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摘

普世價值與中國價值在社運中的對立(文:陳韜文) (09:00)

今年年初中央政府有一研究中心主任到訪大學,希望了解港人的價值觀念。他首先問我們幾個在座同事什麼是港人最重要的價值。我告訴他,港人最愛的是自由,港人最害怕失去的也是自由,並一再強調執政者千萬不要「搞」他們心中所愛。他連忙說「不會」,一定會尊重港人的自由。

現在回頭看,林鄭當時應該在密鑼緊鼓地計劃推出《逃犯條例》修訂,準備拆除中港兩地之間的法律防火牆。於港人而言,防火牆的拆除是對言論自由、宗教自由、結社自由,以至人身自由構成潛在的威脅,因為人們所害怕的是,犯禁者有可能被安上看似恰當的罪名而送回大陸受審。我相信那位主任當時並不知道林鄭的計劃,就算知道,也多數不會意識到這正是在背後大「搞」港人自由之舉。

隨運動動態展現的價值

大型的社會運動多數是價值之戰。其價值反映在運動的訴求、公共論述、口號、行動各個方面。不講道德價值,只講物質利益的大型社會運動應是絕無僅有。反修例運動的形態多變,為時已有4個多月,常常處於激動水平,至今仍未見到平息的迹象。運動的價值訴求多數不會一成不變,而是隨着運動的動態而擴延、起伏。不同時段,運動所引發及彰顯的價值時有不同。

自由可能是較能貫徹反修例運動的一項基本價值。與自由相呼應的價值是民主與自治。民主一方面是五大訴求之一,同時,缺少民主也被各方認定是運動的底因,捨此政府將無法重建她的合法性。民主的重要性往往折射在公共論述中。自治是港人自己管理自己的條件,也是集體自由的一種表現。「光復香港」、「時代革命」是運動至今4個多月中,後期最流行的口號,但具體內涵並不統一。抽象地說,就是要奮力變革,恢復和建立理想的香港。理想也者,在香港的脈絡下,從七一衝擊立法會的「宣言」到多次大型集會所見,大概離不開自由、民主這些普世價值。順道一提,如果政府以這兩句口號而隨意DQ區選的參選人(取消參選人資格),可謂是「捉蟲」之作,因為所掀起的社會爭議絕不會小,政府勢必再次陷於政治被動。

自6.12衝突以來,尤其是經過7.21元朗事件之後,警權問題隨着運動的發展而引起社會持續不斷的關注。一時之間,警方濫權、縱容黑勢力、過分使用武力已成為警察每天要面對的指控。與此同時,抗爭者的武力也有所提升,丟磚頭、投汽油彈、毁壞設施等行動也已成為抗爭日常。事實上,雙方不停的追逐、衝擊、打鬥,其頻密程度已使一些市民感覺煩厭及無奈。警權問題雖然跟運動爭取自由的出發點有一定的距離,而且比較具體,容易使運動失焦,但是連續發展下來,不少論者已把警權問題上升為社會正義問題,要求重組警隊。警察不公的行為已使市民失去對警察的信任,同時也使一些人認為香港已經步入「警察國家」,強化了政府的威權統治。這樣一來一回,警權問題在觀念上又跟民主自由的訴求接上關係。

寧鳴而死  不默而生

各種自由中,言論自由在反修例運動也多次被碰觸,成為焦點。首先,最讓人不安是國泰因為中國民航局中斷航權的威脅而開除曾經公開參與反修例抗爭或在社交媒體表態支持運動的員工。在港人的心目中,個人有表達的自由,跟自己的工作無涉。國泰因為經濟利益而壓制員工這方面的權利,雖然這或得到一些人的理解,但是市民對壓力源頭的高壓政策一定不會原諒。香港有不少中資企業,與中國企業有來往的單位更是不計其數,其員工在公開表達時難免要考慮一番,看看自己應否自我檢查。這明顯是對言論自由、表達自由的削弱和打擊。

在這種敏感的環境中,隱沒身分算是一種對表達自由的補償。明乎此,蒙面對一些人是必要的。當然《禁蒙面法》有防止非法活動的作用,有其合理的地方。不過,特區政府也禁止市民在參與合法聚會時蒙面,正反映出他們罔顧市民表達自由的合理要求。對保衛及促進港人的言論自由而言,這是一個重要的缺失,自是使人對政府的出發點生疑。如果政府準備進一步引用《緊急法》來剝奪港人通訊、新聞、結社、集會、言論等等自由,這只能說政府已喪失常性,與市民為敵。

香港是國際都會,過去重要的社會事件都會受到國際的關注。不過,論規模、深度及時間,反修例運動受到國際的關注可算空前,至少可以媲美香港回歸的情况。運動的國際化是值得大事探討的問題,我這裏只想聚焦在言論自由的問題上。

事緣美國NBA火箭籃球隊經理在他的社交媒體帳戶貼上「Fight for Freedom, Stand with Hong Kong」,隨即引爆中國網民、籃球組織、媒體、贊助商的聲討及「割席」浪潮。NBA也隨即發出「遺憾」聲明,希望可以平息爭議,挽救NBA在中國的商業利益。但是美國朝野及不少社會評論則把矛頭指向NBA,認為他們是為了商業利益而犧牲火箭隊經理的言論自由。NBA總裁最後說,他不會為了生意而丟棄言論自由,拒絕向中方正式道歉。結果,中國只局部限制NBA的轉播,反應沒有像預期中嚴重。事件顯示出,由於爭議牽涉到核心價值的衝突,別的國家不一定為了巨大的商業利益而遷就緣起國的要求,因為他們國內有機制讓社會各方表達他們的價值取向,抗衡外來壓力。由於NBA在美國社會觸及面極廣,深入民間,所以爭議一炸開,香港連帶成為全國的焦點,甚至成為被同情的對象,而中國大陸在國際上的形象損失則難以計算。

結語

中港兩地沒有種族的差異,但卻有價值觀念的分別。大陸標榜的是中國式社會主義的價值,強調國家民族主義,唯權至上,冷對普世價值,甚至規定把普世價值列為「七不講」之首。相反,港人所擁抱的核心價值都是自由、民主、法治、新聞自由等普世人權價值,自是與其他民主自由國家的信仰較為接近。經過多次的衝突,尤其是經過反修例運動的洗禮,中國對香港應該有更深入和新的認識。我希望,先前提及的中央研究主任現在已體會到自由等普世價值對香港是何等重要,不要再以為港人是純然的經濟動物。

港人對普世價值的執著也可以從《明報》昨天發表的民意調查看到一些佐證。就算經過多月的武力抗爭,絕大多數市民仍然反對訂立禁蒙面法,反對進一步引用緊急法及主張「和理非」抗爭方式。這些大概可以看成是港人對自由、民主的堅持。若然中央對香港的價值取向真的有了新的認識,對應的思維也應該有所轉變,這樣才能符合現實所需。就民意調查所見,贊成以獨立調查委員會來平息風暴的市民高達八成八。在有爭議的事情上,民意調查竟有這麼高的數字,絕對是全民共識。中央和特區政府還等什麼?

作者是香港中文大學新聞與傳播學院榮休教授

相關字詞﹕編輯推介 文摘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