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摘

政府應讓中醫介入治療武漢肺炎——疫情揭示中醫發展問題(文:陳皓天、周艷秀、梁煒琦、謝智勇、王淑芬) (09:00)

《明報》於2020年1月13日刊登了〈求同存異:擺在香港中醫發展前面的五大議題〉,其中提及「中醫醫院的運作模式」、「中西醫的互動模式」、「中醫在公營醫療系統的角色」為中醫發展五大議題的其中3個。適逢近期武漢肺炎疫情嚴峻,更突顯出中醫發展的一些問題:中西醫之間的互動近乎零,中醫在是次疫情的公營醫療系統角色近乎消失,未來中醫院的運作模式更是令人擔憂。

香港中醫發展已超過20年,中醫對治療相關疫情有重大優勢,亦有相關臨牀證據和案例,公私營醫療的合作模式亦成熟,但中醫至今依然被排除於醫療體制外,愛莫能助。市民不但未能了解中醫在治療有關疫症的優勢,亦沒有自行選擇中醫介入的機會。現時新型冠狀病毒疫情嚴峻,中醫在2003年沙士疫情,以至是次武漢疫情已見明顯療效,香港政府應盡力幫助市民以控制疫情,包括馬上制定中醫方案及介入政策,讓中醫作為本港醫療的重要持份者參與防疫救治工作。

中醫源遠流長  治療急性外感病有優勢

若要增加中西醫之間之互動,決策者、西醫及普羅市民均需對中醫有所了解。大眾對中醫治療慢性病的優勢有較多認識,然而,中醫的更大優勢卻是治療外感病,從過去歷史,可以認識到中醫對治療大型疫病有無數經驗及理論總結,即包括各種傳染病及現時之武漢肺炎。中醫對認識外感病之傳變規律及治療有非常完善的認識,中醫經典中的《黃帝內經》、《傷寒論》及《溫病條辨》亦與之相關。

早於東漢時期,中醫的醫聖張仲景已開始治療急性外感病。近至明末,醫家吳又可更著成《溫疫論》,可知中醫在這數千年間對傳染病已經有一定認識。湖北疫情爆發後,中國中醫藥管理局曾委派中醫藥人員深入疫區,希望通過中醫所提倡「辨證論治」的原則,探究中醫對於肺炎的治療方案,其後得出專家共識,如發表〈新型冠狀病毒(2019-nCoV)肺炎中醫臨牀特徵與辨證治療初探〉及廣東省中醫藥局推出的《廣東省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中醫藥治療方案》。國家衛生健康委員會和國家中醫藥管理局組織專家亦修訂了《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診療方案》,當中包括使用中醫中藥作為治療手段之一。

上述的診療方案均從中醫角度認識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的病因、病位,並根據患者的舌象、脈象及臨牀證候,把整個疾病發展過程分為早期、進展期及極期等階段,以認識其病機和傳變過程,亦建議了不同治法和處方,以針對疾病的不同發展階段。

中醫優勢於現今制度下完全未被使用

中醫不單能透過增強各人體質和正氣,在預防各種流行性傳染病發揮極大優勢,同時亦能在治療上發揮其優勢。縱使最新流行的病毒及其變異可能從未出現,但中醫卻能以不變應萬變,強調「正氣內存,邪不可干」,以三陰三陽、衛氣營血、三焦辨證等系統認識和治療外感病,透過調整自身陰陽氣血以正氣抗邪。故此,中醫能在病毒不明確、傳播途徑不確定、無任何特效藥的情况下取得滿意的療效。反觀西醫,由於重視外來之致病因子,目前針對冠狀病毒並無特別的抗病毒藥物能夠治療,主要仍需倚靠患者自身的免疫力,只能據症狀予以症狀治療和支持性療法。

首都醫科大學附屬北京中醫醫院王玉光等人在武漢為200多名武漢肺炎患者診治,將臨牀觀察結合中醫對疫病的理論基礎,綜合了對武漢肺炎病因及發病機理的認知,將病情分為早期、進展期、危重期及恢復期,並針對4期綜合了治法及用藥,寫成〈新型冠狀病毒(2019-nCoV)肺炎中醫臨牀特徵與辨證治療初探〉一文,提出透過祛邪及調整體質狀態治療患者。新華社於2月7日報道,23名患者在接受以中醫為主之中西醫結合治療後,在2月6日痊癒出院,各住院約6至18天,而在早期用中醫治療手法介入的病人較易治癒,可見中醫面對新型冠狀病毒肺炎能發揮重要優勢。

中醫應在保留傳統優勢下與西醫合作

假設一名確診武漢肺炎之患者被隔離,但因未有特效藥而拒絕西藥,他能否要求服用中藥或中醫會診?現時在香港似乎並未有此選項。於本地首間中醫院即將建成之際,中西醫至今仍未有任何正式溝通平台,未來中醫院將如何處理中西醫之間的互動和責任問題?縱然學者及業界每於流感高峰期公開呼籲,以至上月,香港中醫院校聯席亦向食衛局長發公開信,促請成立專家小組介入冠狀病毒肺炎治療,但政府至今依然無作為。

因此,中醫應在保留其傳統優勢下,與西醫溝通、合作。中醫治病是建基於中國傳統文化思維指導,唯有保持傳統中醫思維並以中醫為主之治療方法,方能實現其最大優勢。現時應盡快建立溝通機制,並成立中醫專家組,讓中醫能投入臨牀前線。繼而制定中醫治療方案,以實踐中西醫協作。

中醫院運作模式  需廣泛討論及研究

中醫院快將啟用之際,政府及業界應廣泛討論有關病人是否能於中醫院接受中醫為主、西醫為輔之治療,甚至在監測生命徵象之情况下使用純中醫治療,旨在達到最佳療效以符合病人福祉。急症服務、各醫院之間的相互轉介、醫療責任、病人選擇權等問題均是需要廣泛討論及研究,政府應考慮任命一主要負責官員牽頭帶領討論和及早試行相關政策,如食衛局長,並由3間大學學者及業界領袖共同交換意見及廣泛討論,方能順利完成。

讓中醫加入醫療系統  完善防疫工作

是次疫情揭示了香港醫療系統及中醫長期的發展問題。面對危急存亡之秋,在現代醫學尚未能為當前肺炎困局制定治則之時,政府應以市民健康為重,拿出承擔和勇氣,讓香港醫療系統有所突破。政府應善用和確立中醫在本港醫療系統之角色,容許香港的中醫藥專家小組參與前線臨牀工作,為患者制定治療方案,維護患者之基本權益和福祉並管控疫情。中醫發展20多年至今,仍未有正式的中西醫溝通平台,政府應善用是次機會為中醫在醫療系統之定位作出探索,盡早委派牽頭人落實相關措施,更為4年後落成之中醫院作好準備。

作者是香港中文大學中醫本科生、「策掂」比賽大專組冠軍

相關字詞﹕編輯推介 文摘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