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摘

問題不在國情教育啊,笨蛋!(文:曾志豪) (09:00)

不必做2019的大事回顧,因為過去一年香港其實只有一件大事,就是反修例的抗爭風波,而這件事根本未曾結束,何來回顧?

反修例抗爭已經深入香港市民的血液裏,就像六四的記憶不會磨滅,「五大訴求缺一不可」便是新的「平反六四」口號。

經過了美國通過《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以及區選建制大敗的兩大突破口,香港人曾經以為局勢會有轉機,以為北京和特區政府都會收斂甚至軟化,香港總不可能一直由警察管治吧?

可惜,黑暗過後,沒有迎來曙光,反而幾朵烏雲從北方飄來。北京中了兩箭,像受了傷的猛獸,更加兇惡。

北京對問題的定性似乎和香港人愈來愈走偏,香港人不滿林鄭的專橫霸道,憤慨警暴的無法無天。公道如果討回了,也沒有人想推翻特區政府,更不要說搞香港獨立。

但北京錯判形勢,就像當年對天安門的學運一樣,把反官倒反貪腐看成是「反黨反革命」的動亂。

消息指,中聯辦召開領導班子會議,要「更大力」推動國情教育,以愛國主義教育為一國兩制打下基礎,「深入開展《憲法》和《基本法》教育、國情教育、中國歷史和中華文化教育」,「增強青少年國家意識和民族認同」。

這個斷症判了香港死刑,以高壓洗腦的意識形態教育解決問題,只會令香港人反抗情緒加劇,23條立法的傳言更是火上澆油。

香港人並非不認同中國所以才上街示威,即使再如何熱愛基本法,也不及熱愛被自殺的生命吧?被警棍虐打的傷口,不會因為認識更多國情而忘記痛楚吧?又有哪一篇的中華文化教育,可以叫香港人接受警察和元朗白衫人勾肩搭背的齷齪呢?

大陸的愛國教育做得夠徹底了吧?那為什麼還會出現茂名事件呢?因為哪裏有壓迫,哪裏便有反抗。如果國情教育是「止暴制亂」的萬應靈藥,國家的維穩費為何每年都居高不下?香港需要的不是「國情教育」,而是「獨立調查」啊。

作者是傳媒工作者

相關字詞﹕編輯推介 文摘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