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摘

對美進退失據 對青年錯症下藥(文:王慧麟) (09:00)

香港特首正苦思如何把《施政報告》端上立法會,以及鋪排推動新政之時,美帝國會眾議院卻通過《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完全「搶」過了特首的施政報告,而且更將社會的焦點,放回人權與民主法案及其影響。

本欄自從去年年中開始,已經提過美帝對港政策的隱藏議程:即是達到一定程度的「美中共治」,因為這樣才是中美關係走向對立之下,美帝對中變得愈來愈強硬之下的自然選擇。筆者是「左膠」,素來反美,從不認為美帝對中政策的轉變是建基於什麼「自由、民主、人權」的價值,而是建基於利益之上。現在美帝視北京為競爭對手,是所謂價值之爭,完全翻轉了過往20年的「中美和好合則兩利」的論述,美帝自然要在亞洲各處「插旗」。香港作為一個在中國主權下的自由經濟城市,西方國家自然可以有利用之地方。美帝對港的操作,由口頭吹水式的「干預」,到實質而有力的「干預」,目的是要達到一定程度的「中美共治」,至少要製造一個「中、美、港」的三角政治關係。眾議院已經走出了實質的一步。

港美關係上  搞穩定還是搞倒米?

香港人在此中美關係的洪流之中,基本上難以抵擋。因此,筆者一直只能說,期望政府可以有一個穩定的港美關係,不希望因為中美關係的起起伏伏,又或者特朗普(侵侵)的即興式外交佈局(見其出賣庫爾德族後,卻又要「補飛」弄到盟友大反彈),令香港的金融中心地位受到較大的干擾。事與願違,政府近一年來的操作,特別是在「反送中」運動之中,一味蠻衝蠻幹,任由執法人員濫權濫捕,不顧國際形象鎮壓到底,不顧國際人權法悍然亂搞《緊急法》,主觀地以為美帝政府由侵侵到國會將懾於商業利益不敢通過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結果眾議院就打了一把掌。香港政府,在處理「送中條例」大失誤,導致外商群起反對,政府置諸不理。同樣,政府在處理反送中運動,任由執法者濫權濫捕,導致國際形象低落,政府選擇與外國舌劍唇槍,反譏外國議員不懂香港事務。過往一年來,特區政府在港美關係方面,是搞穩定還是搞倒米呢?是故意還是無意呢?在一定程度的「中美共治」之可能性日益提高之時,施政報告又有沒有對策,去穩定港美關係呢?當然是零分,對吧?

而且,根據美帝的過往經驗(看看伊朗及北韓),當美帝在搞掂國內的制裁法律及措施之後,就會在國際事務例如聯合國層面上「搞事」,將問題及事態進一步推向國際化,把所有西方國家「拉落水」。以現在特區政府的班底,有能力去應對嗎?

誤以為政治問題可以民生解決

這種政治問題的誤判,又出現在施政報告的身上。政府一直誤信,以為市面暴力到某一個程度,會出現民意逆轉。同時,政府一直誤以為,政治問題可以民生解決。前者好多學者文章已經用數據來指出,民意至今沒有逆轉,此處不贅。後者究竟是政府真心認為,政治問題可以房屋解決,還是政府認為,既然政治問題沒法解決,只能死馬當活馬醫,唯有主觀地想像,在房屋政策上放多些工夫,讓青年覺得可以安居,減少怨氣呢?

好了,純粹從房策的角度去分析,早前一直「吹風」的重推租置計劃又好,輪候公屋人士的租金津貼、加快「綠置居」計劃,以至由上屆政府講到的青年宿舍,都只是一堆虛火。現在大部分青年眼中,是「國難」當前,應當救港為先,而不是把精力放在15年後在新界及大嶼山某處有一個單位。

筆者是「中坑」,又會不厭其煩地跟後輩說,麵包與民主同樣重要,但當青年的精力還是「五大訴求」的時候,特首還要推銷房屋政策如何照顧未來幾代,似乎是對牛彈琴,離地之極。

當然,據現在的民調數字,特首只有15%的支持度,市民還可以期望現屆政府做什麼?

作者是時事評論員

相關字詞﹕編輯推介 文摘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