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摘

認清敗選的前因後果(文:張國樑) (09:00)

雖然踏入了新一年,但過去的一些不幸事情仍在延續當中!筆者乃先向在澳洲山林大火中的遇難者及其家屬致以沉痛哀悼,並對受災一切獻上最摯誠的祝福,期盼盡快回復安寧,重新出發。有人說這不幸背後,正好牽連着一絲民意授權元素的因果論,可惜是一個令人遺憾的結果。在2020年,台灣民眾也搶先為社群未來4年的整體福祉作出抉擇,於上周末選出正副總統和立法委員所有議席,民進黨蔡英文以破紀錄的800多萬票超額成功連任,所屬黨亦取過半立法院議席,換言之,已全面掌握決策大權,實踐其政治理念更為奏效,影響政圈生態平衡,唯恐相關法案制定必然有損民眾最終託付的良好意願,屆時厄運只會落在民眾的擔子上,絕非政客最終要承擔的。

國民黨從1996年總統直選開始至今,票數一直都在約290萬至約760萬徘徊,20多年沒有穩定遞增,平均票源限於低水,原因顯而易見為黨內鬥爭及黨紀腐敗,導致青年黨員或忠實「粉絲」(支持者)數量不增反跌,雖然在2018年「韓潮」及「九合一」選舉給民進黨短快回擊,但國民黨死穴仍在今次選舉不攻自破。另外,近年民進黨票源在每屆不斷擴張,增幅跟選民人數遞增有不謀而合的關連,但同時間的總投票人數未有大變,也反映兩黨票源此消彼長之效應。再者,民進黨具備先天優勢,其倡議台灣自主意念成關鍵,特別在香港佔中和反修例風波之後,藉此掀起本土意識來吸納年輕選票。那邊選戰已塵埃落定,敗方若要翻盤的話,必須痛定思痛,深刻反思,要作出根本性黨組變革已是刻不容緩。

港建制派跟國民黨有不少共通弊病

恰巧去年11月底,香港建制陣營在區議會選舉中差不多全軍覆沒,非建制黨派、素人藉持續多月的反修例社運力量,轉化成創新高的投票結果,全面控制18區中大多數的區議會主導權,令本港地區政治生態頓然起了劇變。這樣的選舉結果和背景都跟上述台灣情况有所類同,香港建制派跟國民黨也有着不少共通弊病。安逸自在的日子會令建制中人忘掉了初衷,面對災難來臨時只懂驚惶失措,卻束手無策,區選一敗塗地是一個必然的結局,其諸多辯解也是徒然。這場大病早已在5年前開始出現了明顯表徵,然而病入膏肓仍未有對症下藥施以搶救,那時還在等什麼呢?摒棄活在別陣營的引力牆後,要勇敢面對失敗的根源,重振旗鼓,才對得起在這艱難時刻,仍默默地挺着你們的百多萬支持者。

自強不息才可走康莊大道

筆者想藉早前看過的一齣動作電影《葉問4》當中的一些情節作寄語,希望建制派成員不要像那些年的海外華僑般,怯縮於異國洋人的不公平對待,只活在自己的世界內,應該像主角一代宗師似的走出唐人街外,展現中華民族大義之情,自強不息,這才是香港建制派可走下去的康莊大道。另一邊廂,假若新一屆民進黨政府仍堅持反中國、挾洋自重,誤導台灣民眾一同走向不能逆轉之地,相信那時公民的選擇也會驟變為未來的公民責任了。

作者是香港青年時事評論員協會會董

相關字詞﹕編輯推介 文摘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