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摘

香港和台灣的龜兔賽跑(文:鄭立) (09:00)

香港有人去台灣觀選,也不是今天才有的事,早在20餘年前,李柱銘等人已經帶着香港政界學界的代表去台灣觀選,還得到李登輝總統接見。

根據當年報道,李柱銘對李登輝說,大陸、香港、台灣是鐵三角,有一角向前行,必能帶動另外二角;台灣在民主的落實中已有成果,香港也崇向自由、法治。他希望台灣與香港繼續在民主道路上前進,相信必能影響進而帶動另外一角,也就是大陸的民主改革。

大陸、香港專制增  台灣也受威脅

過了20年,明顯香港並沒有走向自由與法治,最近香港已去到只要在街上走或者在網絡上說話,都會被人拘捕;釋法權、DQ(取消資格)以及《緊急法》,揭發了香港的系統根本並非法治。

三角論可能是事實,但不是說香港和台灣的民主,帶動了大陸的民主改革。而是現在的大陸的專制強化,香港也走向專制,「相信必能影響進而帶動另外一角」地令台灣也受專制威脅。

香港和台灣是一場龜兔賽跑,早在1970年代台灣還在戒嚴時,香港已經是非常自由的地方,看似比台灣更接近民主自由的終點。可是去到了九七之後,香港就在終點之前睡覺,台灣這烏龜慢慢的迎頭趕上,很快就超越了香港。龜兔賽跑的兔尚且只是停在原地,而香港則是走了回頭路。

還記得在5年前我們爭取的是無篩選的特首選舉,今天別說是特首,根本是連立法會與區議員都有篩選,而且參選的人大部分乖乖的為了參選而自肅,冒被DQ風險去堅持政見的人很少;還記得10年前我們在爭取沒有功能組別的雙普選真普選,今天大家熱中的是想要選上功能組別,並期望成為特首選委。別說得到更多民主自由法治,我們連爭取的東西都向後倒退了。

故此,香港人去台灣觀選並不是一件快樂的事情。

想像你是個飢餓的人,看到別人拿着香氣四溢的大餐,在你面前愉快地享用。你會有何感想?別人有飯吃而你沒有,可能是不幸,可能是沒有祖蔭,這些都不是最令人不快的。而最令人不快的,是因為你自己無能懶惰才導致飢餓,那這份飢餓就會再添上一份對自己的鄙夷。

港人是看着人家吃大餐的「民主飢民」

觀看台灣的選舉,就像是觀看別人在享用他們的民主成果。因為他們之前的犧牲,讓他們享受民主大餐。香港人就是看着人家吃大餐的民主飢民。如果說要在民主國家學習選舉,應用在不民主的香港,那就像是飢民學餐桌禮儀,對着空蕩的盤子裝模作樣的動刀叉,幻想自己飽餐一頓,看起來只會更淒涼。我們需要學習怎樣得到食物,而不是學習怎樣去吃不存在的食物。

或者我們需要的並不是去看別人怎樣享用民主,而是去在革命的地區看別人怎樣建立民主。

作者是專欄作家

相關字詞﹕編輯推介 文摘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