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摘

幫助藍黃家庭(及立會議員)和解及前進(文:趙明明) (09:00)

媽媽不喜歡我的大學女友,怪她調情(確有其事),覺得她會出軌(絕無此事)。我們為此爭執多月,一天,媽媽為了恐嚇我,竟然舉起切肉刀!於是,我們透過以下8步,達成和解,重新出發:(1)認清傷害;(2)表達愛/尊重;(3)降低期望;(4)繼續做自己認為正確的事;(5)找出雙方同意的主題/活動;(6)理解對方;(7)分享共同接受的資訊;(8)處理對方的疑慮。同理,「藍」「黃」家庭,甚至立法會議員,或許都能從這8步中得益。

切肉刀透視出爭執對我倆母子關係的破壞,我之前沒有留意,原來雙方溫暖的愛已漸漸變成冰冷的恨意。

現時,很多家庭因為「藍黃對立」,由一同歡笑變為互相指罵,或停止對話——有些家庭甚至分開居住。首先,我們要認清傷害。

媽媽舉起切肉刀時,我出奇地平靜,毫不猶豫地慢慢走向她,給她一個擁抱,並輕聲說:「媽,我愛你。」

即使家人相距甚遠,亦可以字條、短訊或電話,展示無條件的愛。

媽媽既驚訝又迷惘,放下刀,然後走開了。我期望她以同樣的方式回應我,有點失望。

率先表達愛的家庭成員或能得到擁抱作回應;但連月的衝突令人倔強,或許會下意識地拒絕。由於大部分人情緒都無法180度由憤怒變成愛,我們不能期望太高。

媽媽走開後,我以為永遠不會得到她的回應。但既然我無法控制她的行為,只能做好自己。

同理,藍黃對立的家庭不應強迫對方和解,而是緊守自己的道德標準,為自己盡量做到最好。

然後,我努力思索和媽媽有什麼共同喜歡的東西……花!翌日一早,我請纓幫媽媽澆花,卻遭她責備,指晚上澆花才對。我好奇問道:「為什麼?」小學畢業的她,有點囂張地指導她那資優的兒子,日夜溫度及水分的差異對花有什麼影響,解釋得「津津有味」。雖然我的興趣不夠她強,但亦開始與她討論,並就何時及如何澆花達成共識。

同樣地,找出一家人都同意的主題及活動,例如討論彼此的愛好或探訪親友,有助重新聚焦及建立關係。

媽媽繼續重複女友調情的問題,我仔細聆聽,重複/以另一種方式複述她的說話,並確定自己是否理解正確。「你是指我的女友太愛調情,很大機會出軌,故我應該及早分手,避免受傷?」

「對。」

這乏味的對話成了我們的日常:她批評,我重複。慢慢地減到每天一次。

對很多家庭來說,具爭議的話題是無可避免的,但只要顯示出明白對方的立場,就可令對方獲得所需的肯定,不用再無止境地重複同樣的話題。

如此這般,數星期後,媽媽抗議:「好,如果你明白,為何仍不分手?」

回應她的反詰,我分享女友的某些經歷:中學時刷新體操紀錄、因排名全校第二而非常難過、美國總統夢如何落空等等。媽媽認為這些都不是好理由,但至少她願意聆聽。

對方提問時,家庭成員可以分享一些容易接受又難以否定的資訊,如個人經歷、事件或事實(按此次序排列)。

很長一段時間,我都覺得媽媽很可笑,但最後,我嘗試從她的角度出發,跟她說:「假設你是對的,某天她出軌了,被我發現,然後分手,我會受傷,但不會自殺。」

她反駁:「你怎知道她有沒有出軌?」

我詳細分析不同的出軌原因和機會、各種瞞騙手段,以及識穿謊言的軟性提問技巧。她仍舊覺得我或會被騙,但隨後,愈來愈少批評女友調情,最後更叫女友洗碗。女友感到受辱,但我解釋,媽媽只會叫家人洗碗。

嘗試從家人的角度出發,處理她的疑慮,並找出雙方都能得益的解決方法。

8步達成和解  重新出發

藍黃陣營的立法會議員同樣可以合作,為香港撰寫雙邊法案。(1)警察及示威者的暴力,讓立法會議員認清政府「不作為」的害處;(2)如果對方成功推動德政,例如為受傷警員或其他行業的求職者提供再培訓計劃,或為了讓年輕抗爭者平安回家進行協商等,議員應誠摯表達尊敬,在互相尊重的情况下討論;(3)起初幾次會面,先調低期望及目標,例如先分享對新法案的意見,嘗試找出雙方利益重疊之處;(4)緊守道德標準的議員,因為正直可信,能吸引理念相近的議員,一同商討能滿足藍黃陣營的法案。

(5)先從簡單且雙方都同意的撥款案着手,如一些促進經濟增長的計劃,再解決棘手的議題,如減少暴力示威;(6)要明白其他議員關注些什麼,例如某議員的支持者很多都是警察,他自然會關心警察的安危,而另一位議員則得到較多大學生支持,自然緊張言論自由;(7)可以在某些具爭議的議題上,分享公認的資訊,為共同提交的法案(例如要求公布有關受傷警察及示威者的醫院資料)建立強大基礎;(8)最後,應處理雙方陣營的疑慮,通過法案,保障警察安全及言論自由——例如長期開放一些遠離警署及政府大樓的公園予公眾示威。

香港,你要揮舞切肉刀,還是共同向前邁進?

(作者按:原文為英文,由香港教育大學評估研究中心助理主任林思明翻譯成中文)

作者是香港教育大學講座教授(數據分析及多元教育)

相關字詞﹕編輯推介 文摘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