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摘

駱惠寧走馬上任的啟示(文:朱浩霆) (09:00)

中聯辦主任駱惠寧日前匆忙履新,外界普遍對駱感到陌生。事實上,他被任命幾天前已被任命為人大常委會財經委員會副主任。不少評論相信駱並非中央本身屬意之人選。然而,駱的上任將體現中央對處理反修例事件策略上的轉變。

只懂躲在警察背後譴責暴力的林鄭月娥,以及相信憑藉胡椒噴霧及催淚彈便可「撐起香港」的香港警察,不但愈止愈亂、導致建制派於區選大敗,更為尋求連任台灣總統的蔡英文頻頻「加分」。亂局不止,國際社會又對香港及新疆人權問題持續關注,加上全球及國內經濟放緩,從大局看,中央政府似乎希望改變對港強硬的止暴策略,穩住香港的國際特殊地位。故2020年重新開局,先是習近平主席在新年賀辭苦口婆心地「真誠希望香港好」,然後新華社評論以「傷穩敢融」較正面評價香港局勢。之後王志民被免職,而駱上任首見記者未提「止暴制亂」。

落實全面管治權方針不變

不少評論指出駱惠寧與新華社分社前社長許家屯的仕途及任命背景有相似之處,憧憬他是一位開明的官員,亦同時憧憬中央政府汲取教訓,把中聯辦的工作範圍帶回1997至2003年間「河水不犯井水」的狀態。駱的作風有待觀察,然而,中央任命駱只是改變策略,而落實中央對港「全面管治權」的方針依然不變,故憧憬中聯辦與香港政界重回回歸初期的關係不太現實。

礙於駱已達退休之年,相信他在香港是一個兩三年的過渡性人物。然而,這種過渡性是有為的。所謂有為的過渡性,就如駱在山西的前任王儒林一樣。2014年,山西官場經歷塌方性腐敗,中央任命王儒林為省委書記,王在任一年多,處分黨員幹部3萬多人,駱則事後上任重建吏治。相信駱空降中聯辦,與當年王儒林異曲同工,調研香港局勢及建制中人的表現,並整頓港澳系統,待社會回復正常後,才讓繼任人處理23條立法等事務。

策略性調整:採公關戰  改善民生

駱惠寧有着經濟知識及豐富的危機管理經驗,他先後在安徽、青海及山西領導防汛、災後重建、吏治重建及經濟轉型等工作。而且,他亦有宣傳系統的工作經驗,曾為安徽省委宣傳部長。在此局勢下易帥,中央作策略性調整,一方面採取公關戰改變媒體及市民對中聯辦的觀感,另一方面,借助駱經濟方面的經驗,在改善民生及融入大灣區方面做工夫,以緩和香港內部矛盾。

然而,香港社會經歷半年巨變,對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已有共識。如果中央的策略調整只是透過打打公關戰、整頓港澳系統及過往與建制派的協調模式,而不支持政府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不支持官員問責下台,及容許特區政府繼續包庇及縱容警暴,這樣下去中央維護一國兩制、解決深層次矛盾的工作只會事倍功半。

作者是香港青年時事評論員協會會董、香港愛爾蘭商會會董

相關字詞﹕編輯推介 文摘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