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摘

陳百祥反映了「藍絲」什麼特質?(文:陳帆川) (09:00)

香港電台邀來杜汶澤和陳百祥辯論,吸引近30萬人同時收看。陳百祥明顯有備而來,舉證充分,未有訴諸情緒,頗能代表「藍絲」心聲。

他論述時的兩項特點,常見於「藍絲」身上。第一,他常說「我也不知道對不對」,擺出一種謙卑的姿態,實則是以退為進,在對方質疑他理據的時候,他就可以退後一步,拋出「我也不是專家」,從而脫身。

「藍絲」的平靜出於對香港「無知」

第二,除了個別舞刀弄劍開車撞人的「藍絲」,其餘三姑六婆大叔大嬸,一般比較不慍不火,反而「黃絲」容易愈說愈激動,從而令人覺得前者較冷靜而理性。不過,「藍絲」的平靜其實是出於他們對香港的「無知」。

對他們來說,立法會分組點票、「官商鄉勾結」、跨境執法等香港問題,統統不如上班交通、買餸時間和假日吃喝等個人問題。這種「無知」,導致他們相信示威者是受人擺佈無事找事,令他們對示威者的任何犧牲和遭遇「無感」,從而產生出跟「黃絲」截然不同的情緒落差。

至於陳百祥質問杜汶澤、也是「藍絲」質問「黃絲」時最有力的論點,就是黑衣人的暴力問題。這一點,杜汶澤也難以在大眾傳媒鏡頭前解答,因為暴力實在負面,暴力是西方民主國家和聯合國都齊聲譴責的惡行。

不過「反送中」就是香港人結合暴力抗爭與和平示威產生出來的一場民主運動,缺少其中一方,都會變成是2014年的雨傘運動或者是2016年的旺角騷亂。今場運動,「和理非」和「勇武派」互不割席,將運動推上國際層面,成功迫使政府撤回修例,這是前所未見的社運成果。

如果要針對「勇武派」來說,他們毫無疑問一直使用武力,並發展至後來的暴力,暴力又主要包括汽油彈、襲警、「裝修」和「私了」,但這些行為全部不是在運動第一天便有預謀地出現,而是在他們經歷了警察、黑幫和「藍絲」的槍擊、刀砍和車撞,無數和平示威者遭重創浴血之後,才逐步發展出來。暴力不能美化,但政權的迫害也不能無視,這是「藍絲」刻意充耳不聞的前因後果。

節目尾聲,陳百祥總結時重申反暴力,並指當天的和平討論才彰顯民主價值,杜汶澤的回話卻曉有深意:「我怕坐監,所以不會動手。」怒火街頭的香港年輕人以身試法,想必也怕牢獄之災,也怕前程盡毁,也怕終身殘廢。只不過在他們身上,可能有一些「藍絲」所沒有的特質。

作者是新聞工作者、文化評論人

相關字詞﹕編輯推介 文摘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