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摘

蓬佩奧先生 國務卿豈可信口開河?(文:周立太) (09:00)

我叫周立太,是一名專門從事農民工訴訟維權的中國普通律師。

日前凌晨4點多,被雷鳴暴雨擾醒。乾脆起牀寫寫美國的新冠肺炎。這個話題一直在腦海中多日。

我曾因在中國改革開發的最前沿——深圳,租一幢樓收留因在務工過程中斷腳斷手的工人,並幫他們打官司討要工傷補償款,而被歐美等西方媒體爭相報道而聞名於世,被西方國家譽為中國的人權鬥士。為此,1998年以來美國國務院及相關機構先後對我予以資助,美國國務院、衛生部及駐華使領館的專家、學者和官員曾多次來重慶周立太律師事務所訪問交流。2005年5月,我應美國國務院的邀請,曾到美訪問21天,其間與美國國會、國務院、勞工部等部門的官員交流,在哈佛大學、耶魯大學、史丹福大學、紐約大學、麻省理工學院訪問並發表演講。

說心裏話,一直以來我對美國的民主法治是深信不疑的。然而,一場新冠肺炎疫情徹底顛覆了我的認知,讓我自己都不敢相信這都是真的。

中國政府在疫情表現值得肯定

春節是中華民族最傳統的節日。當新冠肺炎疫情在武漢集中暴發時,中國政府在新年前斷然作出全國醫護人員支援武漢的決定,又決定武漢封城。隨着疫情發展,政府一聲號令,全國人民自覺居家、減少外出,境况前所未有。

雖然我也曾在網上對武漢地方政府在疫情初期的慌亂應對有過抱怨,但總體而言中國政府在此次疫情中的表現是值得肯定的,這一點我作為普通老百姓最有發言權。疫情戰役讓我深切感受了習近平總書記所講中國制度自信的深刻內涵。一月有餘的居家生活讓我這個喜歡大家圍成一桌、海吃海喝的人有很多的難忍難耐,但同眾多中國人一樣,我依然為自己能躲過這場劫難、能繼續海吃海喝而寬慰。

新冠疫情是人類共同的敵人,這話一點沒錯。當許多歐美國家對武漢疫情隔岸觀火時,他們可能怎麼也不會想到疫情同樣會在自己國家暴發,並造成巨大麻煩。曾有美國政府官員說中國疫情對美國經濟有利,如今美國成為全世界疫情最嚴重地區以致經濟遭遇重創,猶如一場諷刺劇。

中國戰疫取得初步勝利後,反轉過來支援世界其他國家。然而,即使送到美國的口罩多達可以讓每一個美國人分到16個,仍然沒有換來美國政府官員口中的一句好話,多少讓我這個中國公民有些難受。

制度差異不能成為粉飾錯誤的藉口

比這更讓我難受的,是在美國的新冠肺炎感染者已超百萬、死亡約10萬人的情况下,美國政府的淡定、美國政府官員的甩鍋。

我們應尊重中美兩國文化和政治制度的巨大差異,但這不能成為美國政府及其政府官員為自己的錯誤行為辯護,甚至通過攻擊中國來粉飾錯誤的藉口。

稍有常識的人都知道,戰勝疾病必須相信科學、依靠科學。戴口罩、減少接觸是防止感染新冠肺炎的最直接有效方法。然而,全美數以千萬計公民選舉出來的總統,居然口無遮攔說毋須戴口罩,甚至連進口罩生產廠參觀時也可以視廠裏規則禁令為無物——始終不戴口罩。中國有句俗話叫上行下效,總統尚且如此,何求民眾守則?所以國務卿蓬佩奧胡言亂語詆譭、污衊中國實在就不足為奇了。

自特朗普就任總統以來,美國政府對中國就沒一個好字,中國怎麼難受就怎麼惡心中國,用中國農村一句話講叫「茅屎坑裏的攪屎棍」。新冠肺炎因此被蓬佩奧視為一口又大又好使的鍋,他甚至連這是不是一口鍋都來不及認真地看一下,就想扣在中國頭上,沒想到卻甩不出去,反而砸了自己的腳,在世界人民面前痛得猴急亂蹦。這也難怪,我眼中的美國是法治國家,法治的精髓就是講證據,你說「武漢病毒」有根據嗎?國家豁免是國際法的基本原則,你要中國賠償,根據的是哪法哪條哪款?堂堂世界超級大國如今之最高級別外交官,如此言行不堪,讓基辛格等元老級國務卿們情何以堪?

蓬佩奧的甩鍋讓我想起了伊拉克戰爭。網傳只用一小瓶普通的「洗衣粉」在國會上一晃,就認定薩達姆政權擁有生化武器,進而對伊拉克發動侵略戰爭。現在好了,蓬佩奧直接宣稱:「我撒謊,我欺騙,我偷盜。」這是連民主、人權、法治、規則的外衣都不需要披戴,直接「裸奔」呀!

截至北京時間2020年5月28日,美國累計確診約170萬人、累計死亡約10萬人。曾經將自己的人權民主法治視為普世規則並欲推行於天下的美國,在新冠肺炎面前成為「當之無愧」的世界之最,不知是如蓬佩奧之流的美國政府官員的悲哀,還是美國人民的悲哀。

作者是中國律師

相關字詞﹕編輯推介 文摘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