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摘

全面管治變全面摧毁(文:曾志豪) (09:00)

鄧小平當年說「回歸就是換支旗」,現在卻要「全面回歸」,由外在形式、內在人心,都要改變。由「高度自治」變成「全面管治」,甚至是「全面摧毁」。

九七後順利過渡、曾信誓旦旦保證「不變」的香港元素,今天都要「摧毁」,達到二次全面回歸的效果。

本周幾單熱門新聞,見證了這個「全面摧毁」的回歸進程。

警察單方面修例「傳媒定義」,粗暴否定了「記協」、「攝協」的資格認證。這其實就是由官方定義傳媒的惡質例子,可悲的是,某些親政府媒體沒有「物傷其類」,反而隔岸觀火,附和官方做法,說「網媒良莠不齊也要規管」、「傳媒採訪自由不受影響」的廢話。麻煩看清形勢,這是政權會高調大規模搜報館拘捕報業老闆的年代,是警權一整年擠壓第四權「上番行人路」的年代,是警權擅自阻止、篩選傳媒進入採訪區的年代,在這種背景下,修改「傳媒定義」,直接把多次暴露警暴惡行的「網媒」、「獨立記者」拒之門外,這個大圖畫還看得不夠清楚?這不是傳媒課堂討論「何為傳媒」,而是現實操作的政策限制。特別在主流傳媒被收編、改組、染紅的大前提下,這些不受北京財政掣肘的「自媒體」,反而成為可靠、抗壓的監察力量。

「量刑委會」「傳媒發牌」以枷鎖馴服監察權力

建制派也不斷放風,要求下一步便是推出「官方發牌制度」,而且抹黑「不須發牌的下賤職業」,完全無視香港在這種「無牌制度」下,曾經位列全球前20名的新聞自由榮譽。政權目的就是要摧毁香港一直賴以成功的「新聞自由」,回歸到「官媒姓黨」的順從。

馬道立也終於發表13頁聲明捍衛司法獨立,然而政權抹黑不息,「司法阻礙特首施政」之聲不絕於耳,鼓吹成立「量刑委員會」,和「傳媒發牌」一樣,就是以枷鎖馴服監察的權力,達到全面摧毁的管治狀態。看看內地的「陽光司法」,香港前途,烏雲密布。

作者是傳媒工作者

相關字詞﹕編輯推介 文摘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