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摘

香港的第三選項(文:高廣垣) (09:00)

最近香港社會的動盪,讓我想起小學的時候,大家都一定讀過一個太陽和風較勁的故事。兩個在爭論誰能最快使得穿大衣的路人脫掉大衣。大家都一定記得答案,就是太陽用陽光照曬路人,很快他覺得溫暖就把大衣服脫掉。相反,風以為用自己最強的風就可以輕易把路人的衣服吹走。可是路人把衣服抓得更緊,還要和強風對抗。這個故事,聽起來很容易明白,可是在我們的現實生活中,很容易被忘記也很難應用。這個故事的關鍵是太陽比較明白路人穿大衣的原因和他的心理,而風則只着眼於如何吹走路人的大衣而沒有理會路人怎麼想。香港今天的問題也是一樣。當權者處理社會問題時,往往傾向於用風的態度。如果能換成太陽的角度,很多社會跟政府的紛爭衝突就可以避免。

中港1949到78唇齒相依  1979到97共同發展

要解決香港的問題,長治久安,可以先從經濟角度看香港對中國不同階段的貢獻說起。

從1949到1978年是第一個階段。香港在這段時間是中國唯一的對外窗口。無論是中國與西方國家出現什麼矛盾或摩擦,或者是國內出現什麼動盪,香港在那30年的期間就是中國的透氣孔和外來資源的對接口。當時國內經歷多次的苦難時期中,香港人對國內親友的生活和醫藥需求是傾囊而出。香港很多家庭每月為國內親友寄郵包,逢年過節總是挑着大包小包的生活用品回鄉,接濟鄉下的親人。這都是我等嬰兒潮一輩的人所熟悉的回憶。這都是中國經歷動盪而且是千辛萬苦的歲月,依靠香港一起熬過去,才能有今天苦盡甘來的日子。這段時期雙方的關係可以說是唇齒相依。

第二個階段是1979到1997年,就是香港在國家1978年改革開放以來,為國家發展帶來了大量的資金、技術、企業、人才,甚至很多制度和運作的方法。而且,不光是香港自己本身自有的,還引入海外和國際水準相關方面的,使得國內在各方面的經濟發展和規章制度迅速提升,社會經濟蓬勃發展起來。當然,在這段期間,香港的商人尤其是廠家也得益於國家的改革開放的機會,把生產線大量轉移到華南的城市,帶動了國內的經濟發展和僱用了國內大量的勞動力,相互裨益不淺。這個階段可以說是共同發展的伙伴。

1998到2018:港成中國淘金跑道  上市集資王者

1998到2018年可以說是第三個階段,也就是香港在回歸後對中國的貢獻有了新的轉移。由於中國在2001年加入了世界貿易組織,香港在貿易上作為中國對外窗口的角色已經滿足不了大陸的經濟發展需要。國內需要為大量的大型國有企業的改革補充資金,同時也要利用香港國際金融中心的地位在國際資本市場上建立國內企業的市場價值和地位。因此,在這段時間香港很快就轉變成為國家對外的融資窗口。隨着日本在1990年代進入經濟衰退,而中國在這時候經濟開始起飛,對資金有強大需求,而香港正好取代日本成為世界第三大國際金融中心。雖然經歷1997年起長達6年的亞洲金融風暴和2008年的環球經濟危機,但香港作為世界第三個國際金融中心的地位卻愈見鞏固。這個第三大國際金融中心的作用除了補足紐約、倫敦的時差,同時,也充分融合了歐美資金認定亞洲資產價值,形成相互交易甚至投入對方市場的重要交易和投資市場。當中,中國的得益是最明顯,也是中國在過去的10多年能夠成功進行國企改革、補充改革需要的資本金、提供企業提升的資金的最主要的源頭。我們可以從一些數據看得到有關的重要性。自從1993年第一隻紅籌股開始,到2018年中國的企業在香港上市所融到的資金大約有7800億美元(註1)。而在香港的債券市場也為中資企業融資了大量的資金。雖然沒有相應的數字,但現時在香港上市而未到期的中資企業債的規模也有5300億美元(註2)。兩個數字加起來是驚人的1.31萬億美元,這還沒有包括過往多年來已經在香港發行但已經到期的中資企業債。可想而知,香港在這段時間對中國的經濟起飛起了關鍵的作用,可以說香港是中國的淘金跑道,亦造就了香港在過去幾年成為上市集資全球之冠的王者地位。

香港重要性不僅GDP  更重要是戰略意義

那香港對中國的角色從現在到2047將會如何轉變?香港如何走出未來的路?

要回答以上這兩個問題,我們可以看看香港的地位和正在面對的問題。

在經濟上,從1984年《中英聯合聲明》簽署的時候,香港的GDP佔中國全國GDP一直上升到1993年的高峰27%。隨後一直在下降,到近年佔的比例已經只有約2.9%。面對未來,我們可以預計,中國進入小康,並成為世界大國,香港佔中國的經濟比重將會進一步縮小,這是自然不過的事。

可是香港對中國的重要性從來不僅僅是GDP數字上的貢獻那麼簡單。更重要的一層是實際需要的戰略意義。香港從開埠以來,都是華洋雜處、匯集中西、開放自由、流通發達的地方。在170年的歷史,香港從中國南方的一條小漁村,逐漸變成為一個世界上舉足輕重的國際金融中心,成就是有目共睹。小小的香港曾經是現代自由經濟大師費利民(又譯佛利民)盛讚「自由經濟的典範」。在1980年代也是亞洲四小龍之一,更是美國傳統基金會過去25年以來一直定位的「全世界最自由的經濟體」。香港從過往一直到現在,都保持着自由貿易港、優良的營商環境、貨幣自由流通、全球資金集散、世界人才匯聚、東西方頻繁而深度的交往和合作、制度透明、言論自由等一攬子重要的因素。

香港很易找出新定位  須自由發揮、國際化

其實,在中國過去幾十年經歷動盪艱難的歲月,其後不斷地發展過程中,香港曾經自我尋找了不同的角色來扮演。而這些角色從來都不是中國政府指揮或規劃的,甚至連香港政府也沒有刻意去培養或誘導。主要原因是香港有着最自由的經濟體系,全球資訊流通,加上是國際人才和資金的集合點。香港就是東西方精英習慣在這裏跟世界各地深度交往合作的地方。因此香港很容易在中國未來發展的環境和需求中,自己找出新的角色和定位。

而另一方面,香港未來對中國的戰略地位和重要性,應該是有增無減。但要釋放出香港更大的能量,讓香港的未來角色發揮得更好,必須要——

第一:讓香港自由發揮;

第二:香港要比以往任何時候更加國際化;

第三:香港示範與世界結合,朝着成為一個全球性的世界中心城市的方向發展。

如果香港能有這樣的條件並且做得到,中國一定可以從中得到意想不到的效果和宏大而長遠的利益。

這次香港社會動盪亦揭露了很多陳舊而深遠的問題,幾十年來日積月累,從來沒有解決過,甚至不斷加深。香港正好在這次事後大刀闊斧改革,打開多年來經濟發展的瓶頸,讓日後的香港在世界舞台展現其先進性和優良性。

註1:資料來源:「香港——亞洲國際都會」網站及香港聯交所,從1993到2018年內地企業在香港IPO(首次公開招股)集資金額

註2:數據來源:Bloomberg

作者是全國工商聯房地產商會香港及國際分會創會及2012-2018主席

相關字詞﹕編輯推介 文摘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