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摘

香港在全球兩部交響曲中不可或缺(文:李彥廷) (09:00)

如今的香港與我小時候所聞、所見的香港已有不同。其繁華商廈依舊人流湧動,其璀璨文明仍舊凝聚精神;但如今所共同居住的、共同分享命運的,已經因為人事更迭大有物是人非之感。

無疑,湧動的代際差異與浩浩蕩蕩的歷史進程為過去數十年的香港構成了前所未有、影響深刻的挑戰。然而,須知放眼環球,這種挑戰並非香港一家獨享,而是全球全人類正在經歷的百年未有之變局。

龐大的全球新歷史正在結束其序曲,進入其首幕。世界正翹首以盼東方引領全球新交響,奏響第一幕的第一個音符。香港作為中華文明的支脈延續,又同時作為舊歷史中的耀眼代表,戰略敏銳,是香港最好也是唯一的出路。在這場新歷史交響大樂中,香港作為全球最重要城市之一,不可或缺;香港作為亞洲最重要城市之一,不可或缺;香港作為中國最重要城市之一,不可或缺。

第一節

革命黨人百年前在武昌起義中的槍聲猶在耳畔——清皇朝應聲退位、社會奮鬥青年歷次文化運動,以及後來的長達14年的抗日戰爭,徹底改變了舊中國的模樣。那時候的人們忍辱負重,在極為艱難的歷史環境中找尋正確的坐標系、發展符合歷史實際的道路,以描繪新中國的模樣。那個時候的香港風雲際會,人才湧動。先輩們在這兩個地方憑藉實事求是的精神,和貫通東西古今的魄力,開拓了歷史局面,為家國與後代留下諸多可為稱道的事迹。

那個時候的歐洲正在經歷日不落帝國世代的瓦解,全球領導權向對岸美國和北方蘇聯交付的歷史;那個時候的柏林與東京還是反人類的核心;也正是那個時候,非洲全境、亞洲全境、拉美全境,都還處在帝國主義的凌辱之中。許多民族、地區和國家從那個時候開始就再也沒有安穩過,更無處發展;最終絕大多數地區,包括中國大陸、香港都在各自的歷史環境中被迫反抗,被迫選擇。

第二節

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後,舊歷史進入長達約50年的冷戰對抗狀態——這其中經歷了新中國和一系列民族國家的成立;蘇聯社會主義陣營的極致和其衰落;資本主義陣營內部的金融經濟權力結構的調整。絕大多數地區在這段時期裏因為不同形式和不同程度的對霸權國家的依附,獲得階段性、間歇性的發展;又因為缺乏植根實踐的完整的內生制度而造成不同程度的波折。

那個時期,為了完整的獨立自主,中國大陸付出了艱巨的社會代價,完成了西方依靠數量巨大、時長以百年計的殖民屠殺所構建的基礎工業化,實現了根本而完整的獨立自主。

同樣也是那個時期,香港作為亞洲四小龍帶頭大哥,背靠英國屬地的相對陣營優勢,和國際貿易物流的地理優勢,創造了屬於自己的輝煌,凝聚了最被廣泛接受的獅子山精神。歌詞「同舟」「且共濟」「攜手踏平崎嶇」昭示的是即使寄人籬下也堅韌不拔的毅力;是即使面對各類掣肘和內外矛盾也要團結一致、共赴時艱的魄力。這是那個時代的香港和香港人真實寫照。

第三節

蘇聯解體、美國哄動的歷次外部戰爭,以及2008年全球金融危機,是上一套全球交響樂的終章。它標誌着人類自歐洲文藝復興以來所構築的人文主義、啟蒙思潮之個人主義精神資糧已經不可持續;殖民、工業和大資本模式已經不可持續;而資本主義制度和自由主義經濟模式也業已相形見絀。歐美逐步滑向經濟危機、文明危機、民主制度危機。

1978年的中國改革開放是全球新歷史的序曲的開始。從那個時候開始,中國大陸韜光養晦,內部經歷了數次重大的經濟考驗和社會風波,外部抵禦了局部小國的僭越挑戰。那個時候巨人掌舵,錨定了國家定位,設計了未來航程,規劃了航行中的方法論。

港澳回歸、中國入世是全球新歷史的序曲的高潮。這段時期,中國大陸建立基本各類各領域基本制度,完善了對外的對話體系。以相對小的代價獲得了長時間的高速發展,鞏固了獨立自主的發展空間。香港回歸後進入了兩套交響樂前後交替、相對複雜的歷史時期。歐美面臨的三大危機同樣投射在香港土地上——尤其是空泛的不落地的民主制度,和自由主義經濟模式下過分強調私有產權,和主動捨去技術產業鏈的兩極分化經濟結構;而這個時期祖國的復興趨於明朗,則是香港面臨的歷史機遇。

戰略敏銳  是香港最好也是唯一的出路

中國共產黨十八大是新歷史交響樂序曲的尾音。它標誌着長達30年的韜光養晦策略已經完成其使命,大國轉向王道崛起的新境界。如今,龐大的全球新歷史正結束其序曲,進入其首幕。值此百年未有之變局,世界正翹首以盼東方引領全球新交響,奏響第一幕的第一個音符。

香港在經歷過去10年的兩次重大社會挑戰後、在經歷過去20年的重大社會集體失落後,應該更加明白舊歷史已經行將翻過。歐美掠奪攻擊型的文化模式及其派生已經在短短數百年間製造了許多次全球全人類規模的衝突,耗費了巨大的全球全人類的資源和生命。文藝復興以來的種種制度和派生,以及其經濟危機、文明危機和民主制度危機,不僅將更加頻繁,而且在和中華文明復興的對比中將更顯不足。舊歷史終章將把一切舊的掃入灰燼塵堆中,香港作為中華文明的支脈延續,又同時作為舊歷史中的耀眼代表,需要有足夠的戰略定力做好迎接新歷史的準備;也要有足夠的敏銳能力從舊歷史中脫身,實現蛻變。戰略敏銳,是香港最好也是唯一的出路。

在這場新歷史交響大樂中,香港作為全球最重要城市之一,不可或缺;香港作為亞洲最重要城市之一,不可或缺;香港作為中國最重要城市之一,不可或缺。

作者是領導力與數字普惠金融研究顧問

相關字詞﹕編輯推介 文摘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