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摘

香港只是假裝法治民主的偽物(文:鄭立) (09:00)

今天大量市民被控《公安條例》裏的罪名,而嚴刻公安條例並不是今天才存在的,是1997年時就已經在臨時立法會恢復的。不僅入罪標準低、定義籠統,而且很容易就會升級為暴動罪。六七暴動親中暴徒到處放炸彈也只是判兩年,但現在卻要判10年。而九七後20餘年來,立法會視而不見,沒有檢討、修改或廢除公安條例。

「不誠實取用電腦罪」設立的原意,本來是用來針對破解行為,卻沒有隨着科技進步檢討。不斷濫用下,曾去到把手機視為電腦,最終扭曲成沒怎樣處理破解行為,直至大量的被用在政治事件裏的檢控中,只要有用過手機等都可以控不誠實取用電腦,香港法律竟有詭異的萬能控罪。

而香港的行政系統極度欠缺監管,監警會這樣的組織形同虛設,市民對於公職人員的不滿投訴是泥牛入海,而不少公職人員也發覺欠缺監督,而失去了自律。在欠缺制衡下,行政系統走向失控。選擇性執法使像7.21的襲擊市民的犯罪團體大部分尚未被追究,當乘搭公共交通也會受集體襲擊時,香港的安全幻覺也同時破產。

大量公職人員表現出其不專業,不尊重自己的公職,在工作時經常表現得情緒失控,在媒體面前說話有違邏輯,欠缺常識,在鏡頭前留下大量令香港政府在國際蒙羞的言論,玩弄行政手段與程序去滋擾市民,及司法逼害市民。

更發現了《基本法》並非「憲法」,而是不倫不類的憲制文件,裏面藏着了架空條文字義的「解釋權」。當香港體制的根據卻非明存不動的文字,而是有個人或組織的隨意解釋,香港就不是法治社會。最終透過解釋權,取消議員資格,部分政治立場會被剝奪「被選舉權」,也踐踏了投票給他們的選民,別說特首,連區議員、立法會都有篩選時,這樣的香港何民主之有?只是一個裝模作樣的偽物。

而香港的法律裏,更藏着了能夠將特首變成獨裁者的《緊急法》,一條藏在香港法例裏百年、極少人留意到的法律,竟然給予特首越過立法會立法、廢法、拘捕任何人、沒收任何財產與更多的權力。完全架空整個立法與司法系統,完全超越三權的一人獨裁,不是今年的話恐怕大家也留意不到香港的法律竟然有此伏線。

今年大豐收  真相滿載而歸

如果你講給10年前的香港人這些東西,警告他們10年後會這樣,他們會相信嗎?應該會被說成是杞人憂天吧,因為很多人去到今天都不相信。香港只是一個用法庭裝成法治的人治社會,一個用選舉裝成民主的專制社會,一個裝成制度完善實際上卻千瘡百孔、久未修補的社會。大家不願意相信,只因為害怕面對醜陋的事實,心存僥倖,掩耳盜鈴。

今年是大豐收的一年,國王的新衣被踢爆,真相滿載而歸。如果香港人因為軟弱,不願意面對真相,不正視以上任何一個問題,放任他們肆虐下去,那便是如入寶山空手回,今年是白過了。

那麼是會否極泰來?就是等大家都承認這些問題,決心將它們一個個解決,那今年香港就會是走向光明未來的起點。

作者是專欄作家

相關字詞﹕編輯推介 文摘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