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摘

哪一天 在博物館才看到「新聞自由」(文:梁美儀) (09:00)

還記得一班傳媒老行尊,花了不少心血去打造那間位於中環的香港新聞博覽館,為的是向公眾展示香港新聞業的歷史,彰顯新聞資訊自由在香港發展為國際大都會的重要角色。只是近期有接連針對傳媒的事件,會否有一天,「新聞自由」要到博物館才能重溫?

或許這麼說是有點戲劇化,但本港傳媒自由空間縮窄速度之快,確實讓人有點透不過氣。

警方最近修改《警察通例》下「傳媒代表」的定義,只承認在政府新聞處新聞發布系統(GNMIS)登記的本地傳媒、國際認可及知名的非本地傳媒,這安排基本上是將近年快速發展的網媒,以至學生媒體拒之門外。

少一個鏡頭 就少一個呈現真相機會

在反修例運動期間,發生警民衝突的地點眾多,即使是資源較佳的媒體,也沒有足夠人力到每個現場採訪,多次重大事件,如8.31太子站事件、西灣河警員開槍射擊示威者事件,都是靠獨立新聞工作者、網媒,以至學生媒體記錄下來。他們可說是填補了主流傳媒缺席時的空白。今後少一個鏡頭,就少一個呈現真相的機會。

之後再傳來消息,指港台突然延長港台節目主持利君雅的試用期4個月,同時重新調查去年針對她的投訴。在去年反修例運動高峰期,利君雅多次在記者會提出尖銳問題,質疑政府高層的處理手法,結果成為親建制陣營的眼中釘。港台這種極具針對性的行動,難免令人覺得是另一次秋後算帳行動。

他朝完成整頓港台行動,當權者還擁有透過延續牌照的手段,去影響本地需牌照營運的傳媒機構,也可透過拒發簽證,控制不受歡迎的外國媒體或記者在港活動。

新聞自由是香港能成為國際城市的重要優勢,當這自由也失去了,資訊自由失去了,香港獨特地位將不復見,最後變得黯然失色,步向衰落。

作者是資深傳媒工作者

相關字詞﹕編輯推介 文摘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