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摘

沒有警暴 就沒有網媒生存空間(文:陳帆川) (09:00)

警方修訂《警察通例》下「傳媒代表」定義,不承認香港記者協會及香港攝影記者協會的會員證,趕絕非主流網媒。無可否認,非主流網媒記者質素良莠不齊,但我們必須思考,為什麼他們會獲得大量觀眾支持?

人員水平參差無可避免

有關非主流網媒記者的操守問題,其實不少傳媒前線私下都頗不以為然,認為部分人在採訪時有欠中立,由新聞事件的旁觀者變成了參與者,並時有在採訪期間主動辣㷫警察。而且由於器材欠佳,遇事只懂衝到最前,不顧安危與警告,打破了主流媒體以往在警察、示威者、記者行家三方面達到的平衡。

網媒記者在直播時說髒話並帶明顯政治立場,成為了家常便飯,據行家描述,有網媒記者甚至一邊採訪一邊喝啤酒。在人人都可以成立網媒並帶着手機上前線的年代,人員水平參差無可避免,只不過傳媒界難以宣之於口,因為誰出言批評,誰就跟警隊為伍,成為打壓新聞自由的幫兇。

在「反送中」運動影響力舉足輕重

但整體而言,非主流網媒在「反送中」運動裏的影響力舉足輕重,包括太子站8.31事件、警察在荃灣首次槍擊,以及交通警在西灣河槍擊等,最清晰展示過程的畫面皆由名不經傳的網媒記者拍攝。若非大批網媒組成人海戰術覆蓋示威現場,而單憑主流傳媒的力量,相信大量極具爭議的事件將欠缺影像實證,最終任由官方塗脂抹粉,甚至被完全埋沒真相。

非主流網媒完全不給警察面子,是傳媒和警隊前線關係異常緊張的原因之一,但也代表他們在報道時能做到毫無顧忌。雖然警媒關係看似惡劣,但我們還是在主流媒體看到不少來自警隊的「消息人士」放風,其實就是資深記者跟警隊中高層的信息交易,包括警隊這次間接替記者發牌,並在陳彥霖死忌上即日截查記者,多間主流傳媒還是立即引述警隊「消息」,為警隊解畫及為新政降溫,說穿了就是買警隊的帳。

似是而非「警隊消息」 似比不上示威直播

由於當局從來不將非主流網媒放在眼內,因此這種枱底交易也從不在非主流網媒出現。傳統媒體一直視這類「消息」為寶,記者的收風能力猶如個人資產。但在官民對立的時代,對於大眾來說,似是而非、無從求證又常常出錯後無人擔責的「消息」,似乎還比不上小網媒在示威現場的直播吸引,這也啟發了主流傳媒效法長時間直播。

自媒體的正面和反面無法一概而論,如何規管是一個複雜的問題。但歸根究柢,它們之所以在過去一年百花齊放,正正源於警察令人嘩然的暴力行為。過去一年瘋傳得最厲害的網片,哪一段不是跟警暴相關?

作者是新聞工作者、文化評論人

相關字詞﹕編輯推介 文摘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