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摘

政策力的急速衰退(文:王慧麟) (09:00)

筆者不算是海洋公園常客,但一年總會去兩、三次。上一次去海洋公園已是去年11月。當然,這是相當暢快但又傷感的體驗。暢快的原因是所有設施都可以好快有得玩,完全不用排隊,有些甚至可以玩完再玩。至於傷感,是因為心裏知道,一個不用排隊就可任玩的主題樂園,一定蝕到入肉。而且,即便是盡興,一些機動遊戲沒有開動,部分食肆(好難食)關門,「麥記」下午4時已說大部分包都不賣了,因為好快要下班。

百億托海洋公園  5個理由就可過關?

這個情境和前年已經相當不同。筆者前年暑假期間往海洋公園,不單要由園外老遠的停車場開始排隊,而且每次等候纜車的時間都要半小時。連旋轉木馬也要等20分鐘,買東西時售貨員自動自覺用普通話跟我對話。正因為這兩年間反差實在太大,現在海洋公園猶如晚期荔園一樣。如此光景,政府要拿出100億元來托住。納稅人就要問:是否要救亡呢?

筆者翻查政府提交給立法會的相關文件。政府要求立法會批出100億元,原因大抵如下:第一,公園已是香港品牌,消閒好去處。第二,公園有極大界外經濟效益,及公園正聘用2000名全職和2000名兼職員工。第三,肩負動物教育的重任。第四,南區自然環境有更大的發展潛力。第五,公園一直回饋香港社會。但一個100億元,近乎一去無回頭的撥款及貸款,用這5個理由就可以過關嗎?

公共政策,不是這樣「一頁紙」的理由(其他幾頁都是數據),就搞定吧?我們期望的公共政策討論,不是這麼兒戲吧?

好政策文件應思考旅遊政策、樂園定位

一份好的政策文件,至少要先討論一下,香港長遠(例如未來10年)的旅遊政策是怎樣吧?特別是,現在大家都看到,由於某一個地區的旅客忽然大量減少,導致香港旅遊生意暴跌,景點冇人。這實在是很好的契機,檢討過往太依賴某些地區旅客的情况,重新制訂一個未來短中長期的旅遊政策。於是,當政府有了這個新的旅遊政策後,就可以評估香港的各項旅遊設施的作用及目的,包括主題公園吧?

香港這麼小的地方,有兩個自稱國際級的主題樂園,已不簡單,於是,一份好的政策文件,應該要思考,如何定位兩個主題樂園呢?這個定位,有外在及內在兩個因素的牽動。外在的因素,文件至少要分析,在東南亞地區以至亞洲4小時航程內的國家,有什麼主題樂園及對手的強弱。另外,就是我們鄰近地區還有什麼直接競爭的對手,香港在鄰近地區內,以至亞洲區,利用主題樂園作為旅遊項目的優劣之處在哪裏。內部的因素呢?因為香港有兩個由政府背後投資的主題樂園,那麼,這兩個主題樂園未來是有不同定位及分工,以優勢互補的方式吸盡老中青的旅客,抑或是兩者具有高度的競爭性,製造內部市場,以互相競爭及提升績效達到最高回報為經營目標呢?兩個主題樂園的定位及發展策略,「優勢互補」抑或「相互競爭」,是兩套截然不同的定位及策略,直接影響兩個主題樂園在香港旅遊政策的作用及效果。又或者,由於亞洲及鄰近地區內已有豐儉由人的不同主題樂園,香港是否真的有需要兩個由政府投資的主題樂園呢?

在這些定位及策略都未有社會共識之前,政府建議用100億元拯救海洋公園就會遭到極大非議。之前也有旅遊界人士提過,以主題公園來吸引遊客,就像食鴉片一樣,只會愈食愈深。因為主題公園如果鬥豪鬥勁,以大型機動遊戲為例,一般機動遊戲的新鮮感只有約10年,那麼樂園每10年就要更新,更不要說每年高昂的維修費及保險費。又假如香港的兩大主題公園是以互相競爭為主,則反而導致重複投資,浪費納稅人的血汗錢。

政府管治力不彰  建制議員毫無要求

以上只是筆者作為「廢中黃絲教畜」的粗略想法。政府向立法會提交的文件,沒有提到以上的東西,就要伸手拿100億元了,真是令人驚嚇。什麼時候,政府向立法會遞交的政策文件,淪落至連政策內涵也說得不清不楚,就夠膽攤大手板問議員拿100億元?以筆者當年在政府的工作經歷,這麼低水平的立法會政策文件,早就給扔到鹹水海了。不過,這就反映了,現時政府的管治狀態:求求其其,得過且過,水分多多,實質欠奉,而議會呢?在立法會佔多數的建制派議員,也沒有對政策及文件內容提出更高質素要求,政府的態度是,反正都會通過,文件水平不堪入目,有乜所謂?

管治力急速衰敗,劣質的政策文件,只是其中一環。現在的政府、行政會議及立法會都是建制派主導,已是完全執政的情况了。完全執政就有完全責任。政府管治力不彰,連一份立法會政策文件都搞到如此求其,建制派議員對政府文件質素毫無要求,任由政策水平不斷尋底,同樣難辭其咎。

作者是時事評論員

相關字詞﹕編輯推介 文摘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