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摘

4點拆解抗爭成本提高 運動如何休整?(文:陳帆川) (09:00)

「反送中」運動在網上的氣勢,最近一周出現逆轉。部分活動人丁單薄,內部出現罵戰,很多網民散佈運動面臨失敗的恐慌。隨着運動踏入第五個月,參加及延續運動的成本變得愈來愈高,但抗爭者一方似乎愈來愈難靈活地應變。

運動成本的提高,可分為4點。第一,投身運動要冒的風險愈來愈大。當權者出動警隊、港鐵,加上《禁蒙面法》,大幅壓縮「和理非」活動,令示威者難以透過合法途徑表達訴求。在當局嚴刑峻法下,上街人數減少,暴力程度卻增加,令示威者需要付出的個人成本愈來愈高,一來可能受傷,二來可能被捕。

第二,媒體的「胃口」已被養大。6月時,逾百萬人和平上街已經是國際大新聞。但隨着運動發展,無論是警方的催淚彈,還是示威者的燃燒彈,對傳媒來說已經不新鮮。尤其對於國際媒體來說,世界各國爆發示威浪潮,火光熊熊煙霧瀰漫的畫面不再由香港獨佔,報道篇幅必然下降。抗爭一方希望吸引媒體,便不得不在抗爭手法上推陳出新。

第三,市民對警暴開始麻木,對示威者的暴力卻非常在意。7.21的元朗白衣人襲擊事件,8.31的防暴警在太子站狂毆市民事件,將市民對警暴的仇恨推向高峰。不過,再令人不安的畫面都有可能讓人適應。隨着警暴不斷重複,示威者的暴力卻緩慢升級,帶來新鮮感,媒體及旁觀者對於後者的暴力自然更感興趣,令個別示威者的言行容易被放大,整體示威在行動升級與顧及民意之間進退維谷。

第四,示威愈來愈直接影響區議會選舉。如果選舉是在運動氣勢如虹的6月舉行,建制派的兵敗如山倒可以想像。然而選舉是在下月舉行,社會對於運動的評價正在波動。多名親民主派人士、學者雖然不敢割席,但也先後撰文呼籲示威者揚棄暴力,顯然是擔心愈趨激烈的暴力會令泛民流失中間派支持者,甚至給予政府藉口取消選舉。畢竟對政客及很多「和理非」來說,選舉才是較有保障的抗衡當權者的方法。

行動前商議焦點凝聚共識  免即興「送頭」

抗爭成本正圍繞着上述4點不斷提高,而抗爭成本較低的「香港人權民主法案集氣大會」,則明顯算是近期比較成功的活動——人數多、犧牲小、宣傳效果明顯。雖然成功的要素之一是由警方全權操縱的不反對通知書,但組織者和網上「軍師」事前大張旗鼓的「勇武退場」以維持焦點的策略,也功不可沒。

香港人上街的「入場券」愈來愈昂貴,如何在行動前商議焦點凝聚共識,以免即興「送頭」血本無歸,可能是運動休整期大家要思考的問題。

作者是新聞工作者、文化評論人

相關字詞﹕編輯推介 文摘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