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摘

建制派何必要與林鄭共存亡(文:葉健民) (09:00)

一年終結,一般情况大家都想放鬆心情回頭總結一下,積極地為過去一年作個盤點結算。但2019年,大家只會問,為什麼日子那麼難過。我們一直引以為傲的規章制度,竟然可以如此輕易被當權者的政治需要扭曲破壞,從來被視作理所當然的自由法治,原來是何等脆弱不堪一擊。又或者,在今年將盡之際,還有什麼比看見一切禍亂根源、禍國殃民的林鄭月娥仍然安坐權位絲毫無損更加難過?

林鄭對建制的破壞

但我深信,2020年將會是整個建制派本利歸還傷亡慘重的一年。11月區議會選舉的結果,已經清楚說明民怨未解,大家對政府依然咬牙切齒氣憤難平。更重要的,是中央政府和林鄭總是走一步錯一步,一再誤判香港形勢,不斷錯失解決矛盾的契機,以為單靠警力去震懾示威者,或者裝作一切如常,便可以恢復秩序。這不單無助於解決僵局,卻反過來令衝突不斷升溫。未來一年,可以預期整個建制派將會為林鄭的劣政付出沉重代價。

事實上,林鄭每多做一天特首,對建制的破壞就多一分。過去兩三個月,在林鄭的動員下,整個問責團隊必須全面參與「止暴制亂」工程,但客觀效果只是將一個又一個問責官員的公信力徹底摧毁。特別是那些原本可以躲在專業範疇後面的官員,如今為了政治需要,也要赤膊上陣為政府保駕護航。例如食物及衛生局長陳肇始為了配合警隊,始終不肯公開催淚煙的化學成分,完全罔顧作為市民健康福祉把關第一人的基本責任。又例如環境局長黃錦星,面對傳媒關於催淚煙的二噁英含量質詢,也只懂支吾以對顧左右而言他,完全拿不出任何數據,卻稱大量催淚煙對環境無害。這些問責官員本來可以躲在專業知識後面遠離政治,即使一直為官貢獻不大,也大概可以尸位素餐無風無險去完成任期。但「反送中」風波就恍似一面照妖鏡,把這一班貌似好人看似無害,但原來全無專業操守、為生存可以全無底線的真面目完全暴露出來。在公眾眼中,他們已經誠信破產公信全無。他們的政治前途,大概在林鄭下台之日走到盡頭。

但林鄭對建制制度的破壞,還包括對整個傳統決策流程的進一步傷害。有指她為了安撫選舉落敗的建制派,不惜表明會委任他們進入各個諮詢委員會,以作為補償。這種補償民主選舉落敗一方的做法,本來就極為荒謬。即使諮詢委員會制度在今天的政治形勢下,作用已經極為有限,但它始終承傳着殖民地時期遺留下來的用人方式,就是委任始終以相關人士的專業知識和行內地位為基本考慮,以維持委員會的公信力。梁振英時期主張政治行先,甚至不惜安排高靜芝入中央政策組負責對各個委員會任命作政治篩選,引起不少公務員不滿,認為此舉與既定程序一貫做法有所違背。林鄭此刻更是變本加厲,毫不掩飾地把諮詢委員會作為政治酬庸工具,這又叫那些原本因自身的專業地位而被委任的人情何以堪?諮詢委員會一下子變成了失敗者聯盟,被委任人士質素每况愈下,這種委員身分的含金量也會變得更低,那些有頭有面的社會賢達恐怕也會因此對任命意興闌珊,這也勢必會進一步把諮詢制度所剩無幾的公信力徹底消耗殆盡。為一時之便,卻流失了更多原來的支持,林鄭的政治思量,確是沒有最低只有更低。

冀拖垮運動  但又不斷挑動矛盾

林鄭此刻的主要策略,看來是要以拖延手法去消耗年輕人的意志,以求令運動能量慢慢萎縮。抗爭者經過半年的持續參與和種種打擊,當然會有感到疲累的一刻,但林鄭的處理手法總是自相矛盾雜亂無章。她一方面希望減低正面衝突、以時間去拖垮運動,但另一方面她又從來無意和解,並且不斷挑動矛盾,彷彿要「提醒」「黃絲」不要放棄抗爭。事實上近個多月以來,政府對抗爭運動的打擊手法也出現了變奏,重點不再放在街頭以暴力衝擊示威者,而開始進行各種形式的秋後算帳。大學被視為管教無方縱容學生,結果多筆撥款申請被束諸高閣,以示懲罰。又例如教育局開始對同情運動的老師予以懲處,甚至不惜未審先判,把被調查的老師即時停職。而隨着更多的被捕人士的聆訊展開,未來的一兩年間將會不斷有年輕人因參與抗爭而被判刑。大家眼看一個又一個年輕生命因運動而斷送了個人前途,社會的怨憤如何可以平息?公義不彰又怎樣達至和平?

商務及經濟發展局長邱騰華似懂非懂去評論「黃色經濟圈」難以持續,完全捉錯用神。支持「黃店」意義不單在於經濟上幫助這批立場相近的商舖,而是反映出相當數目的市民仍然對運動不離不棄,堅決要把抗爭成為自己生活的一部分。民心不死,眾志成城,抗爭形式即使會不斷演化,但運動的生命力強勁依然。認為抗爭已經到底或者快會退潮,完全是徹底離地自欺欺人。

立會選舉  建制新丁勢首當其衝

建制派自己想一想,繼續要為無能力、無公信力、無社會支持的林鄭站台打氣,明年立法會選舉會發生什麼事?即使未至於再次出現區議會般的災難性賽果,但損兵折將在所難免,那批尚未站穩陣腳的建制新丁,勢必首當其衝,鄭泳舜、陳凱欣、容海恩之流更是高危一族。在建制陣營內人人自危的情况下,被犧牲放在選舉名單較後位置,以求保住親中團體嫡系人物守住大局,並非不可能。繼續與林鄭這個「政治負資產」同坐一條船,即使短期內可以得到中央讚許,但長遠而言就等於自絕於選民。永遠站在民意的對立面,在特區這個半民主的體制下,也是難以生存的。建制中人究竟是盲目撐政府、無底線緊跟中央,還是死諫北京放棄林鄭、堅決與政府割席,較能保住飯碗逆境求生,顯而易見。

2020年,整個建制派將會面對寒冬。民怨並未降溫,民意亦從未逆轉,市民也必然會用手上的一票,去懲罰那些依然執迷不悟盲目力撐林鄭的人。為公為私,放棄林鄭,是建制中人唯一的生存辦法。否則,立法會選舉,你們勢必會再次付出沉重代價。

作者是香港城市大學公共政策學系教授

相關字詞﹕編輯推介 文摘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