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摘

最富裕以後——澳門的下一個20年(文:林玉鳳) (09:00)

回歸20年來,很多人都着眼於澳門的經濟成就,因為從數字看,的確成就斐然。澳門的國民生產總值從1999年的519億增加到2018年的4447億澳門元,上升超過7倍;同期,根據世界銀行的資料,全球的國民生產總值由1999年的47.929兆美元增加到2018年的82.635兆美元,增幅約為0.72倍,澳門過去20年的經濟總量是以數倍速高於世界的步伐前進的。而且,澳門的人均本地生產總值也從1999年的12萬增加到2018年的67萬澳門元,增加了超過4倍,排在世界前列,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更估計,澳門在明年(2020年)將有機會成為全球最富裕的地區,人均GDP有可能排在世界首位。

富裕的同時,解決了的

看到這樣的數字,澳門人卻不一定會忘記澳門回歸前夕的狀况。當年澳門人最頭痛的是治安問題。1999年,澳門的罪案嚴重,黑幫公然街頭仇殺,綁票、縱火、打鬥等嚴重罪案,全年有紀錄的達到47宗。回歸後,街頭流血罪案大幅減少,2003至2009年街頭嚴重罪案更跌至零宗,取而代之的,是經濟發展和外來人口暴增衍生的各種罪案。

澳門治安的問題,是第一任特首何厚鏵在任時解決的,但更多人相信那得益於解放軍進駐。近年不少澳門政要的訪談或回憶錄都證實了,回歸前因為葡萄牙在1974年已經決定從澳門撤走軍隊,所以原來中方不打算在澳門駐軍。後來,因為治安不靖,澳門的華人政治領袖馬萬祺等人主動向中央要求駐軍,建議也獲居澳的土生葡人族群同意,澳門人認為解放軍進駐可以「有效震懾當年黑社會」,結果回歸後治安的確迅速改善。這也可以從一個側面說明,為什麼普遍澳門人對原殖民地宗主國以及中國解放軍的觀感,與香港人如此懸殊。

而且,因為回歸需要培養大量「澳人治澳」的人才,早在20世紀80年代末和90年代初,澳葡政府就在中葡兩國簽署聯合聲明確認的原則的基礎上,大力推行教育,令澳門整體人口的有大專學歷人數,從1996年的5.5%升至2016年的23.1%,公務員當中的大專學歷人員,更從1997年的17%上升至2017年的71%。人口素質的提升,同時推動了人口向上流動,催生了華人中產階級的興起,澳門律師、醫生和高級公務員,都有了華人的面孔。

錢沒法解決的

回歸以來,澳門治安改善,經濟改善,人口向上流動,可是,澳門社會的矛盾並沒有因此消失。回歸之初,澳門發生了工人遊行以及之後的警民衝突,當時的背景是工人失業,那是經濟問題導致的。之後,澳門發生過的大規模群眾事件不多,僅有的幾個,像2007年「五.一反貪腐保民生」遊行針對的是政府的貪污案、居民無法上樓,2014年的反對「離補法」遊行針對的是高官的退休補償金額和特首的刑事豁免權,2015年的爭取多建經屋遊行針對的是房屋問題,2018年的反對非法停車罰款遊行主要針對新的罰款政策和車位不足問題,這些問題,一部分是懷疑政府貪腐,更多的是不滿民生政策,需要政府修正不受歡迎的政策,改善澳門的整體社會治理。

不過,更明顯的問題,其實是澳門的「深層次」問題。澳門的輕軌「氹仔線」近日通車,這本來是回歸不久後在2003年就提出的建設項目,但政府一拖再拖,令澳門回歸的絕大部分時光,都籠罩在輕軌的「陰霾」之下,令輕軌成為極具象徵意義的話題。當初輕軌的願景是何等的美好壯闊,一旦要付諸實行,才知道理想只是理想,要落地生根,總是會有種種意料之外的艱難:工程延期,設計技術出現問題;判標後又在訴訟的無底深潭糾纏;不同部門間在協作上屢屢發生衝突;而落成無期的澳門線,在設計階段才發覺坊間原來有那麼多的不同意見,太近民居,怕被噪音滋擾,遠離鬧市,作用又大打折扣……人事上的、行政上的、民意上的、法律上的糾紛,在輕軌工程中都遇上了,恍如是這20年來澳門回歸後施政的縮影。

從輕軌引伸到的,是接下來政府所要面對的種種挑戰。輕軌問題反映出的,是政府在前期預估、民意協調、執行效率、部門協作、法律認知等方面,都尚有極大的改進空間。而這一切的問題不會在輕軌後就憑空消失,如果政府仍然清醒,就應該要痛定思痛,細細從輕軌工程中汲取教訓。20年過去了,接下來的20年,澳門又會有什麼重大難題要解決?首當其衝的,就是都市更新。從2005年提出的舊區重整到目前的都市更新,整整14年,要研究的一再研究,要諮詢的再三諮詢,一切仍落得「畫餅充飢」4個字。不同政府部門甚至對都市更新有不同的詮釋,都市更新主體法律是立,還是不立?業權比例、收購方案、重建方式,又應該要如何着手?繼續眾說紛紜,議而不決,只能重蹈20年來的覆轍。

澳門人更希望「務實」  基礎是「興廉」

這種有錢以後卻沒辦法解決一些問題的感覺,就像2017年颱風「天鴿」來襲,平地一聲雷,使澳門人驚覺到,儘管經濟財富增長迅速,但澳門在社會、施政、文明等各方面的實質進步,又有多少?回顧這20年,澳門雖然有過令人自豪的經濟進步,但種種貪腐、官員不作為、基建落後情况,使澳門人的心態逐步變得平實,而且更希望「務實」,而務實的基礎,就是「興廉」,興起廉潔之風,希望掌有權力的官員,能夠認識到自己的責任,廉潔處事,以身作則,為澳門社會做好榜樣。在接下來的20年中,不僅改進施政,亦充分認識到澳門在大灣區中的份位,更會主動做好區域協作,使澳門得到真正的發展和進步。

作者是澳門立法會議員

相關字詞﹕編輯推介 文摘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