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摘

香港可愛不再 何堪青年說未來(文:張國樑) (09:00)

反修例風波持續,社會抗爭運動似愈演愈烈,多國對香港發出旅遊警示,令整體訪港過夜旅客按年大跌接近五成。蒙面黑衣暴徒惡行肆虐未減,不單止四處縱火和堵路塗鴉,無差別圍毆異見途人,快閃破壞公共設施及搗亂商店,過去周末更為猖狂,在市中心放置土製遙控炸彈,試圖向執法者發動致命攻擊。這些暴行已嚴重影響到正常商業運作,市民亦恐受牽連而足不出戶,窒礙本土經濟活動,將整體社會推向接近停頓邊緣。試問反修例支持者的初衷所為何事呢?儘管有着更多似是而非的合理訴求,又哪怕是大義凜然地說為着香港未來爭取的,但同時在毁掉香港現有的社會安寧和國際聲譽,強行褫奪他人所擁有的選擇權和言論自由,恐怕未見其利先見其弊,似乎極端民粹主義早已令訴求者憧憬更美好民權社會的理想幻滅了。

政府是否洞悉青年抗爭者鬱怨?

特區政府上月已表明將《逃犯條例》修訂正式撤回,也毫無疑問在往後參與和平示威集會的人數有大幅減少,事件有點淡化的迹象,不過違法暴力抗爭程度反之而上升了,仇警情緒也加劇,警民衝突亦變得白熱化。遺憾地,政府似乎別無他法情况下,選擇以訂立《禁蒙面法》來遏抑抗爭規模,便利警隊執法工作,期望達至「止暴制亂」之效,可惜事與願違,此舉打破了一批懦弱暴力示威者內心的原始忌諱而走得更前,參與者愈趨低齡化。另外,特首專誠舉辦的對話會亦只淪為被奚落和圍堵發泄的一段小插曲而已,未見成效。又試問特區政府是否真正洞悉到青年抗爭者內心的鬱怨嗎?未認清問題癥結,又如何對症下藥呢?盲推不相稱的政策,只會適得其反。

「五大訴求」顛覆現有制度為主

一直以來,香港是一個富裕而穩定的文明社會,大家都清楚要面對有如求學壓力、缺乏職業流動或置業困難等生活問題,年輕人也不例外,有的仍會靠自己努力迎難而上,當然有政府協助便可減輕負擔,但大部分青年認為問題不止在於每個單一事項中,而是在於整體社會制度欠公義,將未能分享發展成果視為個人在社會缺乏存在感。由此可見,他們將問題昇華到思維及感官層面上分析,不再停留於上一代人的思考方法。這個結論可以在今次社會運動中尋找到實質印證。示威者提出的五大訴求全都是顛覆現有制度為主,先推翻條例修訂,再針對性批判執法系統,最後重提所謂的真普選。另外,已被捕暴徒大部分屬於基層青年,一直都沒有被社會重視,有機會以蒙面形式在公眾地方做出平日不可為的事情,用力量展現個人的存在感,盡情發泄對社會的不滿。因此,期望特區政府能夠認清事實,不要再做無謂的舉措,以精準策略確切解決現時混亂的社會狀况。

最後,筆者不齒那些在示威中高舉美國、英國旗幟的「暴徒」,「長他人志氣,滅自己威風」行徑不是英雄所為,另外,也堅拒否定美國以《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或某些國家提議用《馬格尼茨基法案》來插手一個完全沒有權屬地方內事務的不合理國家行為,香港是中國的一部分,中國是香港的全屬主權國。

作者是香港青年時事評論員協會會董

相關字詞﹕編輯推介 文摘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