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摘

永葆生命 延續領導(文:何靜瑩) (09:00)

領導力本質是危險的,因為當你要改變敗壞的現况時,你會觸碰別人固有的價值觀和信念,你會揭露埋藏已久的敏感核心問題,同時挑戰阻礙社群進步的規範。

於是,有些人為了逃避革新自己的思維,會做一連串抵抗改變的行動,包括攻擊你的人格,或轉移視線,如否定你揭露的問題的存在、否定你發揮領導的權力(尤其是當你沒有正式權力時),也會認定你背後有不懷好意的目的,認定你背後有外來勢力的操縱、利用和煽動。

保命非懦夫  運動不因控制情緒失動力

這4個月的抗爭運動,眾多無權無勢小市民在自己的小宇宙各自發揮領導,最能體會領導力並不是坊間打造得那麼浪漫、充滿光環和惹人羨慕,而是要承擔不同程度的風險。因為你不再認命,拒絕讓權貴繼續崩壞法治制度而起來反抗,你被那些只顧自己收成期和安穩的人罵為搞亂社會;因為你狠狠地揭開一向予人專業正義形象的警隊的遮醜布,你被不肯面對警暴的人攻擊為施暴者;因為你受夠了大陸那一制的不公義準則和潛規則用在香港這一制,你被扣帽子為「港獨分子」,或連人都不如的「曱甴」。

由於領導力的實踐帶來非比尋常的身心靈攻擊,尤其是人格謀殺,領導力也講求保守心靈、保護生命,還要管理自己的欲望。年輕人在牆上寫上「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懼之」——可見不少人為自己做好心理準備,但請你努力保存性命!抗爭運動需要的並非「烈士」,而是健全的你繼續發揮領導。

網上一直有聲音呼籲前線抗爭者「不受傷,不被捕」、「不值得為暴政犧牲前途和性命」,也有「齊上齊落」的口號,力勸示威者不受眼前的挑釁而妄動,與警方硬碰而賠上性命。保命並不是懦夫,更不會因你控制情緒而令運動失去動力,要保命才能繼續發揮領導。

在「舞池」易見樹不見林  要時刻「走上觀舞台」

Ronald Heifetz提出發揮領導是要時刻get on the balcony(走上觀舞台):當你在「舞池」發揮領導時,很容易「見樹不見林」,只看到周遭環境和伙伴的行動,受小部分人影響而忽略核心外圍的種種勢力。「廣場視野」影響2014年雨傘運動的學生領袖,只聽到金鐘集會的聲音,而與廣大市民的脈搏脫節,甚至有些人為了順從周遭群眾意向,不願撤離廣場,害怕稍為「降溫」會被視為軟弱和領導失敗,唯有不斷「升溫」至被警察清場和拘捕。

Get on the balcony就好像「元神出竅」般,當你在舞池上發揮領導的同時,你的心眼卻走上觀舞台,一邊審視自己的言行,一邊擴大視野至舞池以外的人,留意他們的舉動、期望和籌謀,觀察他們如何回應你的行動,或如何主動出擊。

連登「生態系統」已自我調節4個月

沒有大台的抗爭者,卻有不少參與者懂得走上觀舞台,為運動提供多角度分析,也能自我批判和自我糾正。然而,令人憂慮的是沒有大台做統一決定時,大部分示威者的意願容易被少數持不同意見人士騎劫,「兄弟爬山,各自努力」策略變成各有各做的不協調行動。由7月起,有不少支持者憂慮「衝衝子」的行為會斷送整場運動,怕搞出人命,怕圍觀的示威者沒勇氣喝停。8•18「和理非」大遊行後,過千人不願就此離去,集結於夏慤道逾一小時,很多人擔心有人終會忍耐不住,做出衝擊行為。然而,無大台「吹雞」解散的「連登仔」,不斷在網上呼籲大家回家,路上也開始有人舉起寫着「緩緩後退」的黑旗,大眾遂於半小時內完全撤離道路。

每當有人憂慮前線會否「煞不停」行動升級而會闖禍時,很多時有人把他們拉一把;拉得太遲的話,翌日又會有另一批人回到場地代為道歉、謝罪,嘗試為運動挽回名聲。連登討論區經常會有人get on the balcony,貼文要求大家檢討和反思。有些人不能立即正面處理批評,甚或反罵樓主分化、割席,但又會有人好言相勸聆聽建設性批評……這個連登內的「生態系統」由激勵士氣、出謀獻計到進行反思及互相教育,已出人意表地自我調節了4個月。沒有人能預測未來日子能否維繫這種自我反思機制,但誰能擔保有大台指揮的組織擁有更佳的反思能力?

示威者須維護運動道德感召力

沒有「大台」作正式指揮的數以百萬計示威者,好處是不會因大台被抹黑或拘捕而瓦解運動,不好處是被政權看穿沒有大台和「不割席」的精神,是死穴所在,可大肆滲透臥底或黑幫喬裝成示威者,煽動前線或主動提升街頭暴力,以降低運動的道德力量和示威者的非正式權力,逐步令民意逆轉。

連登仔相應加強了防衛,曾在9月底的兩周內,兩度提出抗爭底線,說明無差別攻襲市民等行徑只會來自非示威者,必與之「割席」。隨着警暴升級、政治宣傳的深化,散播運動「變質」為暴力,抗爭者更要get on the balcony評估形勢,防止政府藉故延遲11月的區議會選舉,也要注重運動的國際形象。為停止給政權「轉移視線」及分化港人的手段提供抹黑材料,示威者須維護運動的道德感召力──倘若宣布停止街頭暴力的話,任何繼續擲汽油彈的人,必然是喬裝分子所為。既然上周六有示威者在太子站旁切生日蛋糕後備受連登猛烈批評,那麼對於任何宣示「港獨」行為諸如宣讀「臨時政府」的人,更要劃清界線,把注意力放回運動的目標。

Get on the balcony時,發揮領導者需要做的第三件事,就是restore your sanity(回復理智和身心健全)。當你要在一段長時間內調控衝突,給需要改變價值觀的人施加適度壓力時,你也承受莫大的壓力,他們對你的人格謀殺有時會令你意志消沉,很想放棄領導工作。你要注意身心靈的健康狀况,時刻保存使命感,注視目標,便不至被人「帶風向」。

欲望推動前進  但勿反被其支配

任何事情把你的焦點從目標轉移開來,都要提高警覺。首要管理自己的欲望——對權力、對認同感、受人愛戴的欲望。要緊記:這些欲望是推動你前進的燃料,但不要反被它們支配你,令你忘記目標,還有larger than life的使命。

還要調控冲昏頭腦的情緒,不止是仇恨或報復,還有英雄主義、個人崇拜、孤獨戰士的誘惑……凡此種種都會把別人的注意力從目標轉移到你的身上,切忌!這是一場沒有大台、沒有臉孔的運動,並非純粹避免被捕、被對家分化的戰略考慮,最大優點是沒有一兩個人可爭做英雄、邀功或爭奪光環而偏離目標。

承擔領導力帶來的風險和危險,對嬌生慣養的新生代、對追求穩定生活的香港中產而言,是超乎想像的突破。然而,當受到良心的感召時,最現實的香港人終決定接受時代的呼喚。

許多朋友從開始便預言,沒有大台的社會運動,沒可能持續。我每次都不厭其煩地提醒大家不要妄下結論。我相信高手在民間,我相信沒有權勢的人皆能發揮領導。香港人走到今天,所有人都跌了許多眼鏡!最終就算輸了民主,卻贏了良知。

(從哈佛領導理論看反修例運動.四之四.完)

(作者電郵:ada.ho@paxxioneer.com)

作者是初創互聯網公司創辦人及行政總裁、哈佛大學甘迺迪政府學院公共政策碩士

相關字詞﹕編輯推介 文摘

上 / 下一篇新聞