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摘

「你們中間誰沒有罪,誰就先拿石頭打老師!」(文:方景樂) (09:00)

教育局長、常秘及副秘在鎂光燈下義正辭嚴,指公眾對老師有極高的期望,謂老師的一言一行會影響學生以及社會的將來,於是不論是否執行職務,不論是否身處學校裏,或者在網絡世界中,老師必須表裏一致,成為學生的楷模;凡接到關於教師言論的投訴,局方定必嚴肅跟進。我隔着熒光幕邊看邊想起,《聖經》裏耶穌如何處理一名罪人的故事。

當時耶穌身處以色列,猶大南國早在祂來臨500多年前被吞併,不少猶太人仍然聚居耶路撒冷,羅馬政府指派希律王管治猶太人,保留了當地一定程度宗教自主。掌管着宗教話語權的是一班「法利賽人」,他們是一群緊守舊約律法、自以為是的人,他們一向敵視耶穌,生怕祂動搖他們的社會地位及權力。有一天,這班法利賽人捉拿了一名通姦的女子帶到耶穌面前,質問耶穌應如何處置這女子?耶穌回應實在出人意表,也對應着香港的現今情况。

自6月以來,與不少港人一樣,多少個晚上無法入睡;眼看被捕、被打至頭破血流的年輕人,就算不是自己任教的學生,但在我們老師眼裏,淌着血的都是我們的學生!事實上,執筆時已有6000多人被捕,當中有2000多名是學生,為師者豈不會傷心、悲痛、憤慨?

面對如斯景象,有老師在社交平台與朋友們分享情感、宣泄情緒及批評時政;但可惜有人未得當事人同意,將老師的帖文截圖到處傳播,之後有老師不單被網絡公審,扣上各式各樣帽子,甚至有人把帖文截圖向教育局投訴老師專業失德。

「朋友限閱」帖文屬公開言論?

香港人早已慣用社交平台發表帖文表達感受,帖文可以設定只有平台上的「朋友」才能閱讀,如果老師的朋友名單沒有學校就讀學生及其家長,老師發表「朋友限閱」的帖文,在一般理解下,這應屬於老師的私人言論。或許有人會想,帖文容易被截圖公開,發布帖文者應預計到個人言論會被公開,總不能以私人言論為理由而免責。如果上述說法是成立,必須追問,是否所有社交平台的言論、分享、留言,甚至給予「心心」或派「嬲」也會被視為公開言論?即時通訊軟件上的個人或群組的通訊也會視為公開言論?網上截取了私人電郵通訊也算是公開言論?哪程度的資訊保密的區隔才算是私人言論?局方未認真釐清上述問題前就倉卒立案,實際效果是大大收窄了老師的私人言論空間。

投訴必須具名  取證必須合法

未經資料擁有人同意而轉發信息,這本身已屬侵害老師私隱的違法行為,如果盜取資料者以匿名方式,將這些信息用來向教育局投訴老師,教育局立案處理實在是錯上加錯,對老師非常不公道。因為教師註冊問題是會影響老師終身生計,後果可以相當嚴重,所以按照自然公義原則,局方應實行更嚴格的程序慎重處理投訴,取證必須是合法及可接納的(admissible),匿名投訴的證供難以驗證,局方根本不應接納,更不應立案處理。

合理地規限言論自由

《世界人權宣言》首條列明「人人生而自由,在尊嚴和權利上一律平等」。聯合國大會通過這一宣言,確立了人人「自由」及「不應受到不平等對待」。倘若上述兩者相互矛盾,例如有人發表激烈的言論,使別人遭受歧視,甚至達到了散播仇恨的程度,應如何處理?英國的做法值得參考。英國國會於2010年通過了《平等法案》(Equality Act),以明文規定了公營機構有責任確保其政策免於引起因年齡、身心障礙、性別重置、婚姻狀態、種族、宗教信仰、性別及性取向的歧視;而政策也同樣適用於英國警方及學校,不論警察或老師也不可散播引起上述歧視的言論。回看本港,我們確有一些反歧視的法例,包括《性別歧視條例》、《殘疾歧視條例》、《家庭崗位歧視條例》及《種族歧視條例》,但尚未如英國般有一套較為完整法律,清晰地規限公權的運用。觀乎英國的《平等法案》,也沒有涵蓋政見的言論,原因很簡單:無論政見多麼尖銳,民主社會裏理應尊重及包容。而為政者應該如林鄭特首所說,「以最謙卑的態度接受批評」,這都是作為人民公僕應有的處事作風。老師屬公民之一,以嚴辭批評政府,屬正常社會行為;動輒說老師散播仇恨,務請當局提出具體理據,否則只屬臆測之說,消耗殆盡政府那點點的公信力。

懇請停止不合比例及不合理手段整治老師

老師一直心繫的是一整代人的成長,面對政府施政不彰及縱容暴力,可以理解老師在私人社交平台會有一時之氣,但想不到會給人非法截圖成為投訴「罪證」,教育局復以「操守」為名,以取消註冊之極刑來摧毁老師終身事業,如此不合比例及不合理的手法處罰老師,這和用石頭打老師,哪樣更暴力?

自6月至今,老師們一邊埋首於文山簿海,維持學校運作,另一邊廂要處理學生情緒困擾及解答家長的查詢。社會運動一浪浪撲面而至,幸好我們教育界仍有勇敢仁愛的校長及老師,為學生提供愛與包容的堡壘。我懇請教育當局停止以不合比例及不合理手段整治老師,也給予我們空間堅守教育專業,萬勿消耗師生的信任關係。

聖誕佳節裏,想像耶穌再臨,祂一定會洞悉有人項莊舞劍,意在沛公,會說:「你們中間誰沒有罪,誰就先拿石頭打老師!」這些人可會反省吾身,感到懊悔而逐一離開,還是,仍在咬牙切齒,非要消滅異己不可?

作者是教協理事

相關字詞﹕編輯推介 文摘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