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摘

2020年朝核局勢將何去何從?(文:王生) (09:00)

2019年的上半年,朝鮮半島局勢曾經上演舉世矚目的大戲。6月20到21日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訪問朝鮮,與朝鮮最高領導人金正恩之間實現了第五次會晤。6月30日,美國總統特朗普邁出了「現實中的一小步,卻是歷史中的一大步」,在板門店與金正恩舉行了第三次會晤。這無疑給翹首盼望的人們帶來一些樂觀的遐想。

半島局勢撲朔迷離  美朝關係不樂觀

但由於美朝之間的長期敵對造成的「不信任」,半島局勢並沒有取得期待的結果。2019年下半年以來,美朝之間可以說是齟齬不斷,臨近年關,朝鮮半島重新掀起了驚濤駭浪。由於特朗普在北約峰會上,再指金正恩為「火箭人」,並宣稱美國沒有放棄對朝「動武」的選項等言論,引起了朝鮮對美國及特朗普的極度不滿與失望,美朝無核化談判蒙上了一層陰影。朝鮮在2019年12月7日、13日連續在西海衛星發射場進行了兩次「非常意義的重大實驗」,金正恩表示「美國如果不能在年底前拿出一個新的方案,朝鮮將選擇新的道路」,特朗普則針鋒相對,也劃出一條紅線警告朝鮮「不要越過遠程導彈的紅線」,並召集安理會加大對朝施壓力度。如果美朝雙方都採取近乎「極限施壓」的方式繼續對立升級,將很可能使得自2018年以來來之不易的「和平談判」為基調的朝鮮半島局勢發生逆轉。為了維護半島的和平與穩定,危急關頭,中俄兩國果斷出手,為半島局勢「降溫」。

2019年12月17日,中俄兩國共同在聯合國安理會提出政治解決朝鮮半島問題決議草案,重申各方應致力於實現半島無核化,呼籲根據朝方遵守決議的情况,解除部分對朝制裁;敦促美朝繼續對話和重啟多方會談,制定全面的朝核問題解決方案。這一方案在一定程度上給朝鮮增加了與美國談判的信心,無疑會對美朝繼續展開對話注入活力,為重構半島和平提供了一個新的契機。但美國似乎並沒有接受此建議,18日聯合國大會通過了年度決議案,譴責發生在朝鮮的嚴重侵犯人權的行為。20日美國防長埃斯帕喊話朝鮮「若有必要,今晚就可開戰」,但同時埃斯帕還強調,外交途徑仍是實現朝鮮半島無核化的最佳途徑。朝鮮方面針對局勢的發展,22日,金正恩出席了勞動黨第7屆中央軍事委員會舉行的第3次擴大會議,並指示要快速發展自衛性國防力量。與此同時,美新晉副國務卿比根的東亞之行也最終未能實現與朝鮮官員展開對話的願望,黯然返回華盛頓。可以說美朝關係正在陷入自2018年在新加坡舉行首次「金特會」以來最緊張的狀態。半島局勢撲朔迷離,變數猶存。鑑於此,2020年美朝關係並不樂觀,這種不樂觀主要是因為:

首先,美國朝野上下在朝核問題上仍然是採取遲遲不做決策的拖延戰術,雖然特朗普總統本人為了競選連任的需要,打「朝鮮牌」來增加政績,有意再與朝鮮接觸談判,但目前來看,也只是想維護「朝鮮不再進行核試驗和洲際彈道導彈試驗」為容忍底線而已。短期內很難拿出進一步的「舉措」,因為美國目前還沒有做好徹底解決朝核問題的準備,朝野分歧巨大,認為解決朝核問題美國付出的「代價太大」。

美朝談判思路不在「同一軌道」

其次,美國的保守勢力和利益集團,仍然迷信經濟制裁、封鎖檢查和軍事打擊對朝鮮的威懾能力,大部分還主張「強硬施壓,迫使朝鮮先棄核」的思路;反對特朗普對朝進一步的談判政策,仍然以歷史的眼光看待朝鮮,認為「朝鮮的棄核是可逆的,堅持先棄核後補償的原則」。美國保守傾向智庫「民主主義守護財團」2019年12月6日發布的《(對朝)最大施壓2.0》報告稱,一旦朝鮮再次進行核試驗或洲際導彈試驗,那麼美國政府必須對朝實施更加強烈的壓力,包括主導新的國際制裁聯盟等。為此,美國及盟友必須在外交、軍事、經濟、網絡、金融甚至情報監視等各領域強化對朝施壓。

第三,美朝談判的思路不在「同一軌道上」。朝鮮的對美談判策略是「分階段、同步行動」。首先是停止發展核導與廢棄核導設施,然後換取美國給予安全體制的保障,簽署《終戰宣言》,乃至放鬆有關民生和經濟發展方面的制裁,在此基礎上,朝鮮才考慮逐步廢棄部分核彈頭與核材料。並要求美國停止派遣戰略武器進入朝鮮半島及周邊海空領域。退一步講,至少部分解除制裁才是開啟對話的前提。而美國的談判策略則是:一方面繼續「極限施壓」戰略,維持所有安理會的對朝經濟制裁,有進一步的制裁措施作為「預案」,來迫使朝鮮讓步,並警告朝鮮不要超越「底線」。朝美這樣針鋒相對的「示硬」,誰都不肯先邁出第一步,反映出彼此的接觸並沒有改變巨大的信任赤字。

動員國際力量  多邊會談推動雙邊會談

那麼,2020年朝鮮半島局勢將何去何從?首先,各方應該持之以恒地推動朝鮮半島無核化談判繼續下去不間斷,無核化符合朝鮮半島問題各利益攸關方的切身利益,應該高調重申,並獲取安理會各成員國的支持。特別是應以中日韓三國領導人北京、成都會談為契機,加強三方在解決朝核問題上的立場和利益的協調一致性,尋找機會打破各自雙邊關係的僵局。其次,認清朝核問題本質即在於美朝關係的改善。應動員國際力量形成「合力」,強力推進美朝對話進程至關重要。除了雙邊會談外,要輔以多邊會談特別是六方會談來推動美朝雙邊會談。第三,積極推動「中日韓+」合作機制,引導東北亞地區戰略指向由過去的搞聯合軍演、軍備競賽逐步轉向合作共贏的經濟命運共同體建設。

2020年有美國的大選、韓國的總選、日本要舉行奧運會及朝鮮要迎來建黨75周年紀念日等重大活動,這樣的國際氛圍,無疑給國際合作解決朝核問題增添了機遇,美朝談判存在着一定的「內在動力」。聖誕節並沒有出現人們擔心的狀况,充分說明這一點。如果美國「朝鮮先無核化再解除制裁」的立場有所鬆動,或者找到一個現實可行的「替代方案」,美朝之間別以互相「示硬」來「刺激」對方,在國際合作框架下,朝核局勢的轉圜空間尚存。

作者是吉林大學行政學院國際政治系教授

相關字詞﹕編輯推介 文摘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