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摘

香港陷進的內循環與外循環(文:戴耀廷) (09:00)

香港正陷進兩個惡性循環中,一個在香港內部,可稱為內惡性循環,一個在香港以外,可稱為外惡性循環。內循環是港人爭取民主的決心及方法與中共對港政策之間的互動關係。外循環是中共對港的手法與西方自由世界看待中共之間的互動關係。

內:港人爭民主與中共對港政策互動

自上世紀80年代開始,已有一定數量港人爭取在香港盡快引入民主選舉。多年來港人都是透過合法的方法,如遊行、集會、議會辯論、談判等來爭取。經過十多廿年的民主運動,積極支持及參與的港人並沒有大幅增長,直至2003年的23條立法爭議。那一次是中共透過其駐港代理人時任特首董建華,按《基本法》的要求在香港制定保護國家安全的法律。或許當時中共未必太着意要加強對香港的箝制,只是按着專制政權的本質,希望能完成這方面的立法,以確保中共的絕對權威在香港不會被挑戰。

但這行動卻挑起港人對中共在1989年六四天安門血腥鎮壓的陰影,刺激起成千上萬的人湧上街頭遊行示威,出現50萬人迫爆了港島要道的震撼場面。中共雖然暫時退卻,擱置了立法,事件卻令中共對港人產生了戒心。之後中共兩次押後引入普選的時間表,雖應允了2017年的特首選舉會有普選,但不少港人都不認為中共會真心履行承諾。

有見過去合法的爭取方法未能產生足夠壓力予中共,在2013年出現「佔領中環」的公民抗命運動(倡議),聲言若特首的選舉辦法未能符合普選的國際標準,就會號召萬人佔領中環要道。即使民間公投有約80萬人參與,中共仍拒絕接受獲支持的方案,反作出強硬的決定,堅持特首提名要有篩選安排。結果導致成千上萬的人佔領街頭達79天,但仍未能改變中共的立場。不過,特首提出的政改方案也不獲立法會通過。

每次加大打壓 抗爭反彈只會更大

民主運動因中共不斷拖延,由合法爭取變為不合法但非暴力的公民抗命。中共因而也變得更強硬。中共的強硬立場雖令民主運動短暫靜下來,好像陷入低潮,但已有一些人認為要採取更激烈的行動,支持使用暴力。2016年就爆發了旺角衝突事件,事後多人被控暴動並被判監,但支持更激進行動的人,成功在2016年的立法會選舉中贏取席位。中共藉宣誓不合規,通過釋法及法庭程序,剝奪了一些人的議員資格,亦收緊了參選的門檻。

中共欲進一步把兩地的法律制度融合,改變引渡港人回內地受審的安排,由特首林鄭月娥提出修改《逃犯條例》。這做法刺激出比「佔中」、「雨傘」更大規模、擴散更闊、持續更長,及更多元化的抗爭運動。更重要是,暴力抗爭者與非暴力抗爭者之間取得了諒解,大大提升抗爭運動的政治能量。街頭抗爭雖因疫情而逐漸減少,但市民支持民主抗爭卻有增加的趨勢。民主派在2019年的區議會選舉取得壓倒性勝利,令中共決心要再次加大打壓的力度。

中共的反制措施是空前的猛烈,就是直接為香港制定《國家安全法》,讓特區政權擁有了任意的權力去消除香港內的異見及抗爭力量,中共更派駐官員到港直接主理香港事務,連特首也信任不過。但在國家安全法的威嚇下,竟還有61萬人參與民主派初選,聲勢之浩大難以想像,終迫使中共選擇避戰,把選舉押後一年。同樣地,中共的避卻其實是更狠辣招數來之前的部署。警察正用國家安全法及原有殖民地惡法來大舉拘捕民主派人士,希望能產生寒蟬效應。不過,按着內循環的規律,中共每一次加大打壓的力度,之後來到的抗爭反彈,只會是更大。相信這次也不會例外。

外:中共與西方之互動

本來就只有這內循環,但因中美關係的轉變,再加上香港事態的發展,令中共對待香港的抗爭方法,引起了西方自由世界的極度關注,終改變了過去的容忍態度,開始積極向中共施壓,更已實施多項制裁措施。當中共愈是加大在香港打壓抗爭的力度,西方自由世界對中共的戒心就更大,向中共施加的壓力也就更大。

西方自由世界要求中共必須保障港人的基本權利,尊重港人的民主權利,須盡快落實普選。但西方自由世界的壓力令中共更相信,香港的民主抗爭力量是與西方自由世界的政府勾結。故中共的反應,一方面就是拒絕西方自由世界的要求,另一方面就更加立下決心,要徹底消滅香港民主抗爭的力量。香港就是這樣陷進了外循環中。

中共及特區政權承受最大壓力

兩個循環的交接點,是中共對待香港民主抗爭的手法,而背後就是中共對港的政策,尤其是中共對香港民主發展的取態。內、外循環交互輾動的狀態下,承受最大壓力的,並不是香港與西方自由世界,其實是正中的那個連接點,就是中共及其操控的特區政權。

中共陷進了內、外交困的局面,對內在香港,即使投入大量資源,也不能把香港民主抗爭的力量一下子消滅。中共雖完全有能力這樣做,但這會立時摧毁香港原有所有的制度,損失會是巨大的。這也必會引發國際社會更全面的封殺,因而不能不給香港民主抗爭力量一些空間。但一旦留了空間,香港民主抗爭力量又可用方法去積聚起更大的抗爭力量,令下一波抗爭運動再出現大型爆發時,局面就更難控制。中共沒有選擇,就只有再提升打壓的力度。

中共與西方自由世界關係已經破裂,令香港以至內地要在疫後經濟復蘇變得更困難,因而內部管治就會面對更大的壓力。在兩個循環的不斷相互擠壓下,中共實是承受着愈益龐大的壓力,只是沒人知道離崩潰的臨界點還有多遠。

現在是考驗香港民主抗爭力量及中共各自的韌力,看誰能承受得到更大的壓力,直至有一方放棄或斷裂,這內、外循環所連結的3個點,相互之間的輾動及撞擊才會終結。

作者是法治教育工作者

相關字詞﹕編輯推介 文摘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