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摘

他不喜歡一國兩制(文:曾志豪) (09:00)

大家都說共產黨迫不得已、為了解決國安問題,唯有立港版國安法。

就沒有想過,共產黨可能一直都想等機會,取消「一國兩制」呢?

我們要從共產黨角度,特別是學習毛澤東的習近平,用他們的戰狼思維想一想。

一國兩制,其實是一個極麻煩的限制。「檢視香港一國兩制落實情况」成為中共的軟肋,不停被世界特別是美國的攻擊檢驗,久不久便拿香港問題「說三道四」。

中共對香港的管治明明是口水長流,手都已經伸到枱面,卻礙於一國兩制,被迫受到各種限制監視。

單單是「洋法官」問題,老共明明在國內搞定了公檢法,都是自己人聽黨的話,香港卻鬼聲鬼氣,不配合劇本。現在傳聞中的港版國安法,其中一個決定,便是禁止洋法官處理國家安全的案件。關起門打仔,藉機就對洋法官大清洗。這是只有「一國一制」才有的「行政效率」和「方便」。

香港的種種獨特優勢,看在「戰狼」「小粉紅」眼裏,卻是搞特殊化甚至租界的意思。

中華民族既然要偉大復興,便不能容忍香港成為「例外」。習近平早有打破鄧小平規矩的前科,鄧小平提出的「集體領導」、「任期限制」,都被習近平的「一人終身制」打破。所以「一國兩制」對習近平,也是一個早晚要廢掉的枷鎖。特別是台灣經過反修例一役,北京清楚知道,保留「一國兩制」統戰台灣的幻想不切實際,也就更有動機對香港下手。

至於變成「一國一制」的香港,能否保住國際金融中心乃至中國走資窗口?習近平可能判斷為,上海沒有香港的兩制優勢,但外資仍然進來;當年北京甚至經歷過六四屠殺後被世界制裁的緊日子,最後外資還是在「政治道德」和「金錢利益」之間做出了選擇。所以他要賭一把,香港變成中國普通城市,是否就失去了賺錢的光環?

如果他賭贏了,他便是用他的定義,「光復香港」;而香港便注定籠罩在黑暗之中。

作者是傳媒工作者

相關字詞﹕編輯推介 文摘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