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摘

與香港青年談談理想(文:歐陽五) (09:00)

歲末年初,正是年輕人梳理夢想,以備來年一展鴻圖的時候。

有人認為,香港青年並無大夢想,只是希望找份工,供好樓,找個好伴侶。的確,在香港實現這樣的「小目標」也並不容易。這並非因為香港青年不志存高遠,哪個少年不是「胸襟百千丈,眼光萬里長」?據統計,2019年12名DSE(中學文憑考試)狀元中,有10名選擇了醫學及相關專業。實際上,據報自2012年第一屆DSE以來,73名狀元中選擇學醫的超過六成,這似乎成了慣例。學醫懸壺濟世,畢業亦不用擔心就業,薪資水平及社會地位都較高,固然是很好的選擇;但是狀元選擇太過單一,並非好的現象。有分析認為,這是因為香港長期以來經濟產業結構單一,青年選擇職業的自由度小,上升通道較為狹窄。

有特區政府官員接受採訪時表示,過去一段時間,由於現實原因,如果年輕人的興趣不在金融、地產等領域,其發展就會遇到障礙。很多學子對科技創新很感興趣,但不少人因不好找工作而放棄。亦有理工大學材料工程專業畢業的高材生找不到工作,留校做兼職研究,每月只有幾千港元的收入。而女友學歷雖比他低,但因學會計專業,薪水比他高很多。這樣的例子並不鮮見。

放眼國家層面  實現夢想路或闊許多

實際上,香港青年擁有比世界上絕大多數地區都優越的實現夢想的條件。第一,香港多年來教育水平始終保持全球領先,高等教育水平排名更是連年攀升。這說明香港青年完全具備放飛夢想的實力。第二,香港作為亞洲國際大都會,多年來培養出大批具有國際視野的人才。站高位,自然志存高遠。這是世界上很少地區才有的優勢。第三,作為移民後代的香港人,都有敢闖敢幹、不怕吃苦的「精神基因」。

香港青年缺少的僅是實現夢想的路徑。若將眼光放到更加高遠的國家層面,實現夢想的路或許寬闊許多。

香港高校中,科技大學在電子工程、化學、計算機等領域全球排名均居高位。理工大學交通運輸工程、機械工程、計算機科學與工程、人工智能研究領域更是全球領先水平。香港高校科研氛圍濃厚,具有在全球範圍都非常有競爭力的科研實力,但是本土卻沒有太多科技人才的需求。

灣區規劃讓香港優秀科技人才「才盡其用」

從經濟效率角度來看,作為人多地小、高消費的國際化大都市,自然只能保留下附加值最高的產業,如金融部門、銷售部門、最尖端的研發部門。而製造部門,甚至中低端研發部門都面臨成本過高的問題。作為國家戰略的粵港澳灣區便規劃將最具附加值的產業留在寸土寸金的香港,與內地進行充分的產業搭配與融合,讓香港的優秀科技人才「才盡其用」。

此外,新的一年,5名香港青年由外交部推薦即將赴聯合國就任,可視為香港青年參與國家外交和全球治理的重要起點。香港理工大學科研團隊曾參與嫦娥三號、四號和五號任務,為中國乃至人類的探月計劃貢獻力量。而神舟十一號載人飛船升空,在天宮二號太空實驗室進行科學實驗中,也包括了3個由香港中學生設計的科學實驗。這些年輕人都在國家層面的平台上實現了自己的尖端科研夢。香港青年應學會利用這些國家提供的發展平台。

曾經香港青年在殖民統治夾縫中,以「獅子山精神」創出一番天地。如今,擁有廣闊天地的香港青年,更應該放寬眼量,擁抱變化,勇於奮鬥,「去開天闢地,為我理想去闖」。

作者是時事評論員

相關字詞﹕編輯推介 文摘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