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摘

澳門回歸20年得到什麼?(文:曾志豪) (09:00)

如果說香港是向台灣的示範單位,那麼澳門,應該便是向香港的示範教材。

特別經歷了香港抗爭之夏的衝擊,澳門的順從和香港反抗,形成鮮明對比。北京也毫不掩飾這種「喜惡」之情,除了覺得澳門令國家自豪,更表示,澳門的一國兩制經驗值得總結。即是說,香港,學習澳門的一國兩制經驗吧。

彭博社也看到了這種用意,他們演繹的版本更傳神:「澳門選擇了富貴而非民主(chooses chinese riches over democracy)。」

香港人是不可能學習澳門,並非我們不想發展經濟,而是我們體會到《讓子彈飛》的經典對白:站着而不要跪着賺錢。

經濟熱潮潮退便露底  還見失自治失法治

澳門聽從北京命令,其中一個原因便是經濟結構單一,博彩娛樂都非常依賴內地遊客抬錢消費。

但依靠大陸經濟熱潮,潮退便會露底。香港總結的經驗是,自食其力,最近大行其道的「黃色經濟圈」便有一點經濟反抗的味道。黃圈最大特色便是小店小資本,不容易被內地市場「要脅」,但集腋成裘,也是不容忽視的經濟力量。

那澳門回歸20年的經驗還有什麼?香港人看到的便是,失去了自治,失去了法治。東人工島港人失蹤事件,其中一個可怕地方便是,珠海當局跳過了澳門的海關,直接在旅客前往目的地途中攔截搜查,越俎代庖。如果真有危險恐怖分子,為何不讓澳門海關處理攔截?為何要勞煩珠海公安提前中途攔截?甚至有港人聽到公安說「代澳門拒絕你入境」,難道一國兩制下,澳門的入境已經交由珠海管理?

澳門回歸20年大規模拒絕香港記者入境,即使許多記者已經得到澳門官方的採訪證。前後不一,似乎是突然收到更高層的指示。

但大量拒絕記者入境,甚至形容記者有強烈迹象顯示會危害澳門公共安全,這實在不是一個自稱要成為國際金融中心的典範。

看在香港人眼中,澳門回歸20年,有23條有防獨法例有祖國後盾又有滿街人臉辨識,但仍然會懼怕區區新聞工作者,這種繁榮穩定又有多麼可靠?

作者是傳媒工作者

相關字詞﹕編輯推介 文摘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