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摘

這次是「一國一制」的實驗(文:曾志豪) (09:00)

如果說鄧小平的「一國兩制」是史無前例的「實驗」,是中國展現「一個國家、兩種制度」的「制度自信」,那麼2020年,習近平決定開展另一個「實驗」,就是試驗「一個國家,一種制度」,這是另一種形式的「制度自信」,到底會搞出什麼動靜?

鄧小平年代的「一國兩制」,是要告訴世界,社會主義的中國,一樣可以搞活資本主義的香港,不會讓外界看扁,香港只能由英國人管治。

23年過去了,習近平看來覺得這個「一國兩制」的實驗已經做夠了,這個實驗帶來香港經濟繁榮,但政治上卻逐漸變成「國家隱患」,特首從沒一個可以做完兩屆(10年)任期,示威人數逐年攀升,政治訴求無論是主觀或者被梁姓前特首「逼迫」,總之口徑陳義愈來愈價碼高昂,自治自決獨立節節上升。

習近平看來想完結這個實驗,他想做另一個實驗:一國一制下的香港仍然是香港嗎?

由2014年的白皮書開始,已經鋪排,「全面管治權」浮上水面。2020年的「港區國安法」,更是啟動「一國一制」實驗,針對香港最突出的「制度差異」,例如立法會不像人大般聽話好使,還要「奪權」;法庭居然有「司法獨立權」,也不像內地由政法委領導。

所以港區國安法,特首自行委任法官,對法庭收回「司法獨立」的權力,或許在共產黨字典裏,任何權力都不存在「獨立」的空間。

這就是最瘋狂的實驗,英國用百多年時間證明了,司法獨立是香港成為東方之珠的成功基石,今天習近平要做另一個實驗,一個所謂「制度自信」實驗:難道由黨指揮的司法便法術不靈?

不敢讓公眾知條文  何來「自信」?

香港實施港區國安法,就等於2008年時任國家副主席習近平訪港所表示的「三權合作論」;後來習當國家主席,更明確表示中國「決不能照搬別國模式和做法,決不能走西方『憲政』、『三權鼎立』、『司法獨立』的路子」。中國內地已經完成實驗,習近平希望在香港也複製這個「制度自信」的實驗。但這個「自信」令條文內容都不敢讓公眾知道,怕引起社會爭議,那何來「自信」可言?

作者是傳媒工作者

相關字詞﹕編輯推介 文摘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