動能,也極大地改變着人們現有的生產方式和生活方式。我們以往習以為常的許多東西,都將改變。三者,生態環境惡化、疫情爆發對全人類造成嚴重威脅,向我們警示了人類生存和發展環境的脆弱。新冠疫情的全球大流行所提出的問題絕不僅僅關乎公共衛生,更為深刻的政治、經濟乃至文化問題,都是我們不能迴避的。上述問題的疊加,迫使我們不能不對百年未有之大變局要有更深刻的理解、更充分的估計、更精準的預判、更積極的把握先機,把辦好我們自己的事始終擺在最重要的位置。正因為如此,我們很有必要深入領會習近平總書記關於粵港澳大灣區建設的戰略謀劃,以堅定我們加快推進粵港澳大灣區建設的決心和信心。

第一,推進粵港澳大灣區建設有利於提高經濟創新力和競爭力,為加快形成「雙循環」新發展格局提供支撐。

近段時間,習近平總書記反覆強調要「推動形成以國內大循環為主體、國內國際雙循環相互促進的新發展格局」,同時也指出,要把構建新發展格局同實施國家區域協調發展戰略等銜接起來,在有條件的區域率先探索形成新發展格局,打造改革開放新高地。這是中央着眼國際國內形勢發展的重大變化而作出的重大戰略部署。粵港澳大灣區作為我國最具經濟活力的地區之一,具備打造「雙循環」新發展格局重點區域的良好條件和制度優勢,可為加快形成「雙循環」新發展格局提供有力支撐。大灣區企業活力足、市場規模大、產業鏈和供應鏈相對完備,在打通生產、分配、流通、消費各個環節上有着良好基礎。同時,大灣區具有「一國兩制」的制度優勢,可以依託港澳在國際化、市場化、專業化等方面的特長,更好聯通國內、國際兩個市場。大灣區建設理應為、也能夠為新發展格局發揮特殊作用。

第二,推進粵港澳大灣區建設有利於進一步深化改革、擴大開放,建設高水平參與國際經濟合作新平台。

當前,經濟全球化遭遇逆流,保護主義、單邊主義上升,世界經濟低迷,國際貿易和投資大幅萎縮。面對這些逆流,我國堅定不移擴大對外開放,實行高水平的貿易和投資自由化便利化政策,着力增強國內國際經濟聯動效應。粵港澳大灣區作為我國外向度最高的經濟區域和對外開放的重要窗口,可利用「一國兩制」巨大的包容性和創造力,充分發揮港澳的獨特作用和優勢,進一步推動形成全面開放新格局,為建設國際經濟合作新平台、推動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作出應有貢獻。

第三,推進粵港澳大灣區建設有利於保持港澳長期繁榮穩定,為「一國兩制」行穩致遠奠定堅實基礎。

「一國兩制」實踐在港澳取得了舉世公認的成功,同時,也遇到一些新情况、新問題、新挑戰。特別是去年修例風波的爆發,使香港一度面臨回歸以來最為嚴峻的局面,也使大灣區的建設進程受到明顯影響。新冠疫情爆發後,由於粵港澳三地人員往來實行嚴格的強制隔離措施,人員等要素跨境流動遇到較大阻力,又一定程度影響了三地民眾對大灣區建設的信心。在此情况下,加快推進粵港澳大灣區建設,將有力支撐港澳在疫情後盡快恢復經濟,把社會各界的注意力集中到發展上來,從而進一步推動香港重回正軌,實現由亂及治,進一步把具有澳門特色的「一國兩制」實踐引向深入。

(2)加強政策研究,切實破解大灣區建設面臨的突出問題

在「一個國家、兩種制度、三個關稅區」的條件下建設粵港澳大灣區,這在世界範圍內沒有先例,面臨的困難是前所未有的,因此必須加強政策研究。全國港澳研究會在2017年成立了「粵港澳大灣區專題小組」,組織專家學者圍繞要素跨境流動、規則機制銜接、區域協同治理、一體化營商環境建設等大灣區建設的重點問題展開研究。這裏,我着重向大家介紹一下研究會在促進生產要素更加高效便捷流動問題上的一些研究成果。

一是在人員流動方面。當前影響人員跨境流動的障礙仍普遍存在,主要表現在3個方面:第一,內地居民赴港澳商務簽注門檻偏高;第二,港澳居民在內地發展存在准入限制和隱形門檻;第三,通關效率較低。課題組的建議是,就大灣區內地人員而言,關鍵是放寬赴港澳的商務簽注;就港澳人員而言,關鍵是完善其在大灣區內地城市發展的「同等待遇」政策;就人員跨境流動而言,關鍵是提升通關的便利化水平。

二是在貨物流動方面。當前廣東與港澳間的跨境貿易面臨的最主要問題是,貿易監管政策和便利化措施尚不能適應以跨境貿易電子商務為代表的新業態和新模式的發展。課題組的建議是,應積極建設大灣區跨境電子商務「虛擬海關」,充分利用互聯網、電子監管、大數據等技術手段,實現貨物流動的實時跟蹤,在有效保證監管的前提下,實現外貿企業對海關監管的「無感化」。

三是在數據流動方面。當前制約數據流動的具體障礙表現在:三地間的數據標準規範不統一;數據安全管理的政策要求不一致;內部「信息孤島」尚未打通;數據出境的安全監管機制不具備等。目前,三地的數據標準規範各有不同,處在各自為戰的狀態。課題組的建議是,應盡快建立大灣區數據安全共享交換機制。要以醫療、工業、民生、金融等重點應用領域為牽引,整合粵港澳城市群中積累的海量數據,推動建立大灣區國際數據安全流動試驗區。

四是在車輛往來方面。車輛通行配額審批條件嚴格、程序繁瑣,通行關口負載嚴重、港澳交通承載力薄弱,配額管制配置不合理、供求關係不平衡等問題,是制約車輛跨境流動的主要因素。港珠澳大橋通車以來車流量過低就是一個新的典型例子。課題組的建議是,要創新粵港澳三地車輛往來便利化政策,適度放寬對跨境車輛出入境限制。

(3)加強大灣區建設的「系統集成、協同高效」改革

習近平總書記指出,落實黨的十八屆三中全會以來中央確定的各項改革任務,前期重點是夯基壘台、立柱架樑,中期重點在全面推進、積厚成勢,現在要把着力點放到加強系統集成、協同高效上來,鞏固和深化這些年來我們在解決體制性障礙、機制性梗阻、政策性創新方面取得的改革成果,推動各方面制度更加成熟、更加定型。這為我們如何破解粵港澳大灣區建設存在的體制性、制度性障礙指明了方向。從當前來看,重點是要抓好兩個方面:

一方面,要進一步完善統籌協調的制度體系,建立粵港澳大灣區建設的實體化執行機構。

目前中央層面成立了粵港澳大灣區建設領導小組,廣東省以及廣州、深圳等成立了推進粵港澳大灣區建設領導小組,香港、澳門特區政府也組建了相應的辦公室。但在具體執行層面,仍然缺少一個涵蓋香港、澳門以及廣東省在內的實體機構負責大灣區建設的日常工作,缺乏一個常態化的協調機制,就協同發展中遇到的障礙拿出解決方案。大灣區的藍圖已經繪就,現在的關鍵是怎麼組織施工。更通俗來說,就是必須解決「誰來管」的問題。

幾年來經常有港澳人士或團體問到,我們要去大灣區幹事該找誰?前幾天,我們到澳門和珠海走了一圈,聽到的還是有關這方面的「吐槽」。這裏邊首先是如何進行法律法規和體制機制創新的問題。比如橫琴開發究竟用什麼樣的法律法規和體制機制?肯定既不能全部是澳門的,也不能全部是內地的,必須創造一個新的。那麼誰來做?哪個主體能做?

其次是三地規則不對接的問題。比如健康碼的互認。這次去澳門我真正體會了一次健康碼問題。從珠海金灣機場出來到澳門過關前,將近50分鐘時間我一直就在為粵康碼和澳康碼之間的轉碼忙乎,費了老大勁。

再次是「最後一公里」的問題。比如研發資金過境的問題,大政策解決了,但執行細節跟不上。凡此種種,都要有機構、有人去做實實在在的工夫。

在這方面,我們可參考一下「比荷盧聯盟」秘書處的做法。「比荷盧聯盟」是歐盟的前身和雛形,有「歐盟一體化實驗室」之稱,許多在歐盟內一時難以全面實施的跨國協作,在「比荷盧聯盟」內可較快、較好地實現。「比荷盧聯盟」每年通過充分協商確定不同的合作目標,由其秘書處將宏觀目標細化成工作方案,然後通過工作組的模式推進。我們有必要對「比荷盧聯盟」秘書處運作模式和做法深入考察,並進一步研究在大灣區建立一個專責協調執行的實體機構,以解決具體實施所需要解決的問題。

另一方面,要加強綜合授權改革試點。

我國改革開放40多年的一條基本經驗是,先開展改革試點,積累經驗,再逐步推廣。這種由點而面、先易後難的改革推進方式,既控制了風險,又通過有效的推廣機制使成功經驗能夠迅速普及。粵港澳大灣區建設也應該如此。此前研究會的調研發現,兩地跨境醫療合作存在醫療資格不能互認、藥品和醫療器械的使用受到限制、社會福利不能跨境攜帶等諸多規則機制不銜接問題,導致兩地優質的醫療資源不能得到充分利用,難以造福兩地百姓。日前,香港特首林鄭月娥表示,政府計劃委託港大深圳醫院,為身在廣東省並於疫情前已於醫管局專科或普通科門診預約覆診的病人提供跟進服務,有關服務費用由特區政府支付。這在醫療資源的跨境使用上向前邁進了一步,但是仍然有很多問題和障礙需要解決,需要我們進一步解放思想,大膽改革。建議中央有關部門可在大灣區先行試點,通過綜合授權的方式將有關大灣區跨境醫療合作事項的審批,下放至廣東省或珠三角各市,由地方政府因地制宜制定管理辦法並實行屬地化管理,中央有關部門負責政策把關和巡查監督。然後逐步積累經驗,複製推廣。

總之,建設粵港澳大灣區,是我國進入新時代,特別是處身世界百年大變局的長歷史進程,為應對各種挑戰,打造更高層次開放格局而提出的重大國家戰略。堅定地按照「一國兩制」方針推進大灣區建設,把各種優勢和積極性聚集起來,調動起來,在構建以國內大循環為主體、國內國際雙循環相互促進的新發展格局中發揮獨特作用,對實現大灣區建設目標至關重要。推進粵港澳大灣區建設要始終站在新科技發展的潮頭上,以造福最廣大人民為中心,以實現兩個百年奮鬥目標為擔當,創新開路,砥礪前行,不忘初心,百折不撓。

最後我想再強調一下大灣區建設的價值追求。建設大灣區是為了什麼?歸根到柢是為人民謀幸福。只有始終堅持以人民為中心,大灣區建設才不會走偏,也才能取得成功。有人提出,過去我們搞建設都是先生產後生活,現在我們搞大灣區建設要注意先生活後生產。也就是說,我們要想大灣區對港澳居民以至全世界的人才產生吸引力,一定要把教育、醫療、交通、環保以及生活便利度等問題解決好,這個提法是值得我們認真對待的。

相關字詞﹕編輯推介 文摘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