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摘

過分正常的鴕鳥施政報告(文:李峻嶸) (09:00)

燃燒了4個多月的民間怒火沒有絲毫平息迹象之際,特首林鄭月娥以「視像」形式發表了新一份《施政報告》。沒有接受運動參與者未被滿足的4項訴求,實屬意料之中。但既然林鄭曾在今年的回歸紀念日說過「政府的施政風格需要改變,要變得更開放、更包容,聽取民意的工作要革新」,那麼林鄭起碼應該藉着這份報告來宣告一些涉及重大改變措施。但令人奇怪的是,在這份施政報告中根本找不到什麼重大改變!這份文件實在太過「正常」!「正常」得像過去4個月的局面沒有發生過一樣。

令人質疑是否令更多市民成樓奴

輿論上有一股聲音,指當政者準備將房屋政策當成是紓緩民怨的重點工具。事實上,林鄭在宣讀施政報告時也說房屋問題是「部分民怨的根源」,而土地房屋議題亦理所當然的是施政報告的重點。然而,縱使這份施政報告中包括了土地房屋政策的新措施,但其實林鄭的房屋政策卻沒有任何改變。增加綠置居、白居二、港人首置上車盤,以至是放寬由香港按證保險有限公司提供的按揭保險計劃的樓價上限,都顯然是希望提升香港置業率的政策。但以置業主導的房屋政策,本身就是林鄭上台時提出的房策方針。這份施政報告沒有改變這個方向。可想而知,所謂公私營房屋供應比例改為七三之比,七成的公營房屋將有顯著比例是屬於「綠置居」和居屋項目的。再加上林鄭表明暫時因為公屋單位嚴重不足而不會考慮重推「租置計劃」,但她亦說對此構思「無異議」。猶記得兩年前林鄭甫上任不久就因為「公屋封頂論」而要致歉。當房策如此向置業主導傾斜時,實在不得不令人質疑,就算「公屋封頂論」早已不提,未來政府是否會實際上為出租公屋數量封頂,令更多市民要成為樓奴?

經濟結構造成貧富懸殊  視而不見

平心而論,不能說這份報告的土地房屋政策是一無是處。例如大幅增加過渡房屋項目,或者確能助一些居住條件甚差的劏房戶提升住屋質素。但林鄭嘗試為租住私樓的低收入非綜援戶減輕生活壓力時,打算採取的仍然是現金津貼,而不是曾經在香港實行過的租務管制。由此可見,就算林鄭有「良好意願」去改善基層的生活質素,她還是以不觸動既得利益者的利益為前提。因此,市民怨交通費貴嗎?回應的方法是增加公共交通費用補貼,而不是檢討可加可減機制。低收入家庭的壓力愈來愈重時,林鄭做的是增加在職家庭津貼的金額,而不是推動生活工資或者是提升法定最低工資。當然,以上的措施不會完全沒有正面效果,但亦反映出林鄭的所謂「理財新哲學」,就是繼續零碎地增加現金津貼。而對於本身造成貧富懸殊的經濟結構,則完全是視而不見。

反《逃犯條例》修訂所激起的運動,直接起因是林鄭藉台灣命案來推動《逃犯條例》修訂。5月初林鄭更曾在立法會答問大會上表示認同保安局長李家超所言:歷屆政府不處理相關的「漏洞」,實是「鴕鳥」了22年。沒錯,林鄭在9月初已宣布撤回《逃犯條例》修訂草案。但警隊的鎮壓手段早已令到運動不可能因為單純「撤回」而結束。政治權力和經濟權力的極度懸殊,則一早為激烈的街頭鬥爭埋下了種子。

拿不出令民眾覺得「有反省」政策

現在政府的邏輯是,既然暴力抗爭仍然持續,則無法與負責維穩鎮壓的警隊「割席」。而重啟政改也顯然不是特區政府能自己決定的事。或者特區政府應對這場運動唯一可以做的,就是運用其權力令香港在經濟資源的分配上變得較為平等。可惜,林鄭政府卻徹底地飾演「鴕鳥」的角色,連規管工時、全民養老金、取消強積金對冲這些或者有機會令部分民眾覺得政府真的有所反省的政策,也拿不出來。

去年的施政綱領中,政府表明要為《國歌法》進行本地立法工作。如果沒有6月初爆發的抗爭運動,國歌法可能早已完成了本地立法的程序。在新一屆立法年度,國歌法的立法工作是否會重新展開,暫時尚未知道。但似乎今年的施政報告演辭和施政報告附篇都不提國歌法,是為免在當下的社會氣氛底下火上加油(當然這不代表政府不會在短期內要立法會審議國歌法)。但和國歌法一樣同樣是民怨助燃劑的「明日大嶼」計劃卻竟然仍在規劃之中。林鄭甚至「懇請立法會」批准與「明日大嶼」相關的研究撥款申請。

僅靠警力和既得利益集團撐着

眾所周知,「明日大嶼」計劃是董建華籌組的「團結香港基金」力推的大計。該計劃對於各路商家在香港繼續瓜分利益相當重要。林鄭在這風頭火勢如果低調處理甚至擱置國歌法的話,其實是明智和合理的舉動。但繼續高調推動明日大嶼,就好像告訴香港市民,掌握着香港前途的仍然是那些有錢人。或者,現政府不是鴕鳥,而是僅靠警力和既得利益集團撐着的管治者。

除了前言中那些直接回應當下局勢的說話外,這份施政報告的內容,就像過去4個多月幾乎什麼都沒有發生過一樣。施政風格已有所改變,你相信嗎?

作者是理大專業及持續教育學院社會科學、人文及設計學部講師

相關字詞﹕編輯推介 文摘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