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摘

從營商角度看「黃色經濟圈」(文:阮穎嫻) (09:00)

數月前社會已展開「黃色經濟圈」的討論,大大小小的活動無不見此題目的蹤影,加上有商人認為黃色經濟圈違反資本主義原則,更將討論炒熱。

黃色經濟只是迎合市場的行為

黃色經濟只是市場行為。商業的目的只有一個,就是賺錢。為了賺錢,商業須考慮消費者的需求,底線是不犯法。除此之外,商業可以各出其謀地爭取消費者的擁護和支持。

Adam Smith認為自由市場是達至社會福祉方法。每個消費者因着自己的喜好,在市場上尋找最符合自己需要及口味的商品及服務幫襯,市場汰弱留強,剩下的都是消費者喜愛的提供者。以去中心化的個人行為分配資源,鼓勵業者創新,最後達至社會整體的福祉最大化,是市場美麗的一面。

消費者需求隨時間和地區不斷轉變。連鎖快餐店在印度和香港賣的食品已經有分別;30年前只是賣漢堡和薯條,今天還要加上沙律和安格斯牛,因為消費者的喜好改變了,追求健康及較高質的食品。市場瞬息萬變,迎合市場需求,是商業的不二法門,相信沒有商家不同意。

香港這幾個月經歷的是大眾口味的轉變,部分消費者突然喜歡黃。「黃色經濟圈」作為商業主導價值受「黃絲」歡迎,因為他們可以進入一家食肆,不必忍受電視播着他們不認同的新聞報道,前線示威者不必忍受多嘴侍應及鄰枱食客對他們的批判,不必擔心食物被政見不同的餐廳加料,店內裝飾、餐牌及單據也有支持他們的語句。

整套一致的服務,對黃絲非常吸引,也無怪他們認為付出排隊或搭車的成本都覺得值得幫襯。幫襯這些商家,能為他們帶來最大的效益。就如有些人討厭聽到粗口,所以會選擇員工及客人都不說粗口的商店;有些則喜歡聽到粗口,覺得很親切,自己又可以講埋一份,所以選擇地踎食肆。環境和服務,都是產品的一部分。

尊重消費者選擇不違背資本主義

有人認為「黃色經濟圈」會對資本主義有不良影響,其實不然。面對消費者的需求轉變,企業要麼減價促銷,要麼研發新商品,改善營銷策略,這是市場調節機制,也使資本主義有源源不絕的生命力。大眾喜歡幫襯「黃店」,店家投其所好,這只是生存伎倆,也體現市場機制,不見得牴觸自由原則和資本主義。

真黃和假黃,有些消費者很在意,有些不在意,在資訊流通的市場,有些消費者堅持只幫襯真黃,有些消費者深黃到淺黃都會幫襯,有些只規避最藍的,有些人完全無所謂。因此何為「黃」,甚至何為「道德」,每個人準則不同,社會可討論,但無單一標準,大家可隨自己意願在市場上選擇最合適的。

如果一天政權說某些宣傳不能做,商店因為政治立場被公權力要求或受壓迫下關門,在計劃經濟下政權給你糧票,要你必須去某商家兌換,那是限制了個人選擇,那才是衝擊資本主義及自由市場。

香港經濟在第三季正式步入衰退,10月份的零售按年掉了24%,旅客人數下跌44%。餐飲零售市場整體萎縮,更需洞悉市場變化,重整商業策略。有些商店雖然生意做多了,計及給予消費者的折扣、捐出去的收入等,如果仍然賺錢就證明商業模式可行。有些則「靜靜地贏」,不表態,不分光譜,黃藍生意都做,屹立如昔。

有些商店因為企業策略錯誤,誤判市場形勢,導致生意一落千丈,股東應向企業管理層算帳。未來數季不知生意會否有起色,中外政治經濟及本地因素為香港經濟帶來不確定性,在經濟不景氣的情况下,那些不會迎合市場的,早早撤資可能最符合他們利益。

企業價值是商業賣點

在企業管理的層次,很多大公司都以「企業願景」、「企業使命」及「企業價值」帶領公司運作,期望每一層架構和決策都符合這些原則,上至商業策略,下至請人、員工培訓、產品設計及市場推廣。主題遊樂園及五星級酒店的每一個員工,不論是賣票的、表演人員、廚師、侍應等,碰到客人,都會滿面笑容地打招呼。這就是他們賣得貴的原因,因為他們知道他們的企業價值在於令顧客快樂。每個員工都有自己的想法和生活,要員工在無人監察下仍然代表公司體現企業精神,是成功的企業管理。光顧港產味濃的澳牛,可以享受到他們的光速餐;落單上菜無縫接合,且夾雜着濃烈而粗獷的溫柔。他們賣的,除了炒蛋多士,還有突出的企業精神。

「黃」也是一種企業價值,跟很多大公司的「社會企業責任」沒有兩樣。正如很多品牌,宣傳自己不會用動物測試化妝品,不用兒童血汗工廠做玩具,售賣的產品人畜無害,還會自然分解,不破壞環境,統統都是售賣一種企業價值,有消費者受到打動,不介意付出較高的價錢支持品牌。黃店優先聘請示威者,有些跨國公司也標榜自己聘請弱勢及當地居民;黃店會捐錢給基金,大企業也捐非常多錢給慈善機構,然後大肆宣傳並印在年報上。

Milton Friedman認為,企業的社會責任就是搵最多的錢。公關本身雖然燒錢,但建立品牌形象,與社區打好關係,最終目的都是為了搵最多的錢。管理層需向股東交代,如果CEO拿股東的錢去做些對生意無幫助的「社會企業責任」,就是做了政客,而不是商業,為了自己的個人或社會目的背棄股東的信任,那麼股東可以賣掉股份離公司而去,公司股價就會受壓。如果有CEO自己或股東想捐錢給環保和人道事業,他們可以用自己份糧及股息去捐,但不應用公司錢去捐。若公司捐錢給某些慈善機構,應該是因為有利公司盈利,否則長遠會被股東懲罰。

是否可持續  當然要看政府表現

以上是營商角度而言。在政治角度,「黃色經濟圈」是一個非常成功的社運策略,主要是門檻極低,去中心化。本來和平遊行已經要出汗和逼人,現在遊行前總有槍炮炸彈等傳聞,嚇怕市民。捐錢是一種資產轉移,但去黃店消費是交易,付出金錢還可得到產品和服務,可以默默做不必露面,無人知道去黃店是因為黃,還是純粹要吃飯和購物,對於很多不能經常參與示威的支持者來說是非常好的活動,補足了「和理非」光譜入面最靜態一群的需要。

「黃色經濟圈」能否持續,在於顧客的喜好會不會隨時間變淡。若喜好沒有改變,又沒有令商戶太難做,付出很多但收入追不上,還可多持續一段時間。整件事是因為政府表現不濟才爆發,是否可持續,當然要看政府的表現。

作者是香港大學經濟及工商管理學院助理講師

相關字詞﹕編輯推介 文摘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