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摘

制度性謊言下的武漢肺炎(文:呂秉權) (09:00)

在中央出手、老將歸隊、死亡增加、國際壓力、紙包不住火的情况下,武漢肺炎疫情的數字突然彈升,一下子由62宗(1月11日:41宗;1月16日:45宗;1月17日:62宗),激增至3倍多的198宗(1月19日),之後再增加三成至日前的258宗,死亡人數增至6。至於全國確診數字,截至昨日,個案大增約三成多至291宗,其中武漢所在的湖北省佔了約92%。

這一切一切  港人和國際社會似曾相識

而早前因證據不足,當局否認病毒會人傳人,還要求世衛澄清,現在國家衛健委高級別專家組組長鍾南山確認此病肯定會人傳人,還出現了一人傳染10多名醫護人員的強力傳播者。此外,另一名專家組成員、北大第一醫院主任醫師王廣發不幸染疫,由醫人變病人。世衛最新指出,武漢肺炎可能持續人傳人。

這10多名醫護到底何時被感染?為何一感染就是10多名?為何官方不早點通報,而要由專家組的鍾南山捅出,令疫情通報蒙上陰影?

這一切一切,港人和國際社會都似曾相識。2003年,北京、廣東等地隱瞞沙士疫情,令病者湧現,防不勝防,禍連香港,播毒國際(連國際組織官員都染沙士而死),人心惶惶。剛上任的中央領導人胡錦濤、溫家寶出手,要求果斷應對,地方官員不得瞞報、緩報、漏報疫情,並動用軍隊、武警協助防疫。於是,北京的沙士宗數就突然由37激增至339,增幅足足有8倍多。

時任中共總書記胡錦濤,在2003年7月的防治沙士工作會議上,批評內地幾大問題,包括「一些地方和部門缺乏應對突發事件的準備和能力,極少數黨員、幹部作風不實,在緊急情况下工作不力、舉措失當」、「突發事件應急機制不健全,處理和管理危機能力不強」、「公共衛生事業發展滯後,公共衛生體系存在缺陷」等。

胡錦濤還語重心長地總結說:「一個聰明的民族,從災害和錯誤中學到的東西會比平時多得多。反思我國非典疫情發生和我們防治非典的過程,既有成功經驗,也有深刻教訓。」

疫情「只出國不出市」  令人生疑

這場教訓,用全球774條人命和8096宗感染換來,其中香港299人死亡(有患者由入院、病重至火葬,家人都無法見其一面)、1755人染病,令眾多家庭陰陽相隔,患者終身烙印,香港因而失去很多優秀的香港兒女。

這次的武漢肺炎,在去年12月底由網民揭發,官方之後再擠牙膏式發布,又拘捕涉嫌造謠網民。這大半個月來,千萬人口的武漢作為九省通衢,人流交往本已非常密集,再加上內地的大春運已開始10多日,人煙更加翻滾。可是武漢的疫情數字可以維持多日沒大變,兼且能夠做到只出國、不出市,只有其他國家染疫,但內地其餘省市則可以成為防疫樂土,長期歸零的奇蹟,防疫真相實在真令人生疑。當然,官方的解釋指,認識、發現病毒需時,後來快速測試普及才加快確認個案。

對內地制度性說謊隱瞞深有體會

以往,筆者在內地跑過不少疫情和天災人禍的新聞,包括沙士、禽流感、豬瘟、毒奶粉、空難、礦難、水災、地震等,對內地的制度性說謊隱瞞,深有體會。

沙士早期,北京為逃避來華調查的世衛專家點算病者人頭,於是用多部救護車將沙士病人載走,在城裏四圍瞎轉空兜圈,又或將部分患者轉到腸胃科等非呼吸病病房,令專家們在醫院撲個空。

有患者因本身的長期病交集致死,不一定被當作因沙士而死亡;

為開好兩會和招商會,當時的衛生部長張文康明知疫情失控還說受控,說戴不戴口罩都安全;水靜河飛的廣交會則報道造假,說「廣交會首日生意興旺,國內外商客絡繹不絕」;

為了隱瞞真相,廣東方面打擊報復報道疫情的勇敢記者;

廣州關閉野味市場,但地下野味餐廳仍大行其道;

沙士一疫過後,禽流感殺到,一眾香港記者採訪時任廣東省防疫領導小組組長的鍾姓常務副省長,副省長警告,不得報道未經證實個案,否則可追究,還說雞集體死亡不一定因為禽流感,可以是跳樓死、撞車死,十分輕佻。如此態度領導防疫工作,不禁令人嘩然。

至於其他採訪遇到的瞞報事件則包括:

地方發生礦難,瞞報大量沒名沒姓的臨時工數字,井口亦沒有他們的出入登記,死無對證,政府官員因而減少被問責;

為辦好北京奧運,原先已揭發的毒奶粉事件不得公布,讓受害兒童多喝個多月三聚氰氨,讓腎結石滋長;

四川地震學校豆腐渣工程,由於涉及已升上中央的官員,原先官方信誓旦旦要追究的質量問題變成因地震烈度太大,主震、餘震破壞太大而無法調查。

蟻民自求多福  願歷史不再重演

針對今次武漢肺炎,中央政法委微信公號「長安劍」說:「誰把政客的面子,看得比人民利益還重,誰就是黨和人民的千古罪人。誰為了一己之利,刻意遲報瞞報,誰就將永遠被釘在歷史的恥辱柱上。」

由於內地有內參制度,即中央領導人有另一組更貼近真相的數字,普通蟻民只能自求多福。

但願歷史不要再重演。

作者是浸會大學新聞系高級講師

相關字詞﹕編輯推介 文摘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